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根本执著 走出旧势力的纠缠


【明慧网2004年2月7日】2001年1月,我又被押去区里的洗脑班,当时正是江集团上演“自焚”栽赃案之时,洗脑班逼迫我写心得、保证书和签字,并威胁不写就要送市里办的洗脑班。我一概拒绝,最后,他们还是放我回家了。过了两天,民警、镇领导和居委会干部共6人,通过我婆婆来我家逼我签字,最后我还是没过关,签了字。之后,我的情绪一直很消沉,觉得修了几年还是在关键时刻守不住心,愧对于慈悲师父的苦度,对自己没信心了。

一关没过好,下一关又来了,在五月一日前夕,他们又来找我写保证书,说是最后一次。他们没有直接找我,是通过我丈夫、婆婆、父母,一个大家庭全出动了,两个哥哥,大嫂,还有儿子哭着向我一起“开炮”。从晚上8点到深夜1点半。

我以前一直是很孝顺的女儿,情很重。这时母亲突然晕倒了,婆婆拉拉她也摔倒在地,丈夫气急败坏地说:“如不写就离婚。”我被当时的情景吓傻了,但还是没写。后来他们叫我住在母亲家,好好考虑,第二天,我象得了一场病一样,无精打采,也没了正念。父亲说他帮我写,我不同意。我跟师父默默地说:“是不是通过别的事情让我过关,身体消业?”我虽然没有写法轮功的事,但我觉得还是对邪恶的妥协。一个星期后身体出现了消业状态。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正念不强,使自己一直处于这种状态。不过呢,我这个人从小就不怕吃苦,喜欢的事会一走到底,在中学时代是个少体校的运动员,养成了坚韧不拔的性格。

通过认真学法,认识到自己根本的执著没去,由于对自己平时没严格要求,学法不深而导致一次次在大是大非问题上过不了关。师父的经文《修者忌》中一段:“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在魔难中,我认识到自己还有很多执著心:争斗心,欢喜心,妒忌心等等。虽然几次没过好关,但慈悲的师父并没放弃我,也给我创造机会。

在2001年10月的APEC会前夕,他们又来叫我写保证书,说我上次写的不彻底。这次是通过我父母。我当时就一个念头,这次我一定要过关,还默默地跟旧势力说:“不管我修的怎样,你们不配来考验我,我是主佛的弟子,全盘否定你们的安排,我按师父的路会走到底的,你们休想毁掉我。”师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坚不可摧》:“一个大法弟子一旦干了不应该干的事之后,如果不能真正认识其严重性、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一切与那千万年的等待都将在史前誓约中兑现。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

父母来跟我谈。我坚定地说:“我没做坏事,你们为什么和他们一样来逼我?是不是把我逼到绝路你们才甘心?你们也应该去警告他们:‘我女儿又没犯法,你们这样没完没了的,如我女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们要找你们算帐的。’”想不到第二天我母亲真的去找他们。

我的信心更足了,第三天我决定自己去找民警和居委干部。他们说这是最后一次啦,把你的帽子拿掉……。我说我也不在乎这顶“帽子”,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我不会配合你们任何事,我没罪,为什么要低头呢?至于你们要如何处理我,随你们,不过,你们要记住:善恶有报。

我还是坚持不写他们要的所谓保证书,并不断地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我。终于,这次堂堂正正地闯过来了。

现在回想起来修炼了七年四个月的过程,一直是在摔摔打打中走过来的,是慈悲的师尊为众生承受了难以承受的一切,为众生开创了万古不会再有的机缘。我决不辜负师父的苦度,也决不辜负我世界里的众生对我的期望与寄托,踏踏实实地修正自己,在做好三件事(学法修炼、发正念、讲真象)中勇猛精进。

个人经历和认识,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