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法理上理解台湾公投


【明慧网2004年3月1日】最近,台湾公投成了华人社会的新闻焦点。个人理解,常人社会绝没有偶然存在的事,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那么,「台湾公投」该如何理解呢?笔者想从几个方面谈一谈:

从正邪交锋理解

台湾公投与否,表面看来虽属于常人之事。可是对于邪恶头子来说,它可是处心积虑地有它的邪恶打算。

如同它想通过23条恶法,打压香港的学员。它为什么那么明确地在公投问题上表态,反对台湾公投?因为,台湾有数十万学员,朝野支持大法。这种现象,正好和它邪恶迫害大法形成强烈的对比。

更进一步来说,邪恶自从上次香港五十万人游行后,势力大挫!目前,它放话宣传将「台湾公投」与「搞台独」挂上等号。这是它们的逻辑,为什么它这么宣传?骨子里,是虚张声势掩饰它的虚弱;更重要的是,它透过这一个议题,转移中国人的注意力,淡化迫害大法给民众的印象。它用台独(与公投毫无相干)掀起民众的情绪,表面看只是反对公投,其实是要支持大法的台湾陷入混乱。

从个人修炼的角度来讲,如果同修有这方面的执著。精力、时间往往消耗在这儿,不仅在正法的关键时刻,勾起执著,产生意见不一的现象,更是耽误有限的证实大法的时间。

当然,台湾公投和23条立法有些微的差异。我们很明确地基于反对迫害的立场(23条就是冲着大法来的),反对23条立法。不过,在公投的议题上,却不宜在常人社会表现共同的鲜明立场,因为这属于台湾内部的政治问题。

那么,我们应该从法理上多方交流。个人以为,首先得从另外空间正邪交锋的方面去看待公投,甚至之前的所谓「手护台湾」等等社会活动。

关于公投与政治

常人社会绝没有偶然存在的事,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

台湾学员,个别人支持哪个政党都有。但是,基本上执政党强烈的支持大法,反过来,某些人士未曾表态支持,造成一些小小不言的遗憾。这在部分学员间,往往也形成了小小的矛盾,暴露出个别人的执著心。

那么,公投议题在常人社会表现出来的两极化倾向,是不是大法弟子间的心所促成的?个人以为:是的!

正是因为大法弟子有没去掉的心,所以邪恶才在最后制造出这种丑剧,看看我们怎么化解?是用常人心理解问题:认为哪个政党比较支持大法,我们就要支持他;哪个政党执政,对我们比较有利;哪个政党不符合我的观念,我就不支持他;还是愿意向内挖根,去掉那颗心,从而站在正邪交锋的立场,站在讲真象,救度众生的立场,去看待这些事!

如果我们太以常人心,看重这些事。认为公投的结果,真能影响到台湾的局势、真能影响到台湾大法弘扬的情况,甚至认为哪个人当总统,就会怎么样?甚至形成了「亲谁反谁」的政治立场而不自觉,认为这是正法的需要。我想,这不就是看重了常人的假象,甚至寄望于常人了吗?这怎么行呢?

就好像,同修寄望于国际人权组织,结果都叫迫害人权严重的国家当上主席。这类例子已经很多了,我们不可不清醒!

香港五十万人上街的先例

当我们从正邪交锋的角度理解之后,我们发现台湾公投和香港五十万人上街有着一致性,那就是:如何反过来讲清真象,甚至引导常人反对一切邪恶的企图与安排。

我们如能认同,邪恶反对公投有针对台湾大法弘传的因素。那么,关于预计二百多万人「手护台湾」、「公投」、「大选」等事件,笔者愿意从「让常人起来反对『邪恶在人间表现的形式』」,来思考这个问题。

因为,这对于处处受挫的邪恶来说,将敲下彻底绝望之钟声。

当然,我们也必须记住,政治是败坏了的产物。作为一个修炼人,我们有更高的认识,对政治不会感兴趣,也没有这方面的「偏好」。不过,台湾毕竟实施的是民主政党的制度,我们是符合常人社会修炼,作为社会的一员,各自支持哪个政党,愿意投谁,那都是个人的事!不应混同于正法之中。

那么,我想与大家交流一段师父的新经文:

「香港有这么多世人起来反对,不管他是站在甚么角度,不管当时用心是甚么,但是他们毕竟在这件事情上起了正面的作用了。我想这对香港市民来讲啊,应该说是他们自己选择了一个很好的未来,对大法的态度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开端。有很多人是明确知道法轮功的,就是反对它这样做的,给未来的救度奠定了一个很好的基础。」(《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

那么,关于在公投问题上,有意无意地与邪恶政权呼应的人呢?

师父说:「对于一些对法轮功与被迫害的真象认识不清的,要进一步讲清真象,就是这样。」(《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

我想,公投在正邪交锋的基点上,和香港23条法是一样的,这不只是台湾弟子的事,全世界大法弟子对此问题,应该从法理上清醒地认识。

以上是个人层次体悟,不当之处,盼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