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坚持信仰被绑架进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迫害的经过


【明慧网2004年3月13日】自从1998年学了法轮大法后,我的身体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心灵得到了净化,在修炼路上不断精进中幸福地度过了9个月。到了1999年7月底恶首江泽民公开迫害法轮功。我家的环境也很不好,单位里取消了我的后备干部和党员转正的资格。我依然坚持学法炼功,不过那时对法理解的很浅,虽然很用心的学,可有的地方就是悟不到。

1999年9月26日晚上12点有人敲我家的门,我出去一看是单位副经理将靖龙领着公安人员王守亮、宋长顺说是公安局找我去有点事。我穿上衣服就跟他们去了,到那一看已经去了十多人。单位经理林永春、将靖龙也跟去了,政保科长宫世顺说:“听说你们接到通知要去北京上访,所以就先把你们找来了,你们能不能保证不去,写了保证就可以回家。”

我们单位有三个同修,我们说:“我们也没接到通知,也没打算去北京,但以后怎么样谁也无法保证”,结果我们十一名大法弟子一起被非法拘留了十五天。头两天被非法关押在泉阳看守所,我们两个女的和公安住在一起,我俩就向她们洪法。她们也表示理解,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不明白政府为什么反对。后来我们被送到松江河看守所。

到了松江河给我们两个女的安排在靠门的一间屋里。屋门是铁丝网的,这样屋里的空气好一点。这屋里昨晚抓来了一个松江河林场的小姑娘她才19岁因为坚持说“炼”就被抓来了。我们三个谈体会、对法的理解、背法。一间屋子里吃喝拉撒睡全在屋里,大蚊子在空中飞着,像飞机一样俯冲到我们身上。

15天后放了我们,单位却不让我们上班了。

1999年12月9日我们几个同修商量了一下,准备去北京,定了个日期就走了,那时只知道坚持修炼“真善忍”是绝对正确的,上北京去讲句真话。我们四人走后,下午泉阳公安局就炸了锅似的,开始追捕我们,前后堵截,可我们三个人还是到了北京,有一个没去成。第二天早上我们去了信访办,好不容易找到了还没有开门,后来我们去了天安门,那里有许多人,广场周围有许多警车、便衣,有几个人在炼功,我们就走过去,结果把我们一起抓上警车,拉到北京朝阳分局,关在一个大铁笼子里。

有四个不说姓名的同修被打的脸变了形,胳膊腿不敢动弹。我当时想我们修炼是堂堂正正的做好人,说姓名怕什么。结果2个多小时后就来人把我们领走了。在这里见到了一个北京的同修,他已经是第四次被抓了,还带来了鸡蛋酥饼,大家都没吃留给需要的人吧,虽然我们在一起的时间短,可是天南海北的同修都有,他们的言行使我很受感动。我们被接到白山市租的一个宾馆里。在四楼,据说每月要花很多钱。我们被宫世顺,刘阳(女)没收了身份证、钱共计900多元,先来的两名同修学法时间长,对法理解的也很深,都很坚定,我们很受鼓舞。那时不管警察在不在,我们都可以谈体会谈认识的法理,晚上警察用手铐子一个连一个地把我们铐起来躺在地上,我们合盖两个褥子一夜也没觉冷,而警察盖着棉大衣被冻的直打哆嗦。

回来的时候直接把我们送到了松江河看守所。在坐火车的时候我和王志平的手都被铐在车座上,我们合作拿回了被没收的《转法轮》和《精进要旨》。在看守所顿顿吃的是窝窝头、萝卜咸菜,我们经常向接触的人洪法。有两个盗伐木材被抓的常人和我们关在一起,经过洪法,她俩表示出去后一定要看看《转法轮》。

十五天后我们被押到单位,领导叫我们写保证,我们不写,他说:“那你们就写个认识。”我写道:“我们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心灵向善,让我放弃是不可能的。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没有错。”我爱人保证说,我跑不了就让我回家了。但第二天恶警王守亮、宋长顺叫我去公安局,我被非法刑拘了一个月,关在新建的泉阳看守所里。开始两天我和王志平在一起。屋里冷,吃的是又酸又苦的大饼子、没有几根冻萝卜的汤。想起密勒日巴修炼时比我们还苦呢,所以我们也就不觉苦。但最苦的是家人来见,看着他们痛苦的样子心里很苦。腊月二十七那天我婆婆和小姑子来了加上父母一阵痛哭,我心软了,违心地写了两句话“不上访了,不炼功了。”单位领导也都来了,泉阳林业局政法委书记顾有生让我家人交了2000元保证金,又收了150元伙食费(按国家规定刑拘不收伙食费的)。到了晚上七点才让走。

一出看守所大门,我一下子明白了前天梦里考试卷上两道题,老师在上面的运算上打了两个大对号,在结果上打了两个错号,这两个错号正是我写的两句话。我知道这不对,心里想起师父说的两句话“我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我悄悄地说有机会再走出去。第二天我被家人押到公主岭婆婆家去。过了春节后正月十一那天,恶人宫世顺、王守亮来了说:到当地派出所有点事。到那儿宫世顺说:“你被劳教一年的票子下来了。如果你说不炼了咱就回家,如果你非要炼就给你送长春劳教所。王志平昨天被送走了。”

我心里想:“师父被诬蔑,做为弟子连句真话都不敢说吗?”我说:“今天谁也动不了我的心,我就要炼”。我婆婆含泪给我准备了行李,送我走时10岁的儿子可怜兮兮地哭着。我说:“孩子啊妈妈没有错,很快就会回来。你已经知道了大法好怕什么?家里也不缺钱吃穿不用愁。再说一年我就回来了,别怕。”他就不再哭了。

到了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门口宫世顺还问:“你说一句不炼了,咱就回去。”我说:“都已经到这了,还何必回去?”王守亮说:“以前看刘胡兰、江姐的故事以为是假的呢,今天看来还真有这样的人。”我说:“我们是被冤枉的,总有平反的那一天”。他们说:“但愿早点。”就这样我被送到了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我被分到四大队,这里的管教十分邪恶,张口就是训斥。

在劳教所里,同修们教我背会了师父的诗还有许多经文。我们那时不用干活,整天坐板凳一动不让动,不让闭眼睛。90多人在大厅里,晚上8:30要点名,然后再回各屋睡觉。第七天时,我们在大厅集体背法。管教科的来了,结果把我拎出去一顿拳打脚踢。脸被竹板打肿、眼眶也青了。问我还背不背法,我说背,他们就用胶带把我嘴粘上,让我想想下午再说。到了下午又拷问我,把我两手铐在床上,管教科的岳科长(女)、连科长、还有赵晶(女)一起打、电,脖子被电起了泡。我没妥协,后来就被关进小号里了。

我在小号里被关了7天才放出来。等到2000年五月份就开始逼写决裂。每天早起炼功的就少了。而且越来越紧张。每天,关大队、张大队和管教都电人。坚定修炼的学员个个脖子上都电起了泡,脸上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管教让吸毒犯监视我们,他们随时打骂,还因此给他们减刑。我由于放不下人的执著,在长期的苦中不想再坚持,结果就被谎言假象所迷惑,在2000年8月9日写了所谓的“决裂书”,2000年12月29日被放出。

一直到2003年春节,我才开始清醒过来,多亏了师尊的慈悲点悟和宏大法力的救度。我才从迷途中返回,重新融入正法洪流。感谢同修们的正念帮助,我一定要在修炼的路上坚定地走下去,在救度众生中发挥应有的力量。([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宫世顺:原林业公安局政保科科长现调消防队电话(家电):04396512468
手机:13843933997, (家电):04396521138
宋长顺:原政保科迫害大法弟子帮凶十分邪恶,电话:0439651197
恶警王守亮:电话:04396511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