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残人心、毁灭天良的“马三家”(四)


【明慧网2004年3月1日】(接前文)

第三部分:恢复自由后正视良心、重新开始修炼的人们

1、十一万一千五百人在明慧网声明转化作废

从2001年1月到2004年2月期间,有十一万一千五百七十余人突破网络封锁,在明慧网发表严正声明,声明邪恶对自己的“转化”(强化洗脑)作废,声明自己即将或者已经重新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他们之中,不乏曾在马三家劳教所失足向邪恶转化过的法轮功学员。

例如王伟,这位辽宁省鞍山市的法轮功学员,曾因修炼法轮功被关进马三家集中营,被违心地所谓“转化”后获释。获得自由后,王伟以声明重新开始修炼的实际行动,推翻了其在马三家集中营里的违心言论,结果又被邪恶之徒抓进了马三家。声明是王伟托人辗转发给明慧网的,当时迫害者们炮制的所谓王伟“被转化”的录像正在被大量播放,王伟希望自己的声明能在明慧网上发表,以端正视听。

王伟2001年5月23日写下的这份严正声明说:“由于邪恶势力的残酷迫害和我本人的怕心太重,曾在马三家诋毁过师父和大法,给师父和大法造成严重影响,迷惑了众生。我现在严正声明我在马三家等地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律无效!我要加倍弥补,坚定修炼,坚修大法紧随师,在正法修炼中走得更好,作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

东北财经大学国际商务外语系英语讲师、英语语言文学硕士研究生刘冬梅(女,当时36周岁)曾在马三家被强制洗脑,并成为马三家教养院第一批“被转化典型”中的一员。2001年5月28日,刘冬梅给明慧网发来了声明自己要重新开始修炼的严正声明。

刘冬梅在声明中说:“我于1996年7月末开始修炼法轮功。法轮大法不仅使我身体恢复了最佳健康状况,而且提高了我的道德水平,净化了我的灵魂。 1999 年10月份,我进京证实法,回来后,我被送往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劳教三年。在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管教人员用专政的方式强行我放弃学法和炼功,每天播放污 蔑师父和大法的录音录像强行洗脑,特别是受被转化者的邪悟的欺骗迷惑,由于自己执著心重,学法实修不足,被魔钻了空子,从而走上了邪悟。”

刘冬梅写道:“放弃修炼,走向大法对立面不是我内心情愿的,是在这种高压迫害,自己神志不清的情况下所为,决不是我真实的心愿。还记得我在马三家教养院被迫接受转化时,和每当要做违背大 法的事情时,我都痛苦不堪,泪如泉涌。如果没有这种高压迫害,我绝不会去想放弃修炼,也绝不会离开大法,干出违背、破坏大法的事。因为大法教给了我人生的真谛,他的珍贵胜过我的生命。 ”

刘冬梅说:2000 年4月17日我被提前释放。大连市政府“6.21”办公室把从马三家一起回来的12人组成了所谓的大连市法轮功人员转化巡回帮教团,让我负责,成了骨干。 我同其他从马三家教养院被提前释放的所谓的“被转化人员”和被我们诱骗转化的大连地区的人员在大连市各个区,很大范围内做了几十场大报告,几百人次的座谈会,破坏大法,成了镇压、破坏大法的政治工具。在2000年9月12日至10月3日,我又去了其他地区“转化”法轮功学员。”

刘冬梅声明:我要重修大法,弥补损失,揭露邪恶,抵制邪恶,向世人讲清真相,并强调,“我之所以能在这可怕的歧途上回过头来,是大法的威力。”

2、更多的觉醒

一天,一名转化回家的老学员被叫回马三家“交流”。那天,教室里坐得满满的,过道上也坐满了学员、队长,干警没参加,关起门来似乎都是一家人。于是,这个学员也就放开胆子讲起了心里话。

她说:“现在社会上对法轮功评价可高了,老百姓说法轮功最敢讲真话,为讲真话他们不怕掉脑袋,不怕坐牢。你看现在当官的,有几个不贪不占的?所有的企业几乎都成了“穷庙富方丈”,买官卖官的,权钱交易,不正之风,黑社会越来越猖獗,这些政府不管,却下功夫整法轮功。过去还有个公费医疗,现在老百姓敢有病吗?有点疑难病就得倾家荡产。学了法轮功,身体好了,就不让炼,往死里逼。我们到底犯的是什么罪?”

在思想教育课堂上,一年轻学员站起来问讲课的队长:“当人们没有了信仰,生活有了危机感,开始了探索人生,寻求真理这有什么错?法轮功学员都在做好人,这一点已经得到社会人们的认可,我们却失去了探索的权利,我们苦谏政府,讲述我们的真实情况,在任何情况下都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却被剥夺了说话的权利。却被人民的政权剥夺了人民的自由,不对劲吧!”

接着又陆续有学员站起来,我们爱国如家,把她视为母亲,母亲有了缺点,我们善意地指出来,这是最大的爱,可母亲怎么了?”“我们要回家!家里的亲人们盼我们快疯了!”

课上不下去了,讲课的队长匆匆收起本子。“这些问题我也解决不了,我把你们的意见反映上去。”

楼下的情况迅速地传到三楼,院方慌了,“这不是要炸狱了吗?”于是急三火四地组织各大队各分队队长灭火。调查个别谈话开始了。上级得到情报,立即实施了暴力威胁措施,年前准备释放的一律停止执行。燃起的火被压下去了,但地火依然在运行在升腾。

每当所谓的敏感日期到来之前,比如逢年过节、5月13日(法轮大法日)、7月20日(迫害全面公开的日子)、两会等等,大陆各地很多劳教所收到“上边”的压力,都要给法轮功学员施加压力,追求“转化率”。然而,在镇压最残酷的“攻坚战、强制转化”过后,是“反弹”学员最多的时候。

明慧网每天发表收到的“严正声明”(马三家称之为“反弹声明”)。发表声明的人最多的2001年7月13日,人数达到474人;同年的8月30日,人数为332人。从这些数字,我们既可以看到强制无法改变人心,真善忍深入人心,任何强制转化最终都是徒劳的;同时我们也看到法轮功学员受到洗脑迫害的广泛程度,因为这些声明从书写、传递、到上网送给明慧,往往需要经历许多平时无法想象的周折,才能突破中国方面专门针对法轮功的网络封锁,有些声明甚至是直接从劳教所和洗脑班内冒险传出的。从中国的上网条件以及对法轮功学员的监控来看,可以肯定地说,已经发表的声明的数字,还仅仅是受到洗脑转化的人数的一部分。

3、天警世人

2002年6月初二、初三,连着两天在晚间6、7点钟时,马三家教养院上空降雨加雪,沙状的雪花随风飞卷,扑打着窗子,寒气袭人。这罕见的景象难道不是在警告世人?人各有志,改革开放了,苦了那么多年的中国人中出现一大批愿意按照真善忍修炼自己的人。这些人修炼法轮功,既能强身健体、提升道德境界,又能恢复和弘扬中国的修炼文化,做这样对个人对社会对民族都有益的好事,何罪之有?!六月飞雪,千古奇冤啊!(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