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正念讲真象 欧洲警察正义感顿生


【明慧网2004年3月13日】

法国警察前后判若两人

1月24日下午,我与两名学员从巴黎圣心教堂洪法出来准备去音乐会厅办事,但一路问下来,竟无一人知道音乐会厅的地点在哪儿。当我们来到凯旋门附近时,中法文化节游行已接近尾声,人们陆陆续续往回走,其中有不少中国人。我们当时正带着一大包真象资料,就决定先发资料然后再去找音乐会厅。

我们一边发着资料一边向中国人讲真象,发放了将近一半的资料时,突然有一名警察怒气冲冲地向我们跑过来,把学员手中的几份资料强行没收而且不听我们的任何解释并要把我们送到警察局。警察把我们带到警车前,那里停放着十几辆警车。警察打开其中一辆警车车门,先逐一搜查我们的包,搜得很仔细,前面两名学员的包里除了零星的几张资料外基本都是个人物品,警察一样一样地拿出来检查,而且态度很不友善,从包里发现一张传单或光盘就拿出来摔到一边,口气也很凶地对我们说着什么(我们不懂法语)。这边一边翻着包,那边眼睛却不时地瞟着我手里的包,当时我手中正提着满满一塑料袋的真象资料,我当时心想:可决不能让他搜走这些宝贵的资料,而且我们也决不能被带到警察局(因为我们还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办,要为第二天的一个国际会议准备真象资料)。同修们相互提醒发正念。

开始时我们中有的学员有些紧张,因为一直在国外和平环境下,法轮功在哪里都是受褒奖的,而且大家又从来都是安分守法的公民,从未有过如此遭遇。但是经提醒,很快意识到作为大法弟子我们的责任是什么,我们为什么而来到巴黎和此时最应该做的事情,并很快调整了心态。因为这名法国警察之所以如此不友善甚至粗暴无理,是因为中国政府一定在此之前给他们灌输了大量的谎言,他被谎言所蒙骗,我们要向他讲真象。

但我们不懂法语,而警察也不懂我们的语言。我用十分蹩脚的英语问他是否会英语,没想到他说懂一点。于是我们之中一位英语稍微好一点的男学员就用英语告诉他:我们为什么要发资料,因为在中国有很多善良的好人被迫害死,连老人和孩子都不能幸免,现在这场迫害还在继续,我们发传单给大家就是为了让人们知道真象,使中国早日停止这场迫害……虽然英语十分蹩脚,说得结结巴巴的,但我们始终以平稳祥和的神态和心态向他讲述真象。我和另一名学员则在一旁发正念。

渐渐地这位警察的脸色和缓了,态度和语气也明显地友善了,与前判若两人。这时前两名学员的包已经查完,也就是说该轮到查我的包了,可是没想到的是,警察没有再要求查我的包,而是转身将警车的门关上,然后好象在向我们解释什么(法语,听不懂),再之后向我们挥手友好地说了声“拜拜”就转身离去了。

这时我突然想起警车上还有少量从学员手上和包里拿走的资料和光盘,于是我们将还没有走远的警察又喊了回来,表示我们要拿回我们的资料。警察快步回来,在弄懂了我们的意思之后,欣然打开车门,挑选了一部分资料还给我们,但他保留了几份法文资料和英文光盘,说要给他的上司。我们想这样也好,他的上司和同事们能看到这些资料也会明白真象的。

我们指着资料对警察说:“这些都是很好的,请保护好。”警察表示他明白了,我们与警察再次挥手友好道别,又融入人流中……

从此事一开始,即我们刚被警察带走到最后警察同我们友好道别这期间,有一个身穿紫红呢外套的女子一直在不远处窥视我们,可能就是特务吧。当我们与警察分手后,一位法轮功学员向她走过去,递给她一份真象资料并诚恳地告诉她真象。我们发现她的眼中流露着一丝惶恐与愧疚,她不敢直视学员坦荡的目光和那颗纯善的心,后来,她越发慌张不安,终于找了个借口穿过马路,在一长排警车后面消失了……正如师父所说“你们心态很正的时候特务是不敢在这里呆的,他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被正的场同化了,因为大法弟子发出的纯正的这个场啊,会消除人所有思想意识中不好的东西,纯正的场就解体它,解体人意识中一切不正的东西,这就是救度与慈悲的另一种体现。人意识中不好的一切都给他解体没了,他就剩下单纯的思想意识的时候,人就会认同正的、善的,他不就同化了吗?那么,再一个选择就是赶快跑掉,因为坏人的思想业力与不好的观念害怕解体。”(《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

欧洲警察电话联络上司,讲到在中国的迫害……

在此,我想再讲另外一件事。

那是中央某领导人出访欧洲四国的时候。当时我们到市政府申请前往和平请愿,但遭到拒绝并被告知:某领导人所到之处不允许法轮功出现,如果发现就逮捕。

那么去还是不去?当时学员中意见不统一,持两种意见的都有。于是一位学员提议先发正念再决定。发正念之后,大家意见统一了,一致认为应该去。

当某领导人的车队经过时,我们打出“法轮大法好”和“停止迫害法轮功”的横幅。这时从车队的后面突然有一辆轿车向我们直冲过来,“嘎”的一声急刹车停在我们面前,从车上跳下两名铁青着脸的便衣警察,上来一把夺走我们的横幅,并怒气冲冲地斥责我们。我们知道可能会被逮捕,但大家没有怕,也没有想争辩什么的心,就是平静地告诉他们在中国发生的迫害……怒气一点一点从警察脸上消失了,而代之以同情与友善。警察说:“我们知道了,但我们必须服从上级的命令,可是我们会将你们的情况向上司反映。”其中一名警察用手机向他的上司讲了足足有20分钟,其中讲到在中国的迫害……。

关上手机后,警察微笑着将横幅还给我们,并祝我们好运和成功。

明白了真象的警察拒绝执行无理命令

同样是那名中国领导人,在到达另一座城市的宾馆时,法轮功学员们已经高举横幅等候在那里。警察没有逮捕我们,但有些如临大敌般紧紧地监视着我们,五名手无寸铁的学员的周围有多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在监视。当时大使馆要求警察让我们后退,我们告诉警察在中国正发生着大规模的对法轮功的迫害,我们在这里是为了向中国领导人呼吁结束这场迫害,我们是和平的……警察听着听着,脸色由冷漠与敌意明显的变得和善了,但还是让我们后退5米,我们照办了。可是中国大使馆不死心,竟然无理要求警官让我们退后200米。谁都明白退后200米那么远意味着什么,那将谁都看不到我们的和平请愿了。警官过来向最靠近我们的几名警员传达命令,让法轮功学员们后退200米,而明白了真象的警察却拒绝执行命令,反而对他们的上司说:“他们是和平的,他们没有违反我们的法律。”就这样,大使馆人员没有得逞。然而他们仍不死心,一招不行又来一招,他们指派7、8名打手与说客,先来软的,一看不行便扬言要打我们。这时一直在一边观察的几名警察过来严厉地告诉他们:“这里不是中国,在这里不得放肆!”这些人灰溜溜地走了。警察对我们说:“我们是民主国家,是信仰自由的,请放心,我们会保护你们的。”

我的体会

以上几个例子,我自己的体会是在心态纯净没有执著、没有怕心的时候,正念就非常强,那时情况往往就会发生意想不到的转变。

一个例子中的警察在明白了真象后,由“铁青着脸”变得“同情与友善”,虽然他说必须执行上司的命令,但他在向上司反映时,是以一种发自内心的真诚和维护善良的正义感从而使上司改变了态度,没有实施逮捕令,反而祝我们好运和成功。

第二个例子,由于法轮功学员们的讲真象,不仅使警察消除了对学员们的冷漠与敌意,而且还主动帮助法轮功学员们共同抵制并拒绝中使馆的无理要求及破坏分子的骚扰。

同样我们在巴黎面对警察无理盘查时,本着一颗善心讲真象。明白了真象的警察做出了自己正确的选择,同时也为自己开创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们在正法修炼中所遇到的一切事都不是偶然的,在随师正法救度众生中也在不断地修去自己的执著。如果我们在遇到魔难时只是把它当作人对人的磨难或有怕心和其它执著,就只能被动地承受、感到不平甚至愤然或者是无奈。在那种心态下即使讲真象,讲出来的话也好象在评理或者为自己争辩,也难以打动对方的心使其发生根本的转变,也就达不到救度众生的目的。同样一句话,但如果心不到位,起到的效果也不同。当你一心为对方着想而不是执著于自己所受到的不公或执著于自己的处境时,情况可能就会发生变化。因为人都有明白的一面,他明白的一面会体会到你的善和为他好的那颗心。

同时我们发正念清除抑制他的另外空间的邪恶物质。

我还有一点体会,当心念纯正时就能感受到:在正法中虽然表面是我们在实践、在做着,而实际上都是师父在做,一切都在师父掌握之中。如果我们心存执著,就会被自己的执著挡在那里,使自己不能按照师父已安排好的路走,没有好好利用这个机会。是师父把这个机会留给了我们,让我们在正法中修去自己的执著,圆容自己的世界,建立自己的威德。

让我们一同重温师父的经文:

“在讲清真象这个问题上啊,既然它这么重要,大家更应该冷静地对待,更应该更清醒地认识到我们大家在具体讲真象中所面临的各种各样的机会、做法与方式,这个大家都得注意。” (《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

“……而且整个这场迫害都是由谎言、诬陷、最不可告人的卑鄙手段构成的,是不敢见人的,世人明白了真象之后都会感到震惊,所以大法弟子讲真象是最有力的。”(《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

“讲真象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在2000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大法弟子做的一切今天都是为了救人,否则你去做它干什么?堂堂正正地讲清真象,就是大法弟子的事。我也告诉大家,今天世上的一切生命都是为法而来的。你要想让他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你就去讲真象。这是一把万能的钥匙,是打开众生封存已久的那件久远就已等待的事情的钥匙。” (《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

让我们谨记师尊的教诲,在讲真象救度众生中做得更好。

个人浅悟,层次有限,望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