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3月14日】炼功前我全身是病,多方求医但医治无效,身心非常痛苦。

96年的一天,一位朋友送来一本《法轮功》修订本,看后觉得平时想不明白的问题书中全解答了。宇宙、人体、生命、生老病死之谜一下全解开了。从此我走上修炼法轮大法之路。修炼后时间不长,我就感到自己心性上、身体上变化很大,以前上班总觉得身体吃不消,修炼后,浑身总有使不完的劲。工作上不怕吃苦,兢兢业业的,同事之间关系都很好,领导也信任我,家庭也很幸福,生活充满阳光。

99年7月20日,在原国家主席江××授意下,全国范围内展开了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运动。我于2000年10月就去北京上访,想以自己心身的变化告诉政府法轮大法好,修“真、善、忍”没错。但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没走几步,就被守候在广场那儿的便衣、警察团团围住并强行推上了警车,送到了北京市某派出所。

由于不说姓名和地址,被单独带到北京大兴县派出所。在路上警察把我关在行李仓内,有座位也不让我坐。在院内警察逼我说出姓名和地址。我说:我是中国的大法弟子。直到天下雨才让我进了屋。这时进来一个胖子,恶狠狠的将我包里的东西全倒在桌子上,发现了大法书,还扬言说:“你只要说出姓名和地址,我们就把大法书籍还你,并送你上火车。”就这样,在保护大法书籍的过程中,我被恶警骗到了大兴县看守所关押。随即它们通知当地的610、单位、派出所来人将我押回兰州。我被拘留了15天。

回来后,单位领导叫我写保证,我不写。于是他们以停止工作和停发工资的手段对我进行经济上的迫害,这几年不给我安排工作,也不发一分钱的生活费,生活的艰难程度可想而知。

在2002年10月底,单位领导伙同洗脑班的邪恶之徒,以安排工作为名将我绑架到兰州我市龚家湾洗脑班。从那时起,我就失去了一切人身自由。铁门、铁窗、铁锁链,住房内三张床位,其中两张床位是单位派的或邪恶指派人员的,实施24小时的监控。上厕所都有人跟着。我们同修之间不能说话。长期将我们控制在仅15平米内的房子。有时半小时查一次房,晚上不让锁门。我们的包及东西他们随时都可检查。平时他们派来一批又一批的所谓的帮教人员(从各单位抽调来的)给我们做工作。

在2003年9月对我实施进一步的迫害,为了掩盖迫害手段,把我单位派的陪教人员支走,换上它们安排的邪恶人员,以谈话的名义把我骗到了洗脑班对面的劳教所,将我的手用手铐铐在禁闭室(厕所)铁门的最高处,就这样不分白天黑夜的吊挂着,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不给水喝,吃饭也不给松铐子。我要求上厕所,邪恶之徒却说:尿裤子里吧。由于长期吊挂,双脚小腿都肿胀的变了形,疼痛难忍,胳膊手指失去了知觉。

这就是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龚家湾洗脑班是一个地地道道栽赃、陷害法轮功,用残酷手段折磨强制逼迫大法弟子为江氏集团撒谎欺骗愚弄老百姓的场所,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江氏黑窝。我今天写出此文,目的是劝那些恶人不要再对大法弟子行恶、不要再破坏大法,给自己留条后路吧,要知道,善恶终有报,在此也提醒世人,不要被江氏集团谎言所欺骗。

[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