重庆大学新任院士与魏星艳被强暴案


【明慧网2004年2月4日】在2004年元月5日中国工程院公布的的2003年当选的58位院士名单中,重庆大学副校长孙才新教授榜上有名。

虽然我对孙院士从事的高电压与绝缘技术完全外行,但对孙才新教授的名字却不陌生。

自去年6月份重庆大学电气工程学院硕士研究生、29岁的法轮功学员魏星艳被警察绑架当众强暴一案曝光后,我就开始跟踪事件发展,并常常访问重庆大学的网站,早就了解到孙才新教授是魏星艳所在的电气工程学院的著名教授。

新春之际,孙教授荣升院士,当然是可喜可贺。

但是,他所在电气工程学院的女研究生因修炼法轮功惨遭江泽民集团毒手,孙教授不可能不知道,更为重要的是,孙教授也是重庆大学的副校长,保护自己学生的基本权利更是他的责任。

院士,作为一项崇高的荣誉,不光是学术的带头人,更应该是良知的捍卫者。

魏星艳惨案曝光后,面对海外正义人士的质询,重庆大学发布了一个又一个“通告”、“声明”,不但不为自己的学生主持公道,竟然不承认有这个学生,连她的专业(“高压输变电”) 都给予抹杀,作为副校长的孙院士,出于一个院士的良知,孙院士作何感慨呢?

去年12月初,重庆大学另一名副校长张四平到美国访问,被人问到该校学生有没有因为信仰原因被休学一事,张四平不慎说出“除了法轮功”,在海外引起轩然大波。

重庆大学非常明白,在魏星艳一案上配合江泽民以来受到海外的广泛谴责,弄得非常被动,学校收到很多海外电话邮件的质询,电气工程学院的网站为了掩人耳目也故意瘫痪半年之久。可是为了摆脱困境,重庆大学不是“痛改前非”,而是错上加错。

否认魏星艳本人和她的专业的存在是造成重庆大学难堪的主要原因。张四平副校长回校几天后,改变了过去的策略,于去年12月19日,重庆大学又发布了一则通告, 托出一个非常离奇的“故事”──“魏星艳”被找到了,不过变成了贵州舞厅的一名“坐台小姐”,通告中也不再提及魏星艳所在专业不存在一事了。

重庆大学企图用可笑的“坐台小姐”这样的离奇故事来了结此案。同时,把过去强调没有魏星艳、没有“高压输变电”专业的“通告”、“声明”都删除了 (包括校方的、研究生院的、保卫处的、电气工程学院的),到今天为止,网站上只留下了去年年底那个“坐台小姐”的版本。

这几年我注意到一个现象,在攻击诽谤法轮功上,造谣最狠的就是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湖北公安厅长赵志飞在美国访问时,被法轮功告上法庭,赵志飞回武汉后,就组织“焦点访谈”制作了一个手法很低劣的节目来为其开脱罪责。

重庆大学比赵志飞来头大多了,为什么重庆大学就不敢请“焦点访谈”来“谎谈”一把呢?

因为实在是太假了,一说话就露馅儿。“高压输变电专业”这么多年毕业的人全国那么多,怎么收场?

2004年春节时,我联系上一个高中同学。他是83年入的重庆大学,读的机械系,毕业后分到川东某厂,他的一个同事就是重庆大学“高压输变电专业”的。

我开始并没有提魏星艳的事,只是问他重庆大学有没有“高压输变电专业”。

他异常肯定地说:“啷个没得耶?有塞!格老子当然有塞!”

他告诉我,他当时在学校时对“高压输变电专业”很熟,来往的朋友很多。这个专业名字对外行来说,听起来有点怪,他给我解释了这个专业到底是干什么的。

不过,他在学校时已是10多年前的事了。

我告诉他现在找不到这个专业,只有一个“高压直流输电专业”,朋友说,名字有点变化,内容差不多。

我回顾了一下重庆大学当时的“通告”,是很小心地这么表达的:“重庆大学学位与研究生教育无‘高压输变电’专业”,这里强调了“学位与研究生教育”,所以,看得出是在文字上用心钻牛角尖儿。

中国电力科学院的“高压研究所”是中国著名的“高压输变电”技术研究中心之一,其网站上介绍它的业务范围就包括了“高压直流输电”,可见,“高压直流输电”是“高压输变电技术”的一项重要内容。

这十几年来,教育部搞了很多的学科改革,特别是“学位与研究生教育”的学科命名。“高压输变电”是一个很广的领域,而“高压直流输电专业”更明确,定义更狭窄,这一点更适合于中国教育部学科改革中的要求,而习惯于旧名称的学院老师和学生继续沿用老名称就再合理不过了。

这也是重庆大学玩专业名称的文字游戏遭到外界抗议后,不得不主动删除了网站上过去的有关“通告”,在最后的声明中也不再提及什么“魏星艳”的专业不存在这一问题了,并且不敢让“逢法必反”的中央电视台“焦点谎谈”来为其造势。

重庆大学在这一事件上的手法,实在是为一所正经大学所不齿。如果用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的压力来为自己开拓,那是远远不够的。知识分子,特别是教书育人的大学,那是民族道德的脊梁,如此屈从于邪恶,谈得上是什么脊梁呢?

孙院士在自己年轻美丽的学生惨遭江泽民的恶人当众强奸后,不但不出来为学生说话,反而为了官位苟且偷生,在恶人的威胁下,与学生断绝一切关系,这是多么可悲可耻的一件事啊!天理良心,这是作孽呀!

对法轮功的迫害不可能总延续下去。到了结束的那一天,今天重庆大学的所作所为还如何能面对那些莘莘学子?重庆大学还如何在大学的行列中立足啊?这不是从人格上把重庆大学推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吗?

机会是有的。魏星艳目前下落不明,这是我们大家都关注的,孙才新副校长作为新任院士,捡起良知,找回魏星艳,为自己的学生伸张正义,才是为人之师之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