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部选拔考试上以第一名成绩“落选”


【明慧网2004年2月6日】1997年,我在一位中学老师的推荐下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学法前,我由于不善交际,与周围人际关系紧张,经常陷入忧郁、苦闷之中,对生活绝望,找不到人生意义。自从修炼大法后,我明白了人生真谛,按“真善忍”原则去做一个好人,心灵得到净化和升华,身体健康,修炼以来一颗药没吃过,我的眼前又展现出一片光明。

可是就在99年7.20,江泽民出于妒嫉,镇压法轮功。就我所在乡镇来说,镇领导让我写保证书保证不再炼功,镇长说:“江泽民都不让炼了,你们还炼什么?”我从法轮功修炼中身心得到了受益,为什么扣个帽子就让“决裂”“转化”,而且不容人说话和分辩呢?当时,在强大的压力下,由于思想认识不清,我抱着应付的态度曾一度写过含糊其辞的转化材料,但内心的挣扎和痛苦一直没断,两年多的亲身实践让我明白大法好,而如今江泽民竟对炼功做好人的大法弟子进行迫害,剥夺大法弟子锻炼身体、修心向善的自由。

99年7.20以后,河北省某县里由于怕学员上访而命令各乡镇政府、派出所强行没收大法弟子的身份证,还指令乡村干部几个人“包”一个大法弟子,长期监控学员日常生活。在出县各路口设检查站,每到节假日和“4.25”、“7.20”等所谓敏感期就让乡镇干部、中小学教师去执勤,盘查过往车辆行人,要求出具县610和当地政府的证明和身份证方能放行。有的检查站还强迫过往人员辱骂法轮功和师父,否则就不放过,政府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动用大量财政资金迫害法轮功,剥夺大法学员上访说真话的权利。很多不了解法轮功而听信了广播、电视等利用媒体造假宣传的世人抱着仇恨和歧视的态度对待大法和大法学员,给大法弟子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和伤害。

在2001年初,江氏以其一手导演的“天安门自焚”骗局为借口,开始对大法新一轮疯狂迫害。县不法官员紧随其后,3月8日,由县委、县科协组织农、林、牧、水等几个科局约二三百人在县政府礼堂召开所谓全县科技界揭批大会,要求各单位组织全体干部参加,每个单位派一个干部发言。那些发言干部在没炼功、完全不了解法轮功的前提下,从报纸上抄来大篇幅的口号式的充满对大法恶毒和仇恨的诬蔑语言,结合刚发生的“自焚”批判大法。有的在宣传媒体的导向下还慷慨激昂,大喊口号,没有实质性的令人可信的内容,让人回忆起“文革”中批斗大会的场面,令人吃惊的是,二十多年后的今天,“文革”──早已被历史否定的政治运动方式又在今天的镇压法轮功运动中复活了。台下听讲的干部对发言充满反感和厌烦。最后,主抓迫害运动的县委副书记宋万贵气恨地说:“我就不信××党治不了法轮功。”面对县城大街小巷到处出现的法轮功传单和标语,他限令公安在一月内把做真相的学员抓来,否则“抓不住法轮功别来见××党”,对法轮功学员“有多少抓多少,看守所关满了再找地方”。

2001年10月,我参加了由县委组织部组织的全县公开选拔乡镇副职领导干部考试,此次考试全县各单位共54人参加,我在笔试和面试中均是第一名。平时工作中我任劳任怨,不求名利,在组织部下乡考察中我也得到单位同事的一致好评。周围人都认为这次我定能被提拔。可是在县委常委会最后研究决定时,由于我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县委书记邱建国恶狠狠地说:“炼法轮功的,不开除他就不错了,还想当什么官?”就这样,我以第一名的成绩落选,此事在全县干部群众中影响很大。被标榜为“公开、公平、公正”,充分发扬民主,增加选拔干部透明度的全县第一次公开选拔以第一名落选而告终,原因只是我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在2003年上半年又一次公开选拔时,同事到组织部给我报名,被告知“上边”不准我参加,直接剥夺了我做为一名国家干部参加选拔的权利。在江泽民一伙看来,是不是人才并不重要,他个人的意志就是国家法律,对待法轮功就可以不讲法律,肆意镇压迫害。这件事对于希望我有个好前程的父母来说打击很大,他们很伤心绝望,而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江泽民发动的这场邪恶迫害。

我知道还有成千上万和我一样坚信法轮大法的同修曾遭受了不同类型和程度的迫害,为了坚持真理,我们不惜失去常人中的一切。如今,江氏一手发起的这场镇压不仅给广大大法弟子及家人带来巨大的灾难,而且劳民伤财,怨声载道,已走向穷途末路了。愿所有世人都认清这场邪恶迫害的本质,伸张正义,早日结束这场迫害。请您记住: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