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受迫害四年之久的老公安


【明慧网2004年2月9日】他是一位73岁的老干警,早在90年就身患“高血压”“心脑病”,最严重的是“脑萎缩”。曾先后求救过省、市及北京各大医院医治,终因医药费昂贵国家财政无力报销全靠个人工资支付。因为公费医疗每年只给96元和实际需要差距太大。只好停顿治疗以命相抗。因健康状况每况日下,严重到垂危程度。在一个偶然机会经一位朋友介绍说炼法轮功治病效果很好,而且分文不收。他于94年12月有缘参加了李洪志大师在广州举办的最后一次学习班。他激动的说:在听老师讲课中只过四天没想到奇迹出现了!他身上所有的病患一扫而空全部痊愈。轻松爽快无法形容。他说从内心感激法轮大法。法轮大法就是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国家认定的好功法。在93年公安部召开的见义勇为大会上受到了表彰。在国家普及七年深受广大人民欢迎,是被各界公认的利国利民的好功法。从此他满腔热情地走上修炼大法的行程。

99年7-20风云突变,江氏集团突然对法轮功发动了一场惨绝人寰的邪恶镇压。在独裁小人江泽民的“经济上截断,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指令下,他所在的地区河北省赤城县的不法官员紧步江氏的后尘,对本地法轮功学员展开了一场无休止的残酷迫害。对炼功学员从登记摸底、照黑相、绑架、软禁、拘留、洗脑、抄家、到劳教、判刑,一片恐怖。他自然也被列重点对象。从4-25以后他就被提前暗地监控。直到如今也没停止。

99年6月26日,他和家属上街买菜,派出所指导员李瑞林(已遭报暴死)带领着手下干警趁他上街越墙入室乱搜乱查。结果什么也没发现,跳出墙外离去。事后围观的邻居告诉他,派出所的人从街墙跳进你们家不知道你们出了什么事啦?在你家呆的时间不长然后他们从墙上跳出来就跑啦。这是第一次对他的非法侵害,从此,步步升级对他迫害延续了四年之久。

99年7月22日他在张家口市亲戚家探亲。公安局政委李怀玉不准他出门外出,立刻派专人连夜把他拉回本县。拉回来不让回家直接把他软禁在县政府招待所,派出六名警察昼夜24小时交流监管。住宿费包括监管人员每天100元,软禁11天住宿费1000元强迫从他工资扣除。释放后并不是迫害的结束,照样剥夺人身自由。丝毫没有对他放松。政委李怀玉说:往大狱里保他,还要整理他老伴的材料,整他老伴。先强令从工资里扣交500元押金。又给两个警察布置上他家面对面监管就住在他家里。执行者十分为难到他家跟他说:我们怎么能住在你家?干脆如果领导要问及此事你就说天天来就住在这儿。

99年8月13日郑建忠局长派人到他家通知:上局里谈话。到局里才知道,有人举报他手里有法轮功学员的人名册,叫他立即把名册全部交出来,不上交就不让他回家。其实,人家炼法轮功的根本没有什么名册,不搞形式上的东西。听说谁想炼就来,不想炼就走,没人管,完全是个人志愿。他没有名册可交,他又过了一关。老人家就是在这种非法折磨中过日子。

2001年6月14日又有事了,公安局副政委王军带领多人冲进他家,屋里屋外连街门口形成了包围圈。命令他上局里,领导要谈话。后来得知领导目的是让他上洗脑班洗脑要不就拘留。可想而知,他这把年龄屡遭这种突如其来的沉痛打击,而且我的这位老友是个急性人,当时他高血压犯了,高压猛增到220度,心脏病重新复发,健康状况非常不好,局领导见到此情此景,怕出人命承担责任,老人家才幸免此难。到8月20日因为健康状况不好,脱离开这种邪恶环境。老俩口被迫抛开家室子女离乡背井,流落外地不得不卖掉仅有的34平方米房产,回到张家口老家(亲戚家)暂居。后来在张市南郊购置了一处只有36平方住所定居下来。住下来刚安顿好仅仅四个月,绝没料到在2001年12月26日上午突然进来一伙不明真相的恶人,进屋不容分说乱搜乱找,翻箱倒柜,把屋内家具摆设扔了一地,和土匪没啥两样。在光天化日之下,大白天公然抢走他的电视机、复读机、大小录音机、书法用笔、字帖、古书等珍贵物资,价值7500元。而且还把他们老俩口押送到当地派出所,扣押10几个小时。当晚10时才审问,询问工作单位、户口所在地、家庭人口。这一切究竟为了什么?老人提出质问,处理这件事的恶警于××说:“你们赤城公安局通知有一个姓肖的人逃跑潜藏在你家。今天算你倒霉,交5000元就放你回去。”他购房安家有点积蓄早已花光哪有钱可交,于××恶警背着老俩口打长途欺骗上来威胁先拿出2000元,再打一个欠款3000元欠条,限第二天交够。带人抢劫的头是张市老鸦庄镇党委副书记叫张建军。据说他凶狠毒辣,心狠手黑,专殴打炼功人。早上过恶人录名单。他告给老俩口拿1500元去赎回抢走你们的东西。镇里干部工资落实不了,就靠罚款补充。至今被抢走的东西还存在张建军家里使用。

两位老人在张家口的恶运又随之而来,没有个人居民身份证的不能办入户手续。而老人的身份证被县公安局领导扣押,曾要求十余次归还本人,领导相互推脱硬是不给,而张市当地经常催问,最后用502胶水把屋锁查封了。两位老人又不得不以赔损5000元的代价买掉此房,于9月20日返回赤城。暂时落脚在女儿家。只有四天时间一场更大的迫害嫁祸于他。9月23日公安局派出10名监控人员和配备一部汽车停留在他俩居住的女儿家门侧实行昼夜24小时监控。来客盘查,上街跟踪,整整持续28天到11月1日凌晨1时又有由市、县所三级干警组成的抓捕小组包围他家,进门就把老人抓走,然后是大搜查,是地方就搜查一遍。结果他们什么都没有搜查出来,煞费苦心的邪恶之徒,又一次失败告终扫兴的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