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清真相的机会来了


【明慧网2004年2月9日】我是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美好的岁月才过去三年,九九年的邪恶打压就来了,铺天盖地的谎言、诬陷、造谣。当时我只想着三个字:真、善、忍。这三个字,恶人不敢提,我心里就越来越明白。

2000年3月,我用我对修炼法轮功的亲身感受写了一封信邮寄给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及本单位的领导人。因我署上真名实姓,信被转到了本单位,结果本单位领导召集了大小头目共十人,对我开了一次恐吓会。我心里对师父讲:“师父啊!我信上说的全都是真话呀,这法就有这好,他们狂喊乱叫,天下还有没有说话的地方了。”一个书记态度极坏,他恶狠狠地说:“就凭你信中提的四点要求(要求释放被关押的学员,要求恢复师父名誉等)就可送你去拘留所,你一定要写检查,写保证,不然……”他正说着,在他面前的电话铃响了,他拿起话筒,说了几句就往外走。他一走,另一位主持人说:今天会就开到此,散会。

2001年2月下旬,正当我65岁生日的那一天,市公安分局、国安局、当地派出所及本单位的保安人员一共十一人闯入我家,将我强行押走,在经过连续48小时的疲劳审讯后,又把我送入拘留所,拘留所关押着大批吸毒、贩毒、杀人、放火及诈骗等犯人。监内经常进行各种劳役如叠纸等。叠纸即将一张印有图案的纸叠成十六开、三十二开甚至六十四开的小本本,要求各图案外框线要对齐,各页号码要对齐,一张纸叠成一本,再到印刷厂去切边和加封面封底即成一本书,书的内容有儿童读物、古诗、猜谜、描字本等。叠纸一来,每人要分几百张甚至上千张,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不分冬日、夏日,叠不完就不准睡觉,而且要保质保量。收成品时要经严格检查。不合格要返工、扣钱、处罚等。这种监狱型的无偿劳动已成自然,成了一种牢内生活工作内容之一。在生活条件恶劣和超负荷大量劳动下,加之我年纪又大,眼睛又看不清,叠纸效率低还要听着有些人的冷言冷语,心理压力太大,身体也就支撑不住了,出现了心脏病症状,当时几乎像要断气一样。但我心中明白,我对师父讲:“实在要走,我也就走了,但是我永远跟着您,信到底,修到底。”这样反复默念,后隔二天,身体奇迹般的恢复了。同号房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说:“那两天晚上我都不敢睡,晚上要醒来看你好几次,那几天你的嘴唇都是乌黑的。”

8月的一天,牢头突然喊我名字说:“你释放了。”我一看那释放书上写的释放理由是:“关押期满”,这是什么理由。师父在《用正念看问题》中说:“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根本就没有讲过什么法律。”那些人视人命为草芥,释放还不让回家,又把我送入洗脑班,又因血压太高而不敢收留,我才回到家中。

03年11月的一天,单位领导通知我老伴去开会,说:“上级(610办公室)精神:凡转化了的人,就工资照发。不写悔过书的话,就不行,什么待遇也没有,所以要你老伴赶快写一份交来,不然一切后果自负,不发工资没有一切福利……你们自己想想吧!”

老伴回来告诉我,我首先想到的是讲清真相的机会来了。当今,人们对钱是最敏感的,我就得用这一点去给大家讲讲。于是我首先找到了单位领导,我说:“我炼法轮功做好人,大家都是知道的,何况我自炼法轮功以来,八年没有生过病吃过药,给单位节约了八年的医疗费,这更是有目共睹的,这样的好事哪去找,而现在却要扣我工资不给福利……”单位领导说这是上级精神,而我们也还没定。在群众同事中,我也广为揭露这种迫害和说明法轮大法的好,人们有同情的,有说胳膊扭不过大腿的,有的说“写一个骗骗他们,当今社会说假话已不可耻”;但也有主持正义的,主动为我去说公道话的。各种反应的都有,但总的来说正的一面是主流,人们在觉醒、在思考、在对过去的重新审视,法轮功正的形象已深深扎在民众心中。

接着我们就加大力度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强大的正念使自己感到邪恶在这里只有窜逃及毁灭。其实一切邪恶看似强大,实际上是微不足道的,因为我们是正的一面,正法一定成功。当我笼罩在正念中时,师父九七年在美国讲法中说:“只要你修炼,我就在你身边。只要你修炼,我就能够对你负责到底,而且我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你。”(《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的巨大天音在我耳际久久地回荡着、回荡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