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老年大法弟子证实大法之路


【明慧网2004年3月12日】我是湖南省岳阳市的一名大法弟子,我叫刘必连,今年六十多岁。96年我有幸学了法轮大法,因为我一字不识,要学法看书,就必须认识字,怎么办?别人都能通读《转法轮》,我在旁边干着急。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学认字。就这样我开始听同修慢慢读,那时可以公开学法炼功,同修读我就一边听一边照字看,边听,边看,边记;不知不觉中我能通读《转法轮》了,亲朋好友都不相信,心想哪有这么神奇的事?可当他们目睹我在读《转法轮》时,他们震惊了,以前一字不识的老太太,现在厚厚的一本《转法轮》不长时间就能畅通无阻地读下来,真神奇!从此我天天学法,谨记师父的教诲。处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真正的好人,打那以后我知道怎么做一个好人,也懂得了许多做人的道理,而且我身上所有的疾病也不翼而飞了,一身轻飘飘的,真是有病的人不知道没病人的感觉真是舒服极了。

99年7.20,江氏集团不管老百姓的死活,利用手中的权力,动用了军、警、特及邪恶的“610”,在电视、电台、报纸等所有国家的舆论工具上诬蔑、诽谤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我心里着急,这么好的功法怎么能让江氏任意诬陷,我是法轮功的受益者,我必须站出来为法轮功说个公道话,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就这样我毅然踏上了去北京的上访之路。

2000年3月我们几个人乘火车来到北京信访办,隔了很远听见那里有很多人,到门前时大约几百个警察层层围住了信访办。我们径直往里走,几个警察挡住问:哪里来的?我们说:湖南的。他们听后让我们进去了,因为他们不是湖南的警察与他们无关,各省管各省的。我们几人顺利地进了信访办,后来岳阳警察来了气汹汹地找到了我们,把我们关在岳阳驻京办事处,三天后将我们押回岳阳非法关押在市妇教所。在妇教所他们逼着我们做工,我悟到: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呆在这里,我要回去,我就开始绝食。四天后,警察怕我们饿死,担当不起,就把我们放回来了。回来后,家里已被翻了个底朝天,师父的法相和大法书籍全部被非法抄走了。

可是江氏政府还在继续谎话连篇,诬蔑着师父。天底下哪有父母被别人诬陷成杀人犯,儿女们不站出来说句公道话的道理?我决定再次进京上访。2001年元月,我和几个同修乘火车到了邯郸,在到火车站买车票时被警察发现把我们抓出关了四天,他们每天硬逼问我从哪里来?儿女在哪个单位?我们没有配合他们,他们就把我们转到邯郸看守所,有个老年警察看我年纪大就说:让她回去。可是另一个警察不肯,又关了我两天,硬逼我说出名字,我坚决不配合他们。他们就骗我说:老人家,我们是为你好,说出来就送你回去,其实他们是别有用心,想从我这里探出同修的底细,我们几个都没有上当。他们又讨好的说:我送你们回去,我去买票,买到哪里的票?我说:我自己会走,不需要你们帮助。他们拿我没办法,就让我回家了,回到家,家里又是一片狼藉。

2001年3月我正在做饭,几个警察闯入我家中,硬逼我去办所谓的“学习班”。因我学法不深,不知道用正念抵制,跟他们去了。他们把我送到蔡家养老院,强逼我交二千元钱,我不同意。我说;我没有做坏事,我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你们为什么抓好人,难道还要人做坏人吗?我坚决抵制,一个月后我回家了。

2002年上半年,我送真象资料给同修,被几个警察发现把我抓住,非法关在岳阳市一看守所,硬逼问我资料哪里来的,我不说他们就恐吓我说:你不说,不是枪毙,就是判刑。我心里想我这么大年纪了,他们能把我怎么样,有什么可怕的,我做的不是坏事,是最正的事,这有什么可怕的。没有了怕心,我心里平静了。他们说什么我不搭理。后来我想,我要出去,我不是犯人,我要过正常人的生活。所以我开始绝食,警察慌了,给我打点滴,可是刚一扎上我马上浑身发抖,上下乱蹦,他们几个用力按住也无济于事,只好拔掉。他们又准备灌食,我想我是好人不能让恶人摧残。随后有人说:针都扎不进去,还灌什么。就这样他们放弃了,他们又跑到我家里乱搜了一遍,什么也没有找到,只好把我放回来了。

2002年下半年,我去发真象资料,一不明真相的人发现了马上报了警。警察将我抓住把我送到七里山派出所,在派出所里他们逼迫、威胁我问我资料是哪里来的,我不说。他们就说:你不说就把你拉到街上游行,看你怕不怕。我说:我不怕,我正好在车上可以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害怕了,没把我游行。后来我又开始绝食,八天没吃一点东西,十几天后我回家时已瘦成了皮包骨。

2003年6月我和同修去市路口发真象资料,晚上被几个警察抓住,他们强行把我们拉到路口派出所,同样是:审问、逼供、恐吓、威胁等。我们都不配合,后来又将我们转到云溪看守所,姓陆××、余××、李××三个警察硬逼我签字,按手印,我不从。我说:我是好人,我是大法弟子,你们吃了人民的饭来抓好人,你们对得起你们的良心吗?一个老人都不放过,我们老人还有什么企图吗?还想升官发财吗?放着坏人不管,你们能让老百姓放心吗?老百姓指望你们为百姓做好事,你们做到吗?老百姓还相信你们吗?还能过上安稳日子吗?我们老百姓想得到一个健康的身体难道犯了法吗?他们气得咬牙切齿,最后也拿我们没办法,在看守所里我又开始绝食,三个月后我回家了。

2003年9月几个警察闯入我家中,说要我搞个病历单、照张相,他好向上级交代,不然就要抓人。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是修炼法轮功的,没有病。以前的多种病都没有了,好了,还有什么病。以前我有病的时候,政府从没有人来问过,现在我的病炼法轮功炼好了,一身轻了,你们反倒来看我来了,哪有来看好人,不瞧病人的道理?你们是不是哪块儿不对劲了,你们无缘无故抓好人,不怕遭报吗?他们几个听后面带愧色,赶快说:我们也是没办法,上边有指示,不照办我们就要丢“饭碗”。我说:你们怕丢饭碗,就不怕遭报吧?听后他们悻悻地走了。

2003年下半年快过年的一天晚上十一点多钟,我正在睡觉。岳阳北港派出所几个警察跑来敲门,我孙子把门打开了,他们几个闯入我家里,抢走了我的大法书,我对他们说:看书有什么罪?这是本教人做好人,使人向善的宝书,你们不要毁坏他,他是买都买不到的,你们几个回去把这本宝书好好看看,别再做坏事了,这本书会指导你怎么样做一个好人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天理,谁都跑不出去的。

以上是我的正法路,尽管江氏这么邪恶地迫害,可是它磨灭不了我们的正信,我们发真象资料,它们就害怕到了极点。“怕失去权力的后果,怕法轮功平反,怕它掉了脑袋,怕他们家贪污的那些个巨款、巨额资产被抄,什么都怕。”(《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他们不择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真是罪大恶极。可是法轮功已传遍世界60多个国家和地区,深受广大群众的喜爱。江氏被以“酷刑罪,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在海外几个国家被告。我相信不久的将来,正义最终战胜邪恶。广大善良的老百姓,请伸出你正义之手,呵护善良,抵制邪恶,善恶终有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