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北京上访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2月4日】我是一名法轮大法弟子,96年得法。通过炼功,以前的胃病、痔疮全都好了,家庭也和睦了。我是炼功亲身受益者。在这里我要说法轮大法好!我们是被无辜迫害的。中国电视、电台、报纸所有播出的一切杀人案、包括天安门自焚事件都是江氏集团编造出来的欺世谎言。因为在中国没有信仰自由、没有人权,不讲法律,它们要想打击谁,下面有些记者不讲职业道德就编造一些谎言,欺骗了很多不明真相的世人。

为了制止中央电视台、电台对全世界人民不负责任的报导,给我们法轮功一个公正的说法,2000年12月,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到了天安门以后,打起了法轮大法真相条幅,当时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前喊法轮大法好。不少学员被天安门的恶警暴力殴打。警察把我们押上了警车,拉到了前门派出所。在那里还有好几百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一个侧门的走廊里。因为当时人太多,屋里已经装不下了,又不放人。我和很多人被羁押在平谷县看守所。一路上大法弟子在大客车两侧和后边的玻璃窗上挂起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

到了看守所,由于不报姓名、地址,遭到了那里警察的毒打。四、五个警察轮番地用一寸多宽的木板条往我脸上抽,还用电棍往我脸上电,逼迫我说出姓名、地址。当时听到别的屋里也是噼哩啪啦打人的声音。我知道其他大法学员也在遭受迫害。他们打累了,就歇一会儿,接着再来。一直到晚上,他们从别人那里知道了我们的地址才算罢休。晚上给当地驻京办事处打电话,又向当地询问了我的详细地址。一个警察当时象要疯了似的,到我面前狂笑不止,抓起我的头发,另一只手在柜底下拿起了一把菜刀象要砍我的架式,在我脖子上照了一下。当时我心里也没有害怕,后来他在狂笑中住手了。这就是中国警察的素质,和对付一个平民百姓的行径。

晚上在看守所,里边有犯人和许多名大法弟子被关押,有一个吉林的学员说,他被警察打得浑身都疼,我的脸也被警察给打肿了,打紫了。只觉得有点麻木,象是失去了知觉。第二天早上给分了一个拳头大小的一个窝头和一勺玉米粥,被押回了当地看守所劳教一年。这就是我去北京上访所亲身遭受的一次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