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被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

我在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被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2月8日】我是97年6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从修炼一开始,我就深深地感受到大法的神奇与超常。他使我的身体健康,更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然而,在99年7月20日,江泽民集团以莫须有的罪名栽赃法轮大法,打压法轮功学员。99年10月,我抱着修炼人祥和的心态,抱着对社会和人民负责任的态度,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结果我被市公安局非法教养三年,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

在那里,我切身感受到这场迫害的残酷与邪恶。在那里被关押的每一名法轮功学员都受到非人的虐待与折磨,以致那里的空气都使人感到憋闷不堪。大法弟子随时都可能被恶警和刑事犯人打骂和体罚。犯人在恶警的唆使下,可以随意打骂我们,他们之间干着钱权交易的丑恶勾当。我们和刑事犯人吃住在一起,恶警叫两个刑事犯人看管我们一个人,时时不离开。吃饭、睡觉看着,甚至上厕所也看着。不准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在伙食方面,早晚都是玉米糊、又硬又粗的窝头和萝卜咸菜。而且,每天必须去车间干活,从早晨六点半一直到晚上九点钟,活多时要干到半夜十二点钟,完全是超负荷的生产劳动。干活时,手的动作稍慢一点,队长和带工(刑事犯人当带工)就找到你,轻则谩骂,重则殴打。一天下来,累得不想吃东西。

回想在那里的三年时光,只有恐怖和劳累。对我迫害最厉害的一次是在2000年8月。一天,姓董的恶警和姓张的恶警把我叫到办公室,说:“你已经入所半年多了,应该醒悟、转化了”。我坚定的说:“我修炼法轮大法,按宇宙‘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没来教养院之前,我在工作单位任劳任怨工作,时时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没有犯罪,要转化到哪里呀?”那个姓张的恶警说:“不转也得转,今天你不转化不行。”说着,叫刑事犯拿来绳子,喝斥着说:“坐下”,把我按在地上,用绳子把我的双腿捆在一起,把手背到后边去,用绳子捆起来。她们两人每人一支电棍,一支长的,一支短的。姓董的恶警开始电我的脚心,姓张的恶警电我的后背。当时,我的心里只有一念“法轮大法是正法,我宁可承受这痛苦,也不能说违背良心的谎话”。姓董的恶警又开始电我的左胸,姓张的恶警电我手心。不知道电了多长时间,电棍没电了,她俩才罢休。当时是夏天,我穿着单衣,电过的地方发出糊焦味。姓张的恶警说:“你不转化,以后天天这样电你”。说着,把电棍插到电源上充电,用这种卑鄙手段威胁我,以达到让我放弃修炼的目的。第二天,我的脚心和后背剧烈的疼痛,电过的地方起了许多水泡,走路非常困难。说是这样,他们还叫我去车间干活。晚上睡觉我不敢平躺着,怕后背压在床上。几个月后,我的伤口才愈合。

这件事已经过去三年了,但岁月抹不去它带给我的心灵创伤。在这里,我要告诉所有的世人:法轮大法是正法,李洪志老师是清白的。不要听信国内媒体的谎言,我们只是修炼的人,法轮大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