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垂悲泪 正信铸金刚(二)(图)

湖南法轮功遭受迫害综合纪实

【明慧网2004年3月10日】(明慧记者黎鸣综合报道)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修炼人的这场浩劫肆虐中原大地已经近五年,迫害的真相正在大白于天下。人们在震惊之余,开始了冷静的思考。不少人已经注意到,从1999年7.20江氏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修炼法轮功的人不是少了,而是越来越多了。

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用良知和正义共同制止这场对无辜百姓的残酷迫害,本文旨在真实报道发生在湖南省的迫害事实,揭开江泽民集团为非法镇压法轮功而编造的栽赃陷害法轮功的弥天大谎。

本文内容:
一、法轮大法教人走上道德归正之路(图)
二、法轮功修者日众 江××竭力陷害——“4.25事件”/“天安门自焚”/“湖南王学中杀父”真相
三、19名湖南法轮功学员惨死在江××的灭绝政策下(图)
四、肉体折磨加精神病药物摧残——灭绝人性的洗脑转化
五、曝光湖南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图)
六、湖南祁东公安610暴行——二条人命/一人失踪/多名老人被打致残/非法囚禁十六岁女孩(图)
七、好人被害 坏人横行——败坏的人性在迫害法轮功中膨胀 湖南岳阳黑官仗势杀妻
八、善恶必报终有时——江泽民及其追随者正面临世界各国起诉/湖南凶犯陆续遭天惩
九、正信铸金刚 人心在觉醒

(接上文)

(四)湖南省嘉禾县王学中杀父事件真相

有关此案一位湖南省嘉禾县老乡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是湖南省嘉禾县人,一名普通群众,因众所周知的原因,不便明示真实姓名和详细地址。我在2001年12月听到本单位的同事说,我家乡的一个年轻人因为学了法轮功杀死父亲,而且是在电视上看到的。今年春节我回家后了解到是王学中杀了自己的父亲,我百思不得其解,电视上为什么那么说呢?

王学中是我们县龙坛镇人,从小学习不错。回忆起和他在县一中读书的时候,社会上正是气功热,92年我们好些人也都有参加过气功班,学过一些气功,但发现王学中对气功情有独钟,每日废寝忘食地投入了多种气功的学练,他把五花八门各派气功的书本理论知识作了详细记录,并且还根据书本知识的精华自创了一种功法,我们也不知道他编的功法是什么玩意儿。很多人练气功确实起到了强身健体作用,可不知怎的,王学中却越练身体素质越差劲。

我记得是从92年下半年起,他说头部总有些不舒服,到93年更严重了,说是一种脑壳痛的顽疾,在学校还出过大洋相,最后只好休学住院,因医院没治好,后来就到处找“气功大师”,“特异功能大师”为他治病。可怜他的父母亲,想方设法凑钱让他去北戴河找某某某大师,听他说没有接见。94年12月他父亲又陪他去广州找法轮功李洪志大师,在广州买了法轮功的书,但学习班拒绝接受他的报名,说是看出他精神不对。因为法轮功有一条规定:头脑不清醒的人,特别是精神病患者不准参加学习班,所以他就没能参加学习班,更见不到李洪志大师。如此看来,他根本就不是法轮功的学员。

家乡人告诉我,几年来,他家为他治病花了大笔资金,他母亲将每次养大的猪所卖的钱全部都让他拿去找气功师治病了。他父亲见屡不奏效,迫于生计,就商议再不给他钱出外寻师治病了。由于他精神崩溃,神志不清,导致他后来持刀要钱,没想到他真的杀死了自己的父亲。

我从来没学过法轮功,但在我身边的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使我敬佩,王学中一事半年来一直如鲠在喉,不吐不快。良心逼迫我们实话实说,让真相大白于天下。

(五)1400例中看究竟——湖南省《郴州日报》作者承认编造假新闻栽赃法轮功

江集团造谣说炼法轮功死了1400人。难道不炼法轮功的人就不会死了吗?先不论这1400人是如何编造和拼凑出来的,就算是真的死了1400人吧,那么我们来作一个比较看看:

下面是1990年到1996年七年各年全国人口死亡率的资料(单位:‰)
(资料来源:《中国统计年鉴1996》)

1990  1991  1992  1993  1994  1995  1996
6.67‰ 6.7‰ 6.64‰ 6.64‰ 6.49‰ 6.57‰ 6.56‰

那么以这七年来算平均每年的死亡率就是6.61‰

按官方捏造的修炼法轮功致死的情况统计:

修炼法轮功的人数是:70,000,000
官方捏造的死亡人数:1400
七年总死亡率是:0.02‰
平均每年的死亡率是:0.0014286‰
全国人口平均每年的死亡率是6.61‰,
而修炼法轮功平均每年的死亡率只是:0.0014286‰

从以上统计数字可以足见江集团企图陷害法轮功,相反却证明了法轮功的超常。况且炼功人中有很多是年纪大的体弱多病的,有些甚至是被医院判了死刑的人,按常理死亡率会更高啊!可实际情况大家都见到了。就拿政府最近的、远低于实际数字的统计二百万法轮功修炼者总数来算,比例也只是0.07%,比起中国统计年鉴1998年所载的1997年全国平均死亡率0.651%来,仅是它的1/9.3。这个数字对一个老年人、重症绝症病人占很大比例的炼功人群来说,中国官方推出的什么1400例只能反过来证明法轮功祛病健身功效之超常!

* 再看看这1400例是如何编造和拼凑出来的

成都一老人得了病,住在四川某医院,老人病势严重,且医疗费告罄,将被医院停药,一记者模样的人对老人讲:你就说你是练法轮功练出来的病,医院就不停你的药,你的医疗费也有地方报销了。老人说:我没炼过法轮功!我都病得这么重了,还做这种没良心的事?太缺德了。他断然拒绝了。当晚,他想小便,就起来去上了厕所,回来一想:我今天怎么了?我都下不了床的人,今天怎么能自己上厕所了?他又惊又喜,对亲友及病房的人讲:是不是法轮功的师父管我了?!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

第二天,他对医生说他的病好了,医生不信,说不可能,是回光返照,再观察几天。几天过去了,老人的病真的好起来了,医生也无法解释,只好让他出院了。据悉,医院中有其他个别病人也遇到类似情况,但他们同意记者以自己为例做报导或作出统计数据上报,说自己是练法轮功得的病,交换条件就是报销医药费,可是出院后,当他们再找有关的派出所,竟无人承认有报销一事。只好拿著一堆发票发愁。

* 湖南省《郴州日报》作者承认编造假新闻栽赃法轮功

2002年7月6日湖南省郴州市党报《郴州日报》晚报版在新闻栏目《一周拾零》中发表了题为《痴迷“法轮功”丧命》的署名文章。作者彭卫在文章中叙述了资兴市滁口镇林泉村石桥头组28岁的村妇庞美清因所谓的“痴迷法轮功”患病不肯进医院接受治疗,于6月上旬病死家中的事件。新闻还有板有眼地说庞自1996年底练功后不思农活、不带小孩。2000年3月,为了“升天”还从楼上跳下来被摔成重伤,云云。似乎确有其事。

新闻发表后,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坏的影响。因此事受到牵连的滁口镇政府在调查中发现,此事全系彭卫捏造事实、编造的弥天大谎。彭卫因此不得不在《郴州日报》上发表声明检讨。《郴州日报》7月8日的综合新闻栏目以“来函照登”为题刊登了彭卫的信。

来函照登

郴州日报社:

我在7月6日《郴州日报·晚报版》上发表的《痴迷“法轮功”丧命》一文,系听死者一亲属片面叙述写成的,文中庞美清并非练法轮功而死,我未经核实,不负责任地将该事写成报道,给滁口镇造成了不良影响,对此我深表歉意。

彭卫

为了搞出那所谓的1400例,多少人下了多少功夫、做了多少手脚,现在对大众来说还是未知数。

三、19名湖南法轮功学员惨死在江泽民的灭绝政策下

对法轮功群众的迫害,完全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所有迫害行动依据的都是江泽民的灭绝政策。江泽民命令610办公室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有了这一系列的灭绝政策,公安警察行凶杀人有恃无恐。

据明慧网2004年1月的统计资料显示,湖南省有19名法轮功学员在这场浩劫中被迫害致死。他们是:周务良,男,50多岁;古家红,男,27岁;刘诗幼,男,72岁;颜少元,男,49岁;管朝生,男,56岁;曹静珍,女,50多岁;刘彩云,女,;邓果君,女,60岁;左淑纯,女,42岁;裴欧华,女,61岁;向绪林,男,56岁;匡素娥,女;陈杏桃,女,39岁;欧克顺,男;陈湘睿,男,29岁;王一家,男,45岁;陈偶香,43岁;江来生,60多岁;肖桂英,女。

衡阳3-12杀人案:29岁陈湘睿被国安支队警察雷振中等5小时内活活打死


陈湘睿

陈湘睿,男,29岁,湖南省衡阳市人,家住衡阳市动力设备厂下岗职工厂家属区内。2003年3月11日晚上9点,衡阳市公安局警察破门而入绑架陈湘睿。在衡阳市公安局国安支队,警察雷振中等连夜对他刑讯逼供,不到5小时,于凌晨2时左右,陈湘睿被活活打死。

陈湘睿头颅骨被毒打骨折,颅内出血,五脏六腑全部打坏,肋骨、锁骨、脚背骨被打断,腹腔内抽出2500升血,脑中枢神经致命损坏,家属见遗体时,眼圆睁,死不瞑目。

陈湘睿96年1月开始修炼法轮功。99年10月27日、2000年3月2日、2000年4月下旬,为法轮功蒙冤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衡阳白沙洲拘留所、收容所。2001年元月春节前在家被非法拘捕,与其母一同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长达半年之久,其父被非法劳教,其姐被非法关押后被绑架进洗脑班。

2003年3月11日21时许,有2、3可疑的人到陈湘睿家门外,欲骗陈老爹出来未遂,之后立即打手机叫来了3、4人,他们厉声叫门,陈家不开门,问是谁,外面无人回答。这帮恶徒没有表明任何身份与缘故,就开始撬门、砸门,最终把门撬开,旋即拳打脚踢将陈湘睿拖出门外,拼力拖向一辆中巴车。这里是一排平房,开阔地带,将近60至70米长的道路,路边家家户户都开门在看,旁观者越来越多,有数十人,都敢怒不敢言,有一警察边拖边骂:“今天回去打死你这个顽固法轮功分子……”把小陈拖进中巴车按在座位底下,面朝下,还在小陈身体上踏上一脚。

到了衡阳市公安局,警察开始大打出手:电棒、铁锤加书本、橡胶棍……,疯狂对小陈动刑。坚强的小陈紧咬牙关承受着,可怜皮肉之躯怎能经得起现代化刑具的致命折磨啊!于3月12日早上,小陈被打得气息奄奄,瞳孔散大。

警察见势不妙,于是立即上下行动兵分两路:一路将快要断气的小陈从五楼抬到楼下单车棚坪里,划上圈圈说是“跳楼”,然后将瞳孔散大、呼吸衰竭的小陈送往医院。先打电话联系,说公安局有一危重打伤病人(公安露了马脚),要即刻送往市中心医院抢救,请医院作准备。到了医院不收,警方说:“我们内疚,请一定收下。”公安签了字后,医院于是进行抢救,CT检查一个项目没有作完,小陈就去世了。另一路人马上进行欺世的知法犯法的勾当:搞假口供(笔录),慌忙之中,模仿小陈签字,但无指印。口供内容编造而成,最后草草定性为“畏罪跳楼自杀”。

警方欲盖弥彰,以为乍看上去尸表没什么致命的伤,于是大胆地硬性决断作尸解,妄图逃脱罪责,家属不同意,仍强行施行。却反而使真相大白——内脏全被打坏。

3月12日晚请来了九位法医作尸体检验与解剖,经法医解剖验尸,陈湘睿五脏六腑没有一个是好的,也就是说内脏全部被打坏。腹腔抽出2500多毫升血,七窍流血,锁骨打断两根,左脚脚背与踝骨被打断而且支出很高,严重肿大,双脚呈弯曲状,双腿膝下小腿正前方有对称两块红色伤痕;头颅骨折,颅内出血,脑中枢神经致命损伤;左小腿正半面有十几处大小不等的伤痕,右耳朵后有三个条状银灰色的伤,右眼膜严重充血肿起,眼睛睁着,死不瞑目。下颚前脖子上有绳状勒印,前额有一个两寸左右的三角口的伤往外流血。

显然陈湘睿是被毒打致死。

事发后,警察劫持陈湘睿的父母、姐姐、姐夫等亲戚多人到市静园宾馆。他们逼迫陈父母签字,并派出二卡车荷枪实弹的防暴警察如临大敌,强行将陈湘睿的尸体火化。因陈父母不肯签字,他们强行将其全家劫持至14日才放人。衡阳市为此专门在静园宾馆开会三天,统一口径,散布谣言说陈湘睿是12日早8:45左右从市公安局5楼坠楼致死。

这是衡阳市当局不折不扣执行江××的对法轮功学员实行“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灭绝政策的铁证。

衡阳市公安局国安支队队长雷振中是3月12日晚打死陈湘睿的直接责任人之一。夜闯民宅,撬门砸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与口头传讯,并气势汹汹,大声叫嚷:打死他。雷振中后为逃避罪责已调离岗位。

* 湖南省衡阳市警察打、砸、抢、杀俱全——新民小学校长颜少元遇害

衡阳市法轮功学员颜少元,男,49岁,原湖南省衡阳市新民小学校长,是一个人人称道的勤勉而善良的人。2002年3月6日,他与妻子在自家店内值班,被突如其来的衡阳市警察绑架,倍受摧残折磨,很多亲属也被株连遭祸,店被砸,货被抢,财被抄,7万多元的血汗产业被毁个精光。颜少元于2003年2月24日被迫害致死。

* 相关责任单位与个人:

衡阳市政法系统责任单位:区号(0734)
凶手单位:衡阳市国安队/610办公室 衡阳市公安局总机:0734--8208114
杀人凶手:衡阳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支队
支队长雷振中(主要责任人)雷振中 手机号码(13973403003)电话:0734--8411591
衡阳市公安局
总机:8225884
办公室电话:8225884 x2326
邮编:421001
地址:衡阳市中山北路175号
局长:张朝维
副局长:彭显亮 邹安宝 朱安稳 王成良 聂运生
副局长、纪委书记:唐洁
政治处主任:蒋钰
值班室:8226338
衡阳市公安局政保科
周著文,男,35岁左右,政保科科长
钟智华,男,37岁左右,政保科预审科干部
龙波,男,25岁左右,政保科警察
衡阳市市委政法委员会
电话:8866855
邮编:421001
地址:衡阳市华新开发区华兴路26号新大院
书记:彭辉
副书记:罗忠勤 阳祖光 蒋建平
副书记、610办主任:杜建章
纪检组长:周道福
办公室主任:王友良
610办公室电话:8866610
610办主任:杜建章
衡阳市司法局
电话:8192369
传真:8192369
邮编:421001
地址:衡阳市衡邵路附27号
局长、党委书记:阳祖光
副局长:汤智生 胡征星
纪委书记:田志安
工会主席:刘诗兵
办公室主任:刘定胜

炼功获新生的白血病晚期患者欧克顺被常德戒毒所“转化班”毒打致死

欧克顺,男,湖南常德市临澧县望城乡宋玉村居民。原是一名白血病晚期患者,他于1998年修炼法轮功后,身体迅速康复,当年7月便可下田收稻。99年7.20江××公开下令迫害法轮功后因拒绝放弃信仰,2001年1月18日被当地公安迫害致死。

2001年1月12日,欧克顺被当地警察抓进常德市戒毒所办的“转化班”,警察逼迫欧克顺放弃修炼法轮大法,遭到欧克顺拒绝。在两天后的14日下午,常德市公安局的刘姓科长对欧克顺施行拳打脚踢后将欧克顺与吸毒犯关押一处,并教唆吸毒犯毒打欧克顺。1月18日上午欧克顺死于戒毒所。

* 相关责任单位与个人:
常德市戒毒所:(0736)-7286462
常德市公安局:
单位地址:湖南省常德市建设西路
单位电话:(0736)7222931
邮政编码:415000

怕罪行曝光 印真相传单的向绪林医生在赤山监狱被杀害

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完全是由谎言支撑的,江××及其追随者最怕的就是真相曝光。对转播真相、讲真话的法轮功学员都往死里整。

向绪林,男,56岁,医生,家住湖南津市新洲东街。向绪林于2000年12月16日进京依法上访,同时为告诉人们真相,印了5万份真相资料,被当局非法判刑8年,于2003年1月6日在赤山监狱被迫害致死。当地政府严密封锁此案件。

向绪林家在新洲东街,该街在新洲派出所辖区。记者对此案的调查过程显示,当地有关部门对向绪林死亡案讳莫如深,进行了严密的封锁,关键单位的电话,或不通,或无人敢告之:新洲镇政府(736-426-3352)接电话的人拒绝告诉记者向绪林的死因。

当地电话查询台的电话员刚报出“新洲派出所736……”,就听见有人旁边告诫,该电话员随即改口称“新洲派出所没登记”。同一地区的三州驿派出所(4221-778)值班员则明确表示:新洲派出所在电话局登记了。但他对帮记者查电话表示为难。

记者拨通津市政法委副书记李建刚(736-4222-394)电话,李本人接电话,当听到询问向绪林的死因后,他说“不清楚”就急忙挂断。

向绪林全家五人都修炼法轮功。其小女儿向延珍被非法判刑3年,其妻也被非法关押8个月。

* 相关责任单位与个人:
赤山监狱:(0736)4222289
津市公安局:(0736)4223814
新洲政府:(0736)4263352

刘诗幼、邓果君两位老人惨死在血腥虐杀下

在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的灭绝政策下,610歹徒和不法公安们被怂恿成名副其实的刽子手。湖南两位老人刘诗幼、邓果君惨死在血腥虐杀下。

* 刘诗幼,男,72岁,湖南省衡阳市法轮功学员。原居住打线坪6号,任居民组长。2000年6月,刘诗幼依法进京上访,在京被非法关押后,由湖南驻京办转接回衡阳市拘留所,被打得浑身是伤,全身浮肿,生命垂危才被放回。回来两天后去世。死时年72岁。

* 邓果君,女,60岁,湖南省郴州市法轮功学员。家住郴州市升平路苏仙区再生资日杂公司院内一楼,本人原工作单位是属北湖区管辖的一个集体单位。2002年8月左右,邓果君在家中被公安非法抓捕,后长期羁押在郴州市第二看守所(罗丝岭)。2003年10月19日晚上邓果君突然身亡,死后全身被塑料袋包扎,脸部塑料袋被解开后,看见脸庞瘦削,脸色蜡黄,嘴角在流血水。当局在没有通知亲属的情况下就急匆匆将遗体火化了。

邓果君的遗体是狱警从市107国道旁的“明华医院”拖入殡仪馆入冰棺。次日上午,来了许多公安,610办、公安局、看守所的头目都在临场指挥,现场围满了穿警服及便衣的警察,还停着两辆白色轿车和其它警车。人们都以为发生了什么大案要案。据说,是不法之人害怕走漏消息,在没有通知亲属情况下就急匆匆火化邓果均的遗体。中午1点多火化后,610和公安局人员取出骨灰后一刻不留匆匆坐车离去,很多邓果君的亲朋好友想见她最后一面都没能如愿。警察说:“邓果君死于脑溢血”。那为什么公安还要这么急匆匆地火化呢?是想掩盖什么呢?有消息说,邓果君是被610警察殴打致死的。就在一个多星期之前邓果君的儿子曾探望过母亲,老人身体没什么异常。

邓果君于1994年1月参加法轮功学习班。学功前,她曾患有严重的慢性支气管哮喘、子宫下垂、高血压、心脏病等等多种疾病,久治不愈。修炼大法后,身体一天比一天轻松,一天比一天好。法轮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所以她逢人便说“大法好”,“师父好”!

可是,江氏下令迫害法轮功以来,4年多时间,她没有一天安宁日,在血雨腥风中艰难跋涉——曾五次进京上访,多次被抓被打。1999年7.20以后,公安、居委会、本单位不法人员多次骚扰她,逼迫她放弃修炼,交大法书籍,她没有动摇。

1999年11月初,她为法轮功鸣冤,乘火车上京在武汉被公安拦截,非法关押在拘留所15天,后转入第二看守所超期关押。2000年大年初一,她在天安门广场被非法抓捕,遣送回郴州,关押在第二看守所数月。

2000年5月9日,她在郴州东风广场集体炼功被抓,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数月。2000年下半年两位嘉禾县的功友在她家投宿,被坏人举报后被抓,她被非法判劳教一年。2001年2月送往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因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放回家被长期监禁,门窗都被钢丝钉牢,平时被反锁在家,只有买菜时放出来。可她时刻不忘洪法讲清真相,后被再次非法判劳教,因体检不合格又被退回,被关进“法制基地学习班”,实则是监狱型的洗脑班,进行强制洗脑。

2002年8月左右,法轮功学员雷保良到她家玩,被盯梢的警察非法闯入,搜查出一些法轮功真相资料,她俩相继被抓,非法关押在第二看守所一年零二个月,直到被迫害死。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