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德国汉学家的转变


【明慧网2004年3月1日】我的一位大学老师是一个汉语非常好的,严谨的,上了年纪的德国学者,在德国的汉语翻译界名望很高。因为他大半生在前东德的政府部门工作,所以对共产主义国家的那一套对其人民的精神控制很熟悉,也很反感。对于法轮功,他一方面知道法轮功在中国被残酷镇压,但另一方面他对法轮功也不理解。上学期开学不久我就发现了这一点。在一节中文翻德语的翻译课上,一名德国学生提到了对法轮功的迫害,这位老师皱起眉头,说:“我见到法轮功的传单就扔到废纸篓里。”下课后,我给他写了一封信,给他解释了我们为什么发传单,我举了我的三个在北京被迫害的朋友的例子,告诉他在这种情况下,我作为一个有正义感的人是不能袖手旁观的。我还请求他,如果他不想看法轮功的传单,就不要接受,因为我们所有的材料都是自己出钱做的,四年下来,我们都是很不容易的,我们希望我们有限的人力和物力能够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功被残酷迫害的真相。在下一节课时,我来晚了,当我一进门时,我发现他在冲我微笑,他的眼睛亮亮的,笑得很灿烂,而一般的时候他都是很严肃的。我也向他报以微笑。

在学期末的口语考试时,他是主考官。我是最后一个考试。他提了一些关于德语和中文区别方面的问题,都是我没想到的,而他又抓住我的漏洞继续追问,但我很快镇定下来,想到了几个很巧妙的例子把几个问题解释得很清楚。考完了之后,两位老师让我出去等一等,他们要商量给我的分数。一般都要等两到三分钟,但我出来以后还没坐稳,副考官,一位中国老师就让我再进去了。我一进门,这位德国汉学家就笑容可掬地对我说:“看来法轮功让您保持镇定。”那位中国老师也对我伸出了大拇指说:“很好!”在五名考生里,他们给了我最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