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劫持进白马垅劳教所迫害的经过


【明慧网2004年3月12日】我是1998年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自从修炼了法轮大法后,原本体弱多病的我身体一天天的好起来了,人也精神了,我从几年病魔中解脱出来了。我的心情无比的激动和喜悦。

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这对于我无疑是晴天霹雳,想想以前病榻上的我和现在脱胎换骨身体健康的我,法轮功除了给了我一个健康无比的身体外,就是教我怎样做个好人和修身养性,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当权者要镇压迫害呢?

在确定了自己要坚修大法不动摇后,迫害也接踵而至,不法官员不断非法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不出示任何证件、手续,执法人员知法犯法,采用野蛮的手段非法抄我的家,还三番五次把我非法关押到县公安局拘留所、看守所。一年多的时间中我有3/4的时间是被那些所谓的执法人员野蛮地毫无道理可讲的非法关押在县拘留所和看守所受迫害。每天吃的是不放油,夹带着泥沙的白菜、萝卜汤,不法人员还向我家人索要每天20元的生活费。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不法人员和我户口所在地的村领导合伙抄我的家,不准左邻右舍围观讲理,还野蛮的吼道:“我要黑了你们家的户口,要搞得你们家破人亡,做不成生意”这样威胁、恐吓我的家人。

2001年元月30号我再次被他们非法关押到看守所二个半月后,被非法送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劳教。刚到白马垅劳教所我们就被恶警罚站三天三夜,铐了一天一夜,绝食四天后又被送到洗脑班强行洗脑。我们经常因不配合邪恶而被罚站几天几夜并不准睡觉,干警没日没夜的折腾我们,看到我们炼功就对我们拳打脚踢。

3月18号劳教所来了一帮小丑来拍照做假象,为了不让邪恶破坏大法,我与同修一起背“论语”来维护大法,恶警把部份同修吊在铁窗上,我们几个带头被哀立华(电话:13873336595)、刘结等十几个恶警抓着头发往门、墙上撞,接着拳打脚踢的毒打,打得我们不成样了。恶徒们打累了就把我们都仰面铐在铁窗上,手脚伸开成大字形,有的脚还要半蹲成马步。整晚吹着寒冷的北风不准我们睡觉。

我绝食抗议3个月,身体已枯瘦如柴成了皮包骨,每天恶警把我强制铐在床上吊着,他们怕我死在劳教所,就打电话给我家人说,我不行了,不能坐车了,要我家人马上把我接回去。就这样我从白马垅劳教所回来了。

在开十六大的时候郭胜强、李小毛、熊朝辉等一伙邪恶之徒闯入我家,看到我正在看书。他们不但抢了我的书,还把我绑架到车上非法关押,脱下鞋子用鞋子狠狠地打我的头部。我被非法关押半个月后,恶徒们从我家勒索了高价的伙食费后将我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