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妇女因坚持修炼被逼进行超强度的劳动


【明慧网2004年3月1日】我是1997年得法的,得法之前一直做生意,在那种环境中,人人都想挣钱,但真正的钱是挣来的吗?坑、蒙、骗,什么招都用。人家不买我的东西,我都得骂人家几句。别人对我不好,我对别人便更凶。别人骗了我好几万,我有杀人的心。骗了人还自以为得意。反正谁也不知道。学法后,使我懂得了做人的道理,而且知道了怎样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最后做超常的人。是大法把我从霉烂变异的境地中救了出来。我放弃了生意回家堂堂正正地上班,踏踏实实地修炼

然而,由于江氏小人的妒嫉,搞了这一场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很多坚持修炼的学员都受到了迫害,下面是我的一段经历,今天写出来,希望人们清醒的看到这场迫害的邪恶和残酷,共同制止这场民族的浩劫。

2000年6月20日,我在同修家学法,硬是被团结派出所的恶警抓捕,以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被关进了拘留所。当时我已怀孕三个月,每天让我吃夹生的高粱米饭,喝白菜汤,其实就是咸盐水。后来一个同修找到一个认识的警察,到派出所说明了情况,关了我十多天,才放我出来。结果出了虎口又入了狼窝,被单位洗脑班接去。又关了我三个多月。每天让我和其它被关的同修一样超强度的劳动。每天蹲在地上拔草,用镰刀割草,用铁锹平场地,把大堆的土毛石摊平,大块的石头要用手去搬。还逼着我们在大围墙根前的防火沟里拣霉烂多年的木头。此时沟里无水,冬天农村人都有在墙根晒太阳的习惯,因为那地方暖和。试想三伏天火热的太阳当头,在围墙跟下面的沟里干活是什么滋味?还有保安逼着。停手就喊:“干活、干活、怎么又停下来了”。洗脑班所谓负责“帮教”的人时不时地去检查,站在岗楼上声嘶力竭地喊。当时同修60多岁、50多岁的都有。我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一次一个恶劣的保安逼我们在毒烈的太阳下面站了两个多小时。我跟保安讲真象,跟所有能接触的人讲,有的保安明白了真象后对我们比较照顾,如领导不在时让我们在阴凉的地方歇一会儿,打水让我们洗脸。他们不但折磨我,还挑拨我家庭人员的关系,威胁他们。父亲要和我断绝关系,母亲要跳楼,姥姥跪着求我,两个弟弟怕丢了党票都打过我,丈夫要与我离婚,不管怎样我就不写,我都不为人的情所带动,一个分公司的领导佩服地说:“交人得交你们这样的,可信。做财务工作的要都是你们这样的就好了。你们师父了不起,你们也了不起。”

后来他们知道,要再关下去我就要生了,怎么办?罚了我5000元钱,还逼家人交了10000元钱的押金。又给我留厂察看一年的处分。每月只给60多元钱的生活费。就这样还不放过我,非逼我写保证,后来我的一个表妹替我写了,才让我回家。

虽然不是我亲手写的,但自己也是默认了。心里不是滋味,觉得对不起师父和大法,后来发表了严正声明,全部作废,坚修到底。

几年来,和同修们一起,一直在按照师父的要求,在正法中做着三件事。用各种方式救度着众生,升华着自己。今后我会做得更好,让师尊欣慰、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