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女子监狱恶警唐路等歹徒凶残折磨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3月1日】2001年6月长沙女子监狱所谓的教育科非法规定法轮功学员须每周向中队教育科交一份“思想汇报”,在劳动任务重、时间紧的情况下,大法弟子克服困难,抓紧分分秒秒的休息时间长年坚持写体会、讲真象,也得到了监狱长的理解与支持。有一段时间,赵兰监狱长批准:“法轮功”在晚上利用劳动时间在车间写思想汇报,面交教育科,投递监狱长信箱。

可到了2002年6月,长丰厂恶警(教导员)文小莉、唐路、黄昌害怕她们体罚虐待的违法行为被揭露,对大法弟子别有用心,私定了几不准:不准写、不准说、不准投、不准越级汇报。并对监控大法弟子的犯人以奖分减刑为诱饵,相互勾结,对大法弟子迫害升级。采取严密监控,不准与其他犯人接近讲话,抢纸抢笔,收缴经文,阻止大法弟子投递投诉信箱。

大法弟子谬翠、金新春在多次写、投被监控、抢、拖后,在无理的伤害面前,她们以不出工的形式来维护自己的基本权利。但不知这是警犯勾结设下的圈套,她们以抗工为由,蓄意对大法弟子残暴的拖拉、打骂、吊铐折磨。尤其对谬翠、金新春实施了一起惨不忍睹的折磨:十月十七日,以罢工维护自己权益的谬翠、金新春被犯人李云妹、许军、吴艳辉、刘兰英、邱美林、罗成辉、洪燕嫒等从监舍五楼、四楼施暴拖拉到劳动车间,途中,恶徒们还踢、踩谬翠的头部和身体。几百米的沙子水泥地,把裤子,鞋拖掉了,也不让穿。衣服全都被磨破了,身体全被泥水打湿透了。恶警文小莉不但不制止,反而把谬翠、金新春上下反铐了三天三夜。恶警唐路为了报复,凶残拷打谬翠的同时,还吼叫到:“我今天打了你,你去告我,看谁敢出来给你作证。”(前几天,谬翠、金新春写了一份长丰厂恶警无视国法,利用手中的权力执法犯法,随意打骂、体罚虐待的控告信。此信落入了唐路手中。)为此,他们将这两位大法弟子连续三天从五楼监舍拖到车间。吊铐在车间的钢管上,双手上下反背架空,脚尖着地。谬翠被他们折磨的死去活来。刑事犯人纷纷议论恶警已经毫无人性。

大法弟子谬翠在遭受残酷迫害后,以惊人的毅力和胆量,于2003年春节期间写下了万言控诉书,面交教育科、狱政科等八个单位。监狱官员对文小莉、唐路的残暴行为也许引起了恐慌和不安。为了掩人耳目,中队不得不将李云妹(打人吊铐凶手)给予开除积委的处分。此后,李云妹对人便说:“就是打死我也不监控法轮功了。”

同修金新春几个小时的被上下反手吊铐时,全身已大汗淋漓,嘴唇发乌,脸色惨白。实在承受不了刀割斧砍般的疼痛,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喊声。但恶警们却视而不见,充而不闻。有一个恶警看了一下就走开了。监控洪燕嫒实在看不下去了。便去找队长。但主管人唐路不在,另一个恶警来到金的身边,恶狠狠地说:“你法轮功不是讲真善忍吗?你要忍,喊哎哟干什么。”在金新春痛苦中要求松铐。但她们逼金写“遵纪守法”的保证。在惨无人道的折磨中,金新春只得违心的点头答应了。因人矮手短衣多。手铐象吸铁石一样,深深地卡在手腕骨中。几名干警监控轮流开铐,并采取按压双臂好不容易才打开铐子。此时手腕已乌肿发黑破皮,伤痕斑斑,双手麻木,大小手指失去知觉数月。半个月内生活自理困难。2003年1月17日,唐路只因为金新春在办公室不蹲下,又一次将其反手吊铐在车间。她们这样做完全是出自于个人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