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狱中同修的交流:全盘否定迫害和正法时期的选择


【明慧网2004年3月10日】【前言:很多被非法关押过的同修都有这样的体会,在封闭的环境下,找对自己的问题很难,对师父经文的理解也很局限、片面,特别渴望能与同修交流。本地一些长期被囚禁的同修,对“正法时期的全盘否定迫害和选择”问题有认识上的差异。师父新经文《正念制止行恶》发表后,我们想在送新经文的同时送上一篇交流文章,与狱中同修交流沟通,鼓舞同修。此篇文字是在《明慧周刊》94期——《告在大庆监狱被非法关押的全体同修:让我们全盘否定迫害》一文的基础上,略有更改,加进了对“正法时期全盘否定迫害”的一些认识。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指正。-本文作者】

* * * * *

狱中的全体同修:你们好!

你们坚信师父,坚修大法,正念正行,不愧为师父的好弟子。全世界的同修都在支持你们,从国内外纷纷打来电话、来信件,要恶徒立即停止迫害,盼望着你们汇入正法洪流中来。

师尊日夜看护着你们。我们不是来被迫害的,我们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我们的神体岂能被魔窟所囚禁?!师尊在承受、在期待啊,宇宙的正法开天辟地这一次,众生是否得救仅在此一举。

群神怎能长期陷于囹圄中?!这一切师父是不承认的。希望你们再深入找找自己,不能无可奈何,不能消极承受。另外看看有没有以下想法,如:正法结束的时间不会太久了,邪恶关不了我多久,等等……

这种想法好象是不承认邪恶,其实有“消极等待、指望外在因素变化”之漏,没有全盘否定邪恶——即:无可奈何承认了邪恶的大安排(囚禁关押,阻止我们的主体去自由救度),在邪恶的大安排中否定邪恶的小安排(被下监做苦工、被打、被强制转化)。我们本来就不应在“判刑和没判刑”、“下监和没下监”、“转化与不转化”中作出选择,因为任何一种都是在旧势力的范围内选择。

以“转化与不转化”为例,我们往往把选择“不转化”等同于选择了“坚信大法”,其实还是没有全盘否定邪恶。《转法轮》中讲了,韩信面对地痞“把我脑袋砍下来,还是从我胯下钻过去”的刁难,选择了“胯下之辱”的故事,表现了个人修炼中的大忍之心。师父告诉我们:“我们是修炼的人,我们比他还要强得多。”(《转法轮》327页)我们比他强在哪呢? 正法弟子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救度众生,我们“不砍也不钻”,走我们该走的路,不去理会地痞的言辞。师父说:“我也不承认什么转化不转化的” (《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因为这些选择题根本不是师父出的而是旧势力。

另外,别忘了我们与常人有本质的区别,不应消极承受迫害,狱警的一切手段、要求、规定、奴工等,不属于我们,全盘否定,全不配合。我们可以按照师父讲的正念运用功能的法,象新经文《正念制止行恶》指出的那样,用修炼人的正念制止恶徒行恶、警示其他世人不要做坏事、救度众生。这也是对生命的慈悲。

全盘否定邪恶,不理会邪恶出的选择题,正法弟子与旧势力的安排毫无关系。当我们的心真正不在旧势力的安排中,我们的人就能摆脱人间牢狱的束缚。

明慧网2003年10月发表的同修文章《越艰难越坚信大法 被非法判刑十年的大法弟子闯出魔窟》中,有这样一句话——“就是明天正法结束,今天我也要闯出去”。证实大法、破除邪恶迫害是主动的,正法弟子的意志金刚不破。

“我也经常看到这样的学员,你不叫我炼我就炼,你不叫我学我就学,我就不听你邪恶的,你不就是拿生死来威胁我吗?当然师父在这里讲出来呢,是对你们修炼人讲,但是师父也是不愿意讲,常人听了理解不了。我告诉你的就是你真正能放下生死的时候你什么都能做得到!”(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大法弟子是法中的一粒子,是“真善忍”在不同层次的化身,能正一切不正的。同修们,让我们从自我做起,以对大法坚如磐石的正念,再一次证实大法的无所不能、金刚不破。

立即汇入正法洪流中来吧,兑现我们的史前大愿,向历尽艰辛的师尊交上更加优异的答卷。

合十
同修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