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双城市不法官吏迫害法轮功学员纪实

【明慧网2004年3月10日】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原双城市市委书记朱清文(现任黑龙江省鹤岗市市委书记),紧随江氏犯罪集团,在双城市掀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运动,自上而下成立了凌驾于法律之上的610非法组织。主要犯罪成员有朱清文、王树清(原双城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姜宏伟(双城市宣传部部长、双城市政法委副书记、市610办公室主任)、张国富(双城市公安局副局长,主抓迫害法轮功)、张士跃(原双城市政保科科长,迫害法轮功学员主犯)、金婉智(双城市公安局国保科科长,主抓迫害法轮功)等人。在他们的操纵下,使双城市各职能部门的许多人卷入了这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运动中。他们下令各级政府、职能部门签署责任状,监管本部门的法轮功学员。在双城电视新闻中,多次插播朱清文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讲话内容;王树清亲自在电视中讲话,大意是加强打击法轮功学员。现将朱清文等人四年来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部分事实曝光如下:

一、双城市驻京办事处迫害大法弟子部分纪实

朱清文在北京设立了驻京办事处(以下简称“驻京办”),负责抓捕遣返进京上访证实大法的法轮功学员。主要人员有夏尊军(音)、王胜利、姜士辉。其中,王胜利常驻办事处达一年半之久,直接受610姜宏指挥。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被抓进驻京办后,都不同程度地遭到了王胜利等人的迫害。他们先是对大法弟子进行搜身,搜去的钱少则几十,多则几千元。几年来,被他们搜去的大法学员的钱财达数十万元之多,无一归还,去向不明。除此之外,他们还对大法弟子进行肉体折磨。用皮鞋底打,用皮鞋往头、脸、腹等部位猛踢,用手铐子往紧了铐,拳打脚踢。有一次,一位大弟子被抓去,王说:咱们是老乡,你知不知道?这几天,我打你们,把脚打得不敢动了,不然我打死你。还给大法弟子灌酒等,有时一折腾就是半宿。对女大法弟子进行性虐待。他们曾把男女几个人连铐在一起在地上三天三夜,还将一年轻女大法弟子与一男大法弟子铐在一起,上厕所时也不给打开。让大法弟子睡在地上,无任何铺盖,而当单位和家属到驻京办接人时,还要勒索每个人450元以上的费用。有的只押一宿也如此。这些钱无收据,去向不明。截止2001年6月,进京上访和讲真相被捕入狱的大法弟子就有1500人左右,被勒索的钱财难以计算。

二、利用监狱迫害大法弟子部分犯罪事实

1999年7月20日之后,双城市不断有大法弟子进京上访,被非法抓捕。大法弟子被押回双城时,都带着手铐。警车开道,全副武装的警察列队和大法弟子的从容祥和形成鲜明的对比,大法弟子的正气令善良的人们赞叹,肃然起敬。被押回的大法弟子都被投进看守所。看守所的环境极其恶劣。12平方米的监室最多时关了30多人,并且长达几个月,每人只有不到20公分宽的地方睡觉,人挨人挤得喘不过气来,连地上都挤满了人。就这样,还得有蹲着挤在一起睡的。整个监室内是一个大板铺,用20多公分宽的长条木板拼成,上面铺一张地板革。整个板铺凹凸不平,木板和木板之间都有很大的缝隙,最宽的有一寸多。整天要求大法弟子十几个小时的时间盘腿坐着,并且要坐成横竖是行,保证一定的姿势用他们的话叫“码着”。监室有劳头等几个人看管。管教经常在走廊上巡视,如有姿势达不到标准的就连踢带打。有一次,同心乡的一位大法弟子被周家镇的劳头用脚往头上踢,被踢得耳朵鼻子同时往外流血。有一老年大法弟子被劳头指使犯人用胳膊肘往肾脏部位击打,打得整日不能直腰走路。因整天在凹凸不平的板铺上端坐,有的人屁股被硌破皮,有的磨出血泡,裂开了口,疼痛难忍。室内放一个便桶,满屋厕所味,每天只给两小桶水,只够吃饭和洗餐具用,不能洗漱。因长期关押,不能洗澡,有的学员身上长满了疥疮和虱子。吃的就更差。每人每天只有两顿饭,就是两个玉米面窝窝头和半小塑料盆盐水白菜汤,白菜也不洗,经常看到汤碗底下有泥土和虫子。窝头有时没蒸熟,吃了直硌牙。就是这样的伙食,每天的费用算起来也不到两元钱,可是却收学员八元多。这还不算,大法弟子还要承受精神和肉体上的非人折磨。姜宏伟、张国富、金婉智等经常出入看守所指使迫害。

2001年7月的一天,姜宏伟来到看守所,在关押几十名大法弟子的监室前,拿着一张揭露他们几个恶首犯罪纪录的传单对大法弟子说:你们看(指传单),这不都是你们干的吗?反正大伙也都知道了,你们就在这呆着吧!禁止大法弟子炼功,因炼功,有的大法弟子被吊在走廊的暖气管上,十几人让光着脚被赶到室外冻,往室内大法弟子身上泼凉水,管教打骂,唆使犯人殴打体罚。在2000年3月以前入狱的男大法弟子多数先由管教打一顿皮带,再关进监号。2000年7月,第二看守所所长崔国文开劳头(即犯人的头)会,告诉犯人,有炼功的就打。2001年春节期间,崔国文还亲自进监号,挨个连踢带打大法弟子。年岁大的也不放过,有一位大法弟子60多岁了,被他拽着头发往墙上猛撞,撞得满头是包,头发被拽掉一大把,还让大法弟子穿着单薄的衣服到室外去挨冻,在零下二十多度的低温下长期辱骂大法弟子,直到把他自己冻得受不了了为止。

崔国文禁止大法弟子家属送用品,只许买看守所院内食杂店的东西。这个食杂店是双城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国富的家属开的,卖的东西要比外面的价格贵一倍,而且质量很差。这几年中,光食杂店卖用品,手纸等,挣大法弟子家属的钱就有几万元。2001年春,农丰中学的教师王金国在第二看守所期间,被迫害得全身浮肿,难以行走,由家人陪同,610张国富等人监督到双城市医院体检,发现肝、肺、肾都有损伤。病历被张国富拿去不给家属。王金国妻子交了3000元钱的保金,才把人接回家,然后卖掉住房,准备带王金国到大城市医院治疗,可是在途中却被受命于610的农丰镇书记白仁东,派出所的马广茹和农丰中学的盖尊彪截回,受监控不准外出,结果耽误了治疗,含冤而死。

2000年春,大法弟子开始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一个所长在广播里说:上面有精神,对不吃饭的要强行灌食。以后有管教在走廊里大骂,大喊:给我打,把便桶盖打开让他们(指大法弟子)蹶着闻。正是有这些邪恶管教的支持,使得许多大法弟子整天遭犯人的体罚和殴打。有的大法弟子的脸被打得变了形,有的被打断肋骨。它们还以灌食为名,表面上说是施行人道主义,怕人死,实质上是变相的迫害。把大法弟子用人摁着,用一根比铅笔粗的硬胶管,从鼻孔处插入嗓子处,反复往里插,插得又痛又痒,令人作呕。有的被插破食管,有的鼻涕眼泪一齐流,有的鼻孔被插出血,非常痛苦。灌的其实多是灌盐水,灌后,更是痛苦不堪。大法弟子关艳玲(原化肥厂工作),被插管灌食,当时喷出半盆血沫,脖子当时又青又肿,很粗,卧床不起,不能说话。邪恶之徒怕人死了要承担责任,于是,610的张国富找其母勒索6000元人民币,让把关艳玲接走,被拒绝。过一段时间,张国富又去找关艳玲的母亲要3000元钱,让把人接走,又一次被拒绝。她的母亲要求见到女儿,如有问题,要追究责任,因他们做贼心虚,始终没敢让见。一看实在勒索不到钱,两个月后,待关艳玲刚有好转,在吃饭走路都费劲的情况下,放出监狱。在灌食迫害中,张国富、金婉智经常在现场,至今,双城市被迫害致死的16人当中,就有4人因灌食而死。

2001年6月,双城市朱清文、王树清、姜宏伟、张国富、张士跃等人部分犯罪事实在明慧网和当地被大量曝光。当时大法弟子张生范(一条腿是残疾)是610认定的法轮功骨干,派人到他家去调查,并无任何理由,把张生范强行绑架,非法审问,然后投入双城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天后,把他提到管教室,灌食白酒而致其死亡。当时临近管教室的监号内听到一阵阵惨叫声。青岭乡的吴保旺2002年夏被灌完食,架回监号时在走廊里痛苦地对迫害他的恶人说:“你们是想整死我呀?!”当夜呻吟一宿,次日又被架走再没见回监号,死后尸检:肠胃有血,周身有伤。大法弟子刘杰2002年冬因在自家养的出租车上发放一张印有“真善忍”字样的卡片被恶人举报,抓捕入狱。几天后被灌食迫害致死。韩甸镇武装部部长周志昌,1999年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八个多月,在2000年5月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迫害致死。

张国富、金婉智等人对他们认为重点的大法弟子常亲自审讯和毒打,曾对多名大法弟子连续4昼夜用刑,毒打逼问真相资料的来源和去处。如承恩村的佟文成,2000年10月被张国富、张士跃等人轮番非法提审,打昏过去三次。张国富还批准给多名大法弟子带上连杀人犯都不给戴的重达38斤的支棍式脚镣子。这种脚镣子带上后,两腿被支开,走路得哈腰,提起中间的铁棍,往前一点一点挪,两个铁环磨得两个脚脖子很痛,有的大法弟子被带四个多月,穿不上棉裤,只好穿线裤过冬。

金婉智还乘法轮功家属探监之机骗取钱财,以收取监狱生活用品钱的名义大肆勒索家属的钱财。有不明真相的家属交十几元的,几十元的,多达300元的。可大法弟子出狱后才知道根本就没有收到钱和物品。被抓的大法弟子,家属不交赎金的就长期关押,直至被劳教。大法弟子家属所交赎金最少的一千元,一般都在两至七千元之间,几年中对大法弟子勒索的钱财难以计算。

三、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部分纪实

2001年春节前,朱清文向原黑龙江省省委书记徐有芳保证春节期间,双城市法轮功进京上访为零。(因江××下令:如有法轮功学员上访者,当地官员就地免职)故令全市各乡镇系统大面积抓捕大法弟子近千人办洗脑班,场面很惨。长生村的一个大法弟子因不配合抓捕,被人抬着塞进汽车。某村一女大法弟子正在家准备过年,包饺子,两手全是面,被突然闯进来的恶警不由分说拽着就塞进车。所到之处一片混乱。朱清文要求各乡镇都要送两名重点的大法弟子进监狱。余下的有的被劳教,有的被关进看守所。春节期间,本是合家团圆的日子,可是朱清文等恶徒为了一己之私,全然不顾百姓的死活,他手下的恶徒更是象强盗一样私闯民宅,非法抓人。那一年,大法弟子的家属都没过好年,家家一筹莫展,被恶人们搅得妻离子散,有的家属因拒交罚款,被抄家,被抄物资有粮食、家电、各种车辆、建材等。

双城市双城镇办的洗脑班在秋林公司楼上。由镇书记于占歧、副镇长阎善利、纪检书记刘玉华等人主要负责。于占歧亲自乘车带人抓大法弟子。双城镇友联村一大法弟子一家几口同时被抓,被抄物资价值7000多元。承恩村的一大法弟子家,邪恶之徒一看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连一口只值几十元钱的大缸也没放过。光明村的一大法弟子被抓到秋林公司楼上后,因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几天后被以家属接见为名,骗出监室,背着其它大法弟子,被几个人连打带骂,把大法弟子拖到楼下,摁在床上进行灌食迫害,当时就昏了过去。几个小时后醒来,咳嗽不止,卧床不起。即使这样又被关押了20多天才让家人接回,回家后,家人为其治疗花了4000多元,一个多月后才能下地。阎善利还有冉令才(城镇干部,已遭恶报死亡),每天晚上酒后都到洗脑班打人,有个大法弟子被阎善利一气打几十个嘴巴,牙都被打掉了。大法弟子张建辉(张涛的女儿,被非法判刑十年),被阎善利打得脸都变了型。

为完成承包转化任务,城镇干部周大勇、杨明把一大法弟子打得几天都不敢翻身,为禁止大法弟子炼功,它们把大法弟子成宿绑在凳子上,冉令才曾把一大法弟子的舌头勒出来,险些丧命。它们还把男女大法弟子关在一室,24小时不许上厕所。冬天,睡在冰凉的水泥地上,无任何铺盖。邪恶想抓一个小姑娘没抓到,竟然把她的舅舅抓去当人质,在秋林公司非法关押了十几天。

其它农村各乡镇洗脑班为逼迫大法弟子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经常动用酷刑折磨大法弟子。迫害的手段有:冷冻、用皮鞭、树条、塑料管打、用烟头、蜡火烧至皮肉发焦、拳打脚踢这算轻的。水泉乡洗脑班把十几名女大法弟子关在一个冰冷屋子里(零下30度左右),不许烧火和拿铺盖,冻得大伙抱做一团,且夜间用重物击打铁门板数次进行恐吓。新兴乡洗脑班把一60来岁的大法弟子打得20多天不能走路。幸福乡的大法弟子和其它乡洗脑班的一些年青的男大法弟子有数十人被打得皮开肉绽,周身青紫,数月不愈,惨不忍睹。打人者多是乡干部,少数是临时雇佣的。

一位在二轻局工作的大法弟子被抓到南门工委办的洗脑班,因老父精神受到打击,心神不宁,恍惚中摔倒,把腿骨摔断。妻子到洗脑班几次再三哀求也不肯放人。李昌新因妻子上访被非法劳教,家庭无人照料。85岁的老父着急上火,昼夜不眠,不多日去世。家中只剩母子二人,李昌新刚刚办完老父丧事的第二天,就被二轻局的李庆彬和片警付伯祥抓到派出所,并且,抄了书。过不久,又把李昌新抓到工委办的洗脑班,家中只剩下了生病不能自理的84岁老母。一个月后,工委洗脑班的大法弟子中,有5名大法弟子正念走脱。朱清文下令:610动用全市所有警力抓捕这几名大法弟子,连杀人案都放下不办。恶警在每个大法弟子的家住5人,日夜守候抓捕,几名大法弟子几乎所有的亲属,无论远近都被骚扰,甚至被跟踪,耗资12万余元。这次洗脑班最长的日期达5个多月。

2003年,哈尔滨市所管辖的7区12县在双城市党校做洗脑基地。在各地抓来数十名大法弟子在此洗脑迫害。双城市姜宏伟张罗得最欢。在8月7日约5点钟左右,张国富令红旗派出所派十几个人配合,共去两辆微型面包车去抓捕大法弟子高国凤(张生范的二嫂)。因高国凤不配合非法抓捕,并和他们讲道理,但他们全然不听,连拖带拽、连踢带打地把高国凤塞进警车,因高国凤的儿子上前讲理并阻拦,也被扭着胳膊塞进警车。高国凤的丈夫同他们评理,他们不听,把她丈夫也抓到派出所。当时有不少邻居围观,都感到气愤,大伙都议论纷纷:这警察怎么跟土匪一样,随便闯入人家抓人哪?恶警把高国凤带到第二看守所,因高国凤不停地向周围的人讲真相喊“法轮大法好”被一恶警照头部一脚给踢昏过去。然后拖入看守所的院里用冷水浇,又拖到二楼监狱,高国凤直到傍晚才醒过来,几天后,又把高国凤送进在党校办的洗脑基地。第七天,把高国凤迫害得奄奄一息时,被送到双城市医院抢救,后来高国凤正念走脱。

四、双城市大搜捕部分纪实

2001~2002年朱清文和610指使警察多次戒严,夜里蹲坑搜查抓捕大法弟子,百姓在起早上厕所和晚上过路,有时都被拦截盘问。2001年6月的一天晚上,在承旭公园边的路上,大法弟子李昌新被蹲坑的警察拦截搜身,搜出了大法条幅和一个小嗽叭。当时李昌新向他们讲真相,警察说:我知道你们炼法轮功的是好人,可是上边说,抓一个大法弟子给我1000元钱呢,你要给我钱,我就不抓你。大法弟子断然拒绝了他的无理要求。就这样把李昌新送到刑警队,中途李昌新找机会走脱。一个姓李的年青小个胖警察竟然拿出了枪,在后面一边追一边开枪共开了三枪,子弹在李昌新的腿后直窜。姓李的警察还说:我现在打死你就是白打。当时把李昌新抓住后,4个人一起毒打他,打得满脸全身都是血。随后,李昌新被押到刑警二中队铐在暖气管上吊一宿。期间还挨过一个叫王胜利的毒打。当夜,王胜利带人到李昌新的家砸窗撬门,翻了一个多小时,拿走一些东西。在没人时,王胜利把李昌新兜里的140多元钱搜去。次日,李昌新被投入看守所,后又被非法劳教。2001年秋,因双城市朱清文、姜宏伟、张国富等几个恶首的犯罪事实被大法弟子臧殿龙给曝光,它们非常恼火,既恐慌又害怕。但又抓不到人,没办法把臧殿龙的弟弟臧殿国抓了去,用刑4昼夜,几次被打昏。逼问其兄和真相资料的事,没达到目的,把臧殿国投入第一看守所。张国富亲自到看守所偷偷的告诉一个杀人犯说:在放风时,你把臧殿国推到厕所里淹死,就说是自己掉下去的,我给你减刑。(厕所是一个两米多深的露天池子),不料被臧殿国听见报告了一个管教,这个有正义感的管教也很气愤,即时地给臧殿国调换了监室,才免遭毒害。

2002年春节前,全市夜间大搜捕,绑架多名大法弟子,其中,大法弟子傅丽从劳教所保外就医在娘家疗伤,身体刚恢复能走路,生活还不能自理,回家刚住两天,就被片警付伯祥夜间带十几个人闯进屋抓进了看守所。

据透露:2002年4月19日,朱清文从哈尔滨市借调六、七百名防暴队警察配合双城市恶警迫害大法弟子。那一天,双城市城乡、所有警力全部出动,布满城乡大街和路口,警车、摩托车不远一个布在主要街道。那架式,真像是当年日本鬼子侵略中国一样,整个双城市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傍晚,警察开始同时搜捕他们认为重点的大法弟子。连过路和乘车的人都要被拦截盘问,逼迫骂大法师父,不骂就抓走。有和被通缉的大法弟子长得像的几个常人也被抓进了监狱。闹得城乡不宁,鸡鸣狗叫一片混乱,人心惶惶。这次非法大抓捕又有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其中水泥厂的张涛从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被保外就医回家刚刚9天,就又被抓走了。投进看守所20多天后,再次把张涛送进长林子劳教所,不多日被迫害致死。农丰镇一大法弟子全家三口被非法绑架。他们把大法弟子弄到不知是什么地方的一个楼上,把电极夹在两只手的手丫上,用电刑逼问真相传单的来源。电昏过去用冷水浇,然后再电,共昏过去4次。夜间被关进监室时,浑身都湿透了,下半身都是血。而后,女大法弟子被判刑,丈夫被非法劳教。一个幸福的家庭只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而被拆散了。幸福乡的一个大法弟子被抓后,4月21日非法提审时,在市公安局的楼上被用刑达20多个小时,铐在老虎凳上八个人轮番毒打,送回监劳时,脚上都是水泡,两腿内侧都是伤,脚上踝骨伤势严重。3个月不愈。一阿城市大法弟子来双城市临时居住,被非法抓捕身上带的3600元钱被防暴队恶警抢走。大约在2002年6月后,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有的被判刑,有的被非法劳教,有的被送到双城市610在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租房办的洗脑班。在洗脑班还有两个十三、四岁的男孩,臧浩然,臧浩同哥俩。

截止2003年年底,仅一个小小的双城县级市因信仰“真善忍”向世人讲真相和证实大法被非法劳教的约300多人。最少的一年,最多的三年。被非法判刑的有30多人,迫害致死的有16人。治国街的一名大法弟子,因2000年春一天早晨在承旭公园炼功,被捕入狱,被迫害得精神失常。车站社区的大法弟子徐有芹被非法判刑15年,丈夫臧殿龙被迫害致死,家里留有两个上小学的孩子。金成乡的伊福全外出打工身上带着二百多份真相资料,因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而被非法判刑4年。家中没有了劳力,无生活来源。可怜15岁的大女儿不得不退学,在外地打工为生。

近一个时期,双城市610个别恶首的恶行不断地在网上被曝光,邪恶之徒惊恐万分,却不思悔改,恐慌之余还在垂死挣扎。

2004年2月11日晚(2月12日是双城市法轮大法日),又一次非法抓捕了13人,大法弟子于宪娜家被抄,家电、大法书和资料被抄走。有多名大法家被警察夜间闯入骚扰。自2月11号以来恶警不断地骚扰大法弟子,他们这几天秘密开会布置,计划近日内大批非法抓捕大法弟子。2月27日,希勤乡的大法弟子那振贤和王云山被非法绑架。详情待查。

本来,双城堡是一个安详的小镇。可是却被江××的追随者们(朱清文、王树清、姜宏伟、张国富、金婉智等)搅得人心不宁,好人反被抓进监狱。多少人被迫害得流离失所,妻离子散;多少家庭被迫害得支离破碎,难以团圆?它们这些恶徒的恶行给双城市人民造成了巨大的精神上和肉体上的痛苦。

善的力量是巨大的,尽管邪恶之徒疯狂残暴,大法弟子们仍前仆后继,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怀着大慈大悲之心,省吃俭用,四处奔波,用各种方式向世人证实法轮大法的正确和美好,呼唤良知,清除邪恶。通过大法弟子的不断努力,越来越多的世人醒悟,并且对大法有了正念,同时对恶人的恶行感到气愤。有的正面抵制邪恶。有的侧面帮助大法弟子,有的对大法弟子说:你们肯定能平反,有的百姓要求大法弟子把自家的门柱和墙喷写上大法标语,有的说:你们大法弟子真让人佩服。有一次,在公交汽车上,一名大法弟子向大家讲真相,发光盘。有一个受蒙蔽的人拒绝接受,把光盘扔在地上。大法弟子捡起光盘流着眼泪对这位世人说:“大姐,这光盘是我们大法弟子省吃俭用,用自己的钱做出来的,我今天冒着生命危险送给你,为的是让你不受谎言蒙蔽,能有一个幸福美好的未来,你却把它扔掉了。”大法弟子纯善的话语和大慈大悲之心使这位世人非常感动,她当即就说:“小妹妹,你别哭了,你把光盘给我吧,我回去一定好好看。”有的不修炼的常人也在帮助大法弟子制作和发放真相资料。还有许多的世人走进了法轮大法的修炼行列。

善恶有报是天理!为了让善良和正义撒满人间,让法轮大法把幸福安康和美好带给千家万户,为早日结束这场邪恶对大法、对大法弟子以及对所有善良人的迫害,大法弟子将继续努力,讲清真相,救度世人!

张国富:宅电:0451—3115778 办公室:0451—3115596,手机:13503667077
地址:黑龙江省双城市双城镇东门外公安局家属楼
2单元501室 邮编:150100

金婉智:办公室:0451—3117733 手机:13945630362
地址:黑龙江省双城市双城镇东门外公安局家属楼
2单元201室 邮编:150100

黑龙江省双城市市委书记
李学良 宅电:0451__53127673
办公室0451__53165866
手机:13804611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