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公主岭市陶家屯镇派出所副所长姚晓华的信

【明慧网2004年2月6日】我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今年55岁,在修炼法轮功之前,任何一届派出所的人我大都不认识。因为我从不做扰乱社会的事,也就不和你们公安打交道。1999年7月20日以后,在江泽民的指使下,全国范围内展开了对法轮功的无理迫害后,你到法轮功学员家搜书,才认识你。

我原来曾患多年的失眠症、鼻子出血,腰经常象扭伤一样疼,邻居都知道,这些病在修炼法轮功后不治自好。更主要的是我心灵上得到极大的净化,更明白人活着必须遵守人的道德规范,知道了善恶有报是天理。人不论做多少坏事都得自己去偿还,做人必须有做人的准则。所以我严格按照《转法轮》这部大法所要求的标准去做人,修炼;做好人,做更好的人。

这四年多迫害中,由于你受江氏流氓集团的欺世谎言蒙蔽,跟着江氏集团迫害民众跟得很紧,你劳教了多名法轮功学员。刘淑娟(被勒索数千元钱,待查)、姜义武,被你判劳教一年,现被逼流离失所。义和村的李伟,李会,被劳教2次,各一年,第二次是你设黑线举报遭绑架的,李秀凤被劳教一年,你勒索她两千元钱至今没返还。张春玲被拘留四十多天,也被勒索两千元钱至今没还,徐博慧被拘留四十多天。

我被劳教一年后,被迫流离失所,房屋被逼变卖,责任田不敢耕种。七旬老父病重想我,在这期间,我被逼流离在外,导致我不能床前尽孝,这时你却亲自带人蹲坑预谋绑架我,并设黑线长期监视。在这种情况下,我本想回家,但又怕被你们绑架。给老人造成精神打击使病情恶化,2003年11月份,老人病故,也没能见上儿子最后一面。这时你还不罢休,你又租用客货小汽车监视灵车,一直跟到火葬场。

四年来,善良的大法弟子在血腥的高压下,一直以大法“真善忍”的慈悲之心、和平、耐心的向被江氏流氓集团蒙蔽下的百姓们讲述着法轮功的真象,期待着世人能清醒,明辨真伪和善恶,不要颠倒黑白、助纣为虐,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对你的期待。

然而,令人遗憾和痛心的是,直到今天,你和你的手下仍然执迷不悟的在做着伤天害理之事。但我们知道,人应该善良的活着,行善会有善报,作恶会有恶报。历史的轮盘在反复地向人类昭示着一个最简单的法则:迫害好人的人最终都不会有好下场。

法轮大法从来都没有教人去做什么杀人、放火、剖腹、投毒等这些恐怖的事情,也没有叫人不吃药,更没有任何政治诉求;恰恰相反,大法告诫修炼的人不能杀生、要做好事、要重德、要与人为善……事实上,法轮大法只是一种提升道德、净化身心的修炼功法,因为好,所以炼的人才多。而人们从电视宣传中所看到的却完全是当权者利用权力掌控媒体,对法轮大法进行的造谣诬陷。

正法修炼的人都要修成圆满,这是毫无疑问的,但圆满不是去死,否则也就没人愿意去修炼了。如果“自焚”能圆满升天,全国有上亿的人在炼,公主岭炼功的人不少了吧,谁曾听说过有炼功人“自焚”了?搞什么“天安门自焚”,显然是在给法轮功栽赃嘛!如果投毒杀死乞丐就能提高层次,那我看中国的乞丐早就绝种了,因为那么多人炼功,都要提高层次,一人杀一个乞丐都未必够用……所谓毒死乞丐那样的谎言听起来都荒唐,明显是在造谣嘛!今天法轮大法已经传遍了世界六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四年的血腥镇压,不仅没能使其灭绝,反而越来越壮大,这现象本身还不能引你深思吗?即使在咱们国内,江氏曾疯狂叫嚣“三个月铲除法轮功”,并且在“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这样恶毒的指令下,动用了整部国家机器来镇压,但是,四年过去了,你看到法轮功在中国消失了吗?没有,不仅没有,我们看到的却是在大法弟子和平理性的反迫害中,越来越多的世人认清了这场迫害的卑鄙无耻和惨无人道;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法轮大法及其弟子们的慈悲、纯正、神奇和伟大;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得法修炼了。法轮大法永远都不会被铲除。

江氏为了一己之私所发动的这场比“文革”还恐怖血腥的迫害不知拆散了多少幸福的家庭,害死了多少善良的生命,摧残了多少好人的身心!而如今江氏及其打手帮凶们在海外几个国家被以“群体灭绝”、“酷刑”、“反人类”等罪名告上法庭,即将面临全世界正义审判。在这场邪恶的迫害即将走向覆灭的时候,你作为公主岭市陶家屯镇派出所所长,却还在不遗余力的为其充当打手,无知的做恶,多可悲啊!等待你的将会是什么?还有你的孩子及家人!这些你都仔细想过吗?

以你的年龄,“文革”时的印象还有吧!以毛泽东的威望和权力,那场荒唐的运动也只闹了十年而已,待他一去世,也就结束了。“四人帮”的下场人们都看到了;而当年那些跟在后面搞“文攻武卫”、“打砸抢”的小丑们下场如何,人们也都看到了。一九七六年打倒四人帮以后,新上任的军委秘书长罗瑞卿、王震和前公安局长冯基平等人,为惨死在北京公安局的冤魂们讨回公道。在追查之前,北京公安局局长刘传新赶紧自杀了。他知道那些冤魂是不会放过他的。这次的内部清查非常明确,只是清查那些迫害过革命老干部的“三种人”,北京公检法系统抓了十七个典型,都是手上有革命干部血迹的看守员或审讯员。对他们内部审讯并秘密枪决。对被清理的这些人的家属只是宣布:因公殉职。一九七七年十一月,军管会时期留下的七百九十三名军队干部全部撤离北京市公安局。据说军队也按同样模式进行内部清理,把一批这种军人押解到云南秘密处决。

报应的因果、历史的教训,人们怎么会这么快就忘了呢?江氏这个邪恶之徒它知道自己将要面临的下场,所以它不敢下台,死死地把住军权不放,但在人们认清了它的邪恶本质之时,他还能大权在握多久?这场迫害还能维持几天?

过去老人们讲老一辈做多了坏事,妻子儿女都要受牵连,此言不虚啊!病魔不会无故缠身,灾祸也不会无因降临,是报应,也是天理。如今对于你来讲,无论是为了你的家人,还是为了你的儿女,抑或是为了你自己,乃至为了你们的亲人和朋友的将来着想,你应该悬崖勒马,亡羊补牢尚为时不晚,赶快收手吧!

国际追查迫害组织宣言:对法轮功的迫害,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一追到底,将罪犯绳之以法。

姚晓华:单位电话0434—6711553 宅电0434-6711773

吉林省公主岭市大法弟子
2004年2月4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6/667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