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泥潭 揭露迫害


【明慧网2004年2月5日】大法带给他美好

他是1996年得法的。修炼法轮功前,他多种疾病缠身,曾因心脏不好到医院进行抢救;因胃长期不适,常靠服中药治疗;因严重的神经衰弱,长期失眠,总是依赖安眠药维持。可这一切都在他修炼法轮功后完全消失。他深深地明白,修炼法轮功不仅给他身体带来了好处,而且净化了他那原本争强好妒、心胸狭窄、爱慕虚荣的心灵,同时修炼后没有再花一分钱的药费。在单位里,同事们一致公认他是一个善良、正直、无私的好同志,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修炼了法轮功,是法轮功使他身心健康,幸福美好。

履行公民上访权利 欲讲真话反遭迫害

然而,就在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以个人的意志,妒忌法轮功的人数,强行发动一场铺天盖地的迫害法轮功的运动,这场全国性地至上而下系统性谎言制造、谎言宣传,蒙蔽了所有的中国人民,覆盖了整个中华大地及海外各国,触及到上千万人的心灵。在这种情况下,为了讲清法轮功真相,他于1999年10月24日,悄然别离家人,按照国家宪法赋予公民的上访权利,到北京上访办讲真话。

他们当地这次先后自愿到北京上访的学员共20多人,男女各占一半。可是到北京后,上访未成,却遭到所租住的朝阳区派出所警察的非法抓捕,并在该所的一间10平方米的牢房里关押了一天一夜。这期间,警察不许他们上厕所,他们只好在牢房里分别由男女各围成一圈,在圈中的塑料桶内方便。大家在这种毫无人性的迫害下,忍受着屈辱。可想窄小监室内的空气污浊程度,可想对每个人的精神压抑程度。这种关押的非法性,不仅是毫无法律依据的,而且也是完全违背的监规的。男女混合关押,吃住排泄一地,这就是当权者镇压政策的见证,这就是人民公安执法犯法的野蛮所为!

第二天他们被押送到当地驻京办事处一天后,就被当地公安从北京押回,又被当地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并罚款3000元。

当权者违宪的强权迫害政策,不仅迫害法轮功学员,而且直接株连到他的家人、亲属及单位,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和承受。这次前后的20多天的迫害中,他爱人因极其害怕,精神痛苦至极,整日以愁眉苦脸,体重下降;他母亲因伤感过度而引起血压聚升,并卧床不起,住院治疗;他父亲以及亲属们都为他被非法关押的事而低三下四的多方求救;他的工作也因此而被单位无端停职半年。

坚持公民信仰权利 学法炼功再遭迫害

2000年6月的一天早晨,因到外面集体炼功,他又一次被公安局非法抓捕并拘留35天,被关押在市属下面的某县城看守所。在监牢里,他因坚持信仰,学法炼功而多次遭到看守所警察的迫害:用脚踢、用菱形皮鞭抽打、用泡茶的开水往身上淋。他还亲眼看到一恶警将他身边的一位学员的大腿踢得象紫茄子一样,二十多天还没好。在看守所,他们每天吃的食物是发了霉的陈米,菜则是用老茄子加水,放一丁点儿盐,面上漂着几滴油,看起来与猪食没有两样,有的学员吃得作呕。

他的父亲与爱人托熟人到看守所去探望他,看到他满身都是蚊虫咬的包(当时是六月三伏天)、体无完肤,泪水都流出来了,并告诉他,他母亲因伤心过度,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都发了;儿子(7岁)因想念他而常常躲在被子里独自哭泣。听到这些消息后他心中万分难受,大法学员及亲属们无辜遭强权政治迫害,不知亲人们能否认清这场迫害的真相及本质,能否用正义良知对待这一切。

遭国安特务劫持、昼夜洗脑恐吓

我国宪法第35条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那么,法轮功学员看国际网站的有关信息,和平理智的讲真相行为触犯了哪些法律?是捏造谣言吗?还是泄露国家机密了?还是侮辱诽谤诬陷他人了?都没有。仅仅是法轮功学员反对当权者的违法行为,仅仅是当权者手中有权,法轮功就有罪了。几次迫害后,他一直在坚持学法炼功,并阅读大法网站消息,理智的向善良的人们讲述着法轮功真相。

2002年底的一天上午,他坐出租车外出办事,途中(大马路上)遭当地国安局特务拦截。他们一拥而上,用毛巾将他的双眼蒙住秘密劫持到当地某宾馆,并先后组织二十多人对他开始了长达二十天的非法严密监视、非法突击审讯及残酷的精神迫害,给他的心灵造下了难以磨灭的创伤。

一开始他们对他进行强行搜身,将他身上的优盘、软盘、大法书籍非法没收,并扣留随身的其它物品(钱、手机、工作物件等)。开始五天内,有六人对他几乎全天候地进行超时审讯(其中有两名为省国安特务),每天长达十多个小时。其中有一名特务对他更是满口污言,骂不住口,不许他休息。他们轮番上阵并扬言恐吓:说我们早就开始对你进行监控,你的行为记录就有一大摞(用手比划近一尺高),就算你什么也不说,凭我们的记录就足以定罪,判个七年八年的。并逐个点出他们的监控行程咋唬他。面对上十人的轮番围攻及恐吓,使他精神高度紧张,晚上睡不着觉,导致心脏发慌,头晕目眩,头重脚轻,精神疲惫,心力憔猝,9天未能解出大便。尽管如此,他仍然不向恶人妥协。在审讯第10天时,他们居然派车从省劳教所找来四名所谓的帮教人员对他实行全封闭式的洗脑,不停地播放污蔑法轮功的录像:有天安门自焚的谎言录像、世界上一些邪教组织集体自杀的恐怖录像、99年7月20日以来所有在中央电视台播出过的诬陷法轮功的焦点访谈。帮教们不遗余力地为恶人们卖力,并拿着省洗脑班所谓的认识给他看。就这样,他们始终不让他的大脑休息,每天上午从八点开始到晚上10点,睡觉前还要逼他看诬陷法轮功的书籍,不停地对他灌输邪恶的恐怖谎言,让其处于极其紧张之中,同时劳教所的一名带队教官还极力恐吓他,说他这样的至少要判8年徒刑。就这样,在成天笼罩的邪恶迷雾中,他开始理智不清,由于学法不深,加上怕心和对亲情的执著,而痛心含泪写下了决裂书和所谓的认识和保证。

现在回想起来,当初他们在江氏集团的操控下,正全力搞网络信息封锁,破坏大法网站。他们以为他是专门上网下载的,曾说抓了一条“大鱼”,捕着了一件大案,所以国安尽所有的人力和物力全力集中对他进行迫害。竟动用车辆近五、六台;租用房屋5间,估计吃喝住行等费用达几万元。最后没有任何结果,不了了之。这种明摆着的犯罪行为,完全只针对法轮功学员,可见强权政治的变异程度,为了维系其权力的需要,不讲任何法律,不讲基本道德,压抑并扭曲着做人的基本本性,残害天良而不择手段。当权者的这种罪恶行径的下场可想而知,而当权者被送上历史的审判台时,那些执行者也将得到应有的处罚。

在他被非法禁闭的20天里,不法人员们并没有通知他的家人和他所在的单位,他的家人因他的突然失踪而焦急万分,到处寻找,单位知道情况后也派人寻找,他的母亲因焦虑过度,心脏病复发而送医院抢救。

他被放回来时,国安局特务们害怕他们的邪恶所为曝光,叫他不要对别人说他是被国安抓去的。而且特务们对他的电话和行踪仍在监控,还不时电话骚扰。在回家后的相当长的一段日子里,他常常被莫名的恐慌和不安全感所缠绕,精神处于极其敏感之中,甚至怀疑一切。特别是一想到非法劫持期间的那些违心行为,他的心就一阵一阵地发痛。正因为这些使得他常常痛不欲生,难以自拔,悔恨自己当初的所为。他曾一时不敢面视师父的法像和所有的法轮功书籍,与同修更是不敢接触,他用各种方法麻木和封闭着自己。他的内心明白修炼法轮功做一个好人根本没有错,可他的所作所为……,这是他的耻辱和生命中最大的遗憾!

就在他几乎要放弃修炼的时候,一位和他曾经要好的同修来看他,见到他的状态后十分着急,师父的经文和讲法以及每期的明慧周刊她都一一地送到他手中,而他仍然处在那种惊恐的状态之中。除了师父的讲法他看点之外,明慧文章他都统统不愿意看。有时同修来看他时,问他现在怎么样,他为了掩盖自己的执著而回避应付着。现在想起来,他觉得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更对不起他自己,哎!这哪是他真正的自己呀!

就这样,他在麻木不仁的状态中自暴自弃着、带修不修着过了这痛苦的一年。

重新振作和不断归正

在法轮功被迫害的四年当中,江泽民是罪魁祸首。宪法保障公民有信仰自由,而法轮功是教人们遵循“真、善、忍”的原则做一个好人,没有违反任何法律。但江泽民为一己之私,以权代法,动用全中国的公安、特务对信仰法轮大法的人们实行暴力迫害。在整场迫害过程中,江氏集团都灌以谎言贯穿其中:先后以自杀、杀人、自焚、投毒等蒙惑人民群众,对师父的造谣更是无中生有,妄图以此煽动人民群众对法轮功及其创始人和广大法轮功修炼者的仇视与怨恨。

面对如此不公和残酷的迫害,法轮功学员采取各种和平、理性的方式(上访、发传单、电视插播等等)向社会各界申冤、澄清事实、揭露罪魁祸首江氏集团的犯罪所为,这绝不是“参与政治”、也不是“影响社会稳定”,而是大善大忍的行为。同他一样遭受江氏流氓集团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何止百万,他们的生命每时每刻都遭受着威胁,而这一切的真正祸手——江××,它才是真正破坏国家稳定、破坏社会安定的元凶,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它的犯罪行径天理不容,必将受到法律的公正判决!

他现在已经完全清醒。他知道坚修法轮功,讲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他们向所有善良的人们揭露当权者的犯罪行径及全面讲清真相也没有错,目的在于消除谎言对人们的迷惑,向世人展示大法的美好,使人们分清善恶,从而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