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大法弟子李淑芹


【明慧网2004年2月5日】我第一次认识李淑芹,大约是在三年前一位同修的家里,她给我的印象是:衣着朴素,善良可亲,言谈举止中有一种力量和坚毅。由于个子高,大家都亲热地叫她“大李子”。同修介绍说:淑芹在修炼上很精进,对自己在各方面要求都很严格,特别是在学法方面很努力,法理悟得也很好。那时候《转法轮》已抄写三遍有余,并且能把《转法轮》等大法书背下来,周围的同修都愿意与她交流。尤其是在她退养以后,全部精力都用在证实法上,与当地同修一起挂条幅、贴标语、到农村讲真象,一言一行给自己修炼的路上留下了闪光的一页。

记得有一位同修的姐姐被抓进监狱,自己也受到亲人的冷落,又没有工作和经济来源,很迷茫,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怎么办才好。大家轮流跟她讲自己修炼的体会等等,可是她就是转不过弯。“大李子”几句话就让她开了窍,振奋起来,又重新投入到正法修炼洪流中去。象这样的例子很多,只要看到同修有执著,停止不前,“大李子”都会主动上前,不怕麻烦和困难,耐心细致地讲法理,讲自己修炼中的真实感受,麻烦总会迎刃而解。

99年7.20以后,“大李子”和其他同修一起做资料,讲真象,不顾个人安危,穿梭在汽车厂、电影城、宽平大路之间,并及时把师父经文和明慧资料送到同修手中。那时她丈夫和儿子不理解,妹妹们有想法,甚至不敢让她在家里住,她含着眼泪诚恳地跟家人讲真象,一如既往地继续做好自己该做的事。

她第一次到北京天安门证实法是在2000年7月21日,在广场上她喊出了心声“法轮大法好”,天安门警察非法抓捕她,在送回当地派出所的途中,她正念走脱。第二次到北京证实法是2001年12月左右,在天安门广场她又如愿地向世人喊出“法轮大法好”,警察再次非法抓捕了她,到前门派出所后被哄骗说出了地址,第二天晚上被押上火车和其他同修一起送往长春。在途中,手铐轻轻一推就开了,她立即起身往车厢后面走,由于火车每站里程长,没有停,警察带她回来后,凶狠地把她双手铐在行李架上,其中有一个警察看吊的时间太长了,就把她放下来和其他同修铐在一起。回到长春后,市公安局说这些人必须拘留半个月,她趁警察和委主任办手续之际,堂堂正正的从派出所二楼走出,一辆出租车似乎正在门口候着。来到同修家里,她没有提及自己的事,而是告诉大家快去救另一位认识的同修……。

我们资料点从成立以来,一直很顺利,每一步一直按着正法要求去做,在老辅导员的带领下,在外部环境恶劣的情况下,学法小组相继成立了,大家比学比修,没有怕。虽然有干扰,有危险,照样学法精进,讲真象,师父的经文和明慧网资料从来没有间断过,并采用各种形式及时把大法的进程和真象送发当地居民手中。2003年3月5日电视插播真象后,恶警疯狂抓捕大法弟子,“大李子”被迫流离失所,由于两次正念走脱,激怒了恶人,恶警的兜里分别揣着李淑芹的照片,并上网通缉。一次,“大李子”住在同修的一个空房子里,走到楼头时看见原单位的一位同事,寒暄几句后离开,“大李子”感到有点不对劲,时间不长,发现楼下已有蹲坑的。(只知道大李子在此楼,不知道在哪个房间。)怎么办?请师父帮忙,发正念。第二天早上天刚亮,外面大雾弥漫,在师父慈悲点化下,“大李子”又从从容容在恶人的眼皮底下走脱。

在恶警疯狂抓捕迫害期间,我从外地回到长春,被迫租房子住,丈夫很有意见,他想让我写“三书”不炼了,我坚决不同意。我告诉他,自己绝不背叛师门,这条路是走到底了。“大李子”很支持我,鼓励我,告诉我怎样继续做好丈夫的工作,并把师父经文和明慧周刊送给我。我很感动,从她身上我找到了自己的差距。

最后和“大李子”接触是在2003年的3月初,她把需要的真象资料给我和另一个同修,并且在我租的小屋子里一起吃了一顿简单的午饭。那天她很高兴,脸红扑扑的。她告诉我,她很忙,每天睡很少的觉,动不动就吃不上饭,最近又新建一个资料点。鼓励我做好“三件事”,珍惜时间。从那以后再也没有看见她的身影,后来,从明慧网得知她在长春第三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我心很疼,恶人又欠下一笔血债,天上人间共愤。如果她还活着,能救度多少众生啊。恶人迫害了那么多大法弟子,等待不可救要的邪恶生命是什么呢?

淑芹的坚韧不拔、音容笑貌,时刻激励我在修炼的路上精进再精进,我会继续完成我们共同的洪愿,不辜负师父对众生的慈悲苦度,努力做好师父教导的三件事,走好最后一步,放心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