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血把棉衣浸透 地下留下一道道血印

内蒙古赤峰市大法弟子被毒打残害事实

【明慧网2004年2月8日】我叫任素英,家住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区建昌营镇村三组。99年7月24日那天,我们12人集体去大街上炼法轮功,建昌营派出所所长王建峰和副所长小连带领七八人不让我们炼,把我们抓到建昌营派出所,又送到赤峰市元宝山区平庄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15天,出来后,和我家人要走150元伙食费。回来后不断到家中骚扰,第一次到家抢走一台录音机,99年第二次非法拿走师父的讲法录音带,一本《转法轮》。我从看守所回到家后不几天就又把我抓到建昌营影剧院给我们强行洗脑七天。到家后他们是三天两头就来骚扰。

2000年6月的一天,王建峰等人又闯入我家说:我们接到江××的命令,我们本想在政府给你们办班就完事,是上级来电话说不行,必须得转化你们,不转化就不放人。就这样又把我们绑架,把我们几个大法弟子关在没有房盖的破看守所里,我们被单个关着,罚站5天,白天夜间都站着,不让睡觉。我的腿肿得变了形,鞋也穿不上了,15天被放回,强迫交了75元的伙食费。9月份我传经文被别人告发,又被非法绑架到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区平庄看守所。在关押期间,因炼功,就被罚天天跪着、蹶着、戴手铐脚镣子,22天后让家人拿1000元钱放回。12月份,我们几个大法弟子进京上访,半路被热水恶警劫持,当时抓住我们3人,我被关在一间屋里,问我是那儿来的,我一言不发。他们看我不说举手就打嘴巴子,打几十个后,用拳头往腮上打,两腮的肉都打烂了。他们看我不屈服就说,这还不是个一般的法轮功,然后拿师父的照片叫我骂,用木棍打,两根木棍打断了,边打边说:江泽民有令,对你们法轮功打死都不犯法,用脚踢,踢了很长时间,我全身被打得成了紫青色,两腿更厉害,走路艰难。另一同修坚持不住说了地址,被热水杨副局长(宅电:0476-3519099)带领人把我们送到当地看守所。在看守所我们每天都背法炼功,恶警经常逼我们双手直立墙上跪着。有一次所长张海青(他已经遭了恶报),因我们炼功挨个把我们踢出去,让我们围着看守所大墙爬,叫犯人看着,谁说不炼就回来,那天是腊月初七,那次让我们3个屋的大法弟子在外面爬,膝盖、脚趾都爬烂了,手也冻僵了,有的同修的手指盖都冻掉了,手被磨破,鲜血把棉衣都浸透了,前边爬过去,后边流下一道道血印。

2001年正月我们那儿有20多名大法弟子因写联名信,被关在那里,恶警让她们光着脚围着看守所的大墙跑,犯人还不住地泼水,很多同修的脚都被冻破了,满脚都是大泡,流着脓血。在那里关押3个多月后,2001年3月份送往赤峰市看守所,在那里我坚持炼功,管教给我戴手铐、脚镣子,用手铐把双臂分开吊到暖气管子上。那次搜号把我的被子、褥子全拆了,姓王的女管教拿走我700元钱,还有给同修带的经文,她说,从你来以后把这所折腾成啥样子了,举手就打我嘴巴子。因那几天满走廊吊着的全是大法弟子。10天后,送往内蒙古兴安盟扎赉特旗图牧吉劳教女队,一去就搜身拆被褥,入的队是严管班,由大队负责。师父生日那天,我们绝食抗议,被大队恶警王桂荣打数十个嘴巴子,脸都打青了,肿了好几天。分队时我被分到一中队,尹桂娟最邪恶,因我炼功用电棍电我脸、脖子,把电棍塞到嘴里电。有一次,我们一中队绝食罢工抗议,邪恶的狱警一个个地往外拽,第一个先拽我,5个队长加一个刑事犯,尹桂娟把我头发拽掉一把,手背掐烂了,绝食第三天恶警开始对我们下手,尹桂娟、黄爱玲、李队长她们3个人打,把李玉梅头发拽掉一大片,用电棍电一身大泡,尹桂娟双手掐住脖子不让喘气,全身布满了伤痕。

我天天起来发正念,她们看见就把我铐到暖气管子上,后来多加几个刑事犯看着,夜间也不让灭灯,她们想给我加期,我想那不是你们说了算的,是我师父说了算。我从没写过三书,期满后被释放。回到家后,恶人又找我办班,我被迫流离失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