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三河市李翠香遭电击、吊铐折磨的遭遇

【明慧网2004年3月14日】我叫李翠香,48岁,三河市燕郊镇诸葛店村人,修炼大法,坚信真、善、忍。自1998年得法后,身心健康。1999年7月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大法、对我师父诽谤,对大法弟子残酷迫害、疯狂镇压法轮功、邪恶遍布了整个中华大地。我为了坚信“真、善、忍”修炼大法,曾多次被抓走迫害,每年“5.1”、“10.1”、元旦、春节,我都被非法抓走关押。几年来,我自己和亲人受到极大的伤害。

1999年7月20日我走向社会,向世人讲述大法神奇与师父的最大慈悲。我去北京上访,被抓送往廊坊,随后送往燕郊。当初我村杨春平任书记,为了不让炼功,让我们每个人写保证书,并且还骂老师和大法,之后李永琴任书记,为了不让大法学员去北京,勒索每人1000元作为抵押。

2000年10月1日,我去北京证实大法,被警察抓去后,燕郊张子华、分局田曙光去北京接,张子华见到我恶狠狠地说到“回去要狠狠整整你们这些人”。到分局后,田曙光把我叫到楼上后拉上窗帘,怒气冲冲问我“上北京是谁叫你去的?”

我说法轮大法好,自己想去告诉世人,我通过炼功后身心健康、多种疾病没了,并做真正的好人。恶警田曙光听后恼羞成怒,并骂老师,打我嘴巴,打累后用电棒电,把我电的浑身巨痛。这样他还是恶气不出,便让我手按地臀部对着他撅起,并想电我私处。我看出田曙光的鬼阴谋,不配合田曙光的邪恶命令。田曙光对我脖子电去,在无数次电棒的电击下,我晕死过去,不知何时苏醒过来。

2000年12月20日,公安局镇政府又来我家抓人,610工作人员崔巧燕说“你说你不炼,骂你老师就不抓你。”我对她说,师父叫我做好人,修的是“真、善、忍”,你这样太没人样了,人家叫你骂你妈,那你就骂你妈吗?崔巧燕气急败坏派人把我铐上抓走,到燕郊政府会议室关押、十几个男人关在一起,没有食堂,睡在桌上,没有人身自由。我要求610头张子华放我们回家、他说上边给你们定为×教,就得在这上政治课,反省写保证书。我说我修的是“真、善、忍”做的是好人,我做的最正的事就是写法。张子华夺了过去拿走。我向他要他不给,那你就把我们放回家。随后我又和同修背读师父的经书。张子华恼羞成怒,阴险奸诈,偷偷给公安局打电话,随后调来了20多名武警,把我和几个同修戴上手铐押到分局、到分局田曙光给每人都用不同的刑罚迫害学员。

我被铐在铁柱子上几个小时后,恶警田曙光对我说“你带头闹事,你老实听着,就你们几个法轮功的敢推翻江××政府?江××让我们专政你们,你还炼不炼了?”我回答炼。田曙光狠狠打我嘴巴,我根本不怕,便把我铐在两米多铁门上,两脚不沾地。田说我整你办法有的是。一个小警察看不下去了,悄悄的往我脚下掂了一块砖,10几个小时后才放下。放下来的时候手里黑紫黑紫的,很长时间还麻木没有知觉。第二天我又被送回镇政府,我和同修绝食抗议。

2000年12月9日,我又堂堂正正地走出政府,走向天安门,告诉世人坚信“真、善、忍”我们就是无辜被抓。我突破重重障碍,用智慧走向天安门、到天安门我高声大喊“还我师父清白!法轮大法好!”那一刻震撼天安门广场上空。几个警察马上扑过来打我,然后押上警车,用电棒、橡皮棒不停向我打电多次。一个警察并叫我看着他朝我脸部打,并狠狠朝我心口上踢去。当时我想起师父说的“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此情此景难于言表,又说用木棒打断我双腿,突然车里尘土飞扬,什么也看不见了,只听警察说别打了停手,这样才停下来,我想是师父在呵护着我。

那天夜里被送到延庆县看守所,我和警察讲真象,一个警察大拇指伸出说“神!”。我没听清,又问一遍,你说什么?他说“了不起,真神”。我告诉警察我为什么来北京,以前患多种病,通过修炼大法各种病都好了。如果老百姓都修大法,对社会对家庭有百利而无一害。可是江××集团就是蒙骗世人,栽赃诽谤我师父和大法,迫害法轮功。我多少次被抓走迫害,我没办法过平安生活,所以我才向世人讲真象。

之后我镇政府张子华、赵得旺二人去接我,在回来的路上张子华满口答应,求我不再去北京也不抓人了,你在家爱怎么炼就怎么炼也不管了。二人又问你回家啊,我说我当然回家,你们要把我弄政府分局看着办,他们也深知,如果在把我弄镇政府关押,说不定还去北京,他们二人只好送我回家。

2001年3月3日,邪恶610在燕郊成立了洗脑转化班,为了对我强行洗脑,恶警赵得旺和分局来我家,并要我走一趟。我问他们,我在家好好的什么事都没干,为什么叫我走,我不走,你们侵犯我人权。我又问赵得旺:你们说话不守信用,你和张子华亲口说不管我了,我没去北京还抓我,要对你们不正当行为上告。赵说:“你影响面太大,就因为你一直炼,很顽固才抓你。”他们到处乱翻,从西屋拿出一个没法用的硬气枪威胁我:这就是犯法。后强拉硬拽把我弄到分局,问我枪哪来的。我说亲戚家给的,让孩子玩的。玩也不行,判你三年。我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哪条判三年。他们说:就是连炼功,是二合一。我要他们拿出来看看。他们拿不出又说,要不交一万元现金。我说没有。最后恶徒田曙光说少拿点。我说少拿也没有,我还是要炼功。恶警们就把我押到三河看守所。

在三河看守所那里,因我坚持炼功,一天一个女警察,打开牢门瞪着眼到我跟前,要打我,不让我炼。我对她说:你别生气别发火,我把真象告诉你。她一楞说:啥。我说:你拿支枪对我心口,直接打死我不就行了吗,也不用费劲。她一听气消了。你听我再说,我不炼怕得病,不炼我就哭,因为我师父传大法是救度众生,叫人做好人,你看这里流感人都吃药,我没吃一片,炼功就是为了有个好身体。我想到那些迫害我的人,对我行恶的人将来的下场,真是可怜他们,我便哭了。她一看真没办法。后来我给所长讲真象,一个月放回家。

在回来的路上,一个警察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后来他们又把我丈夫骗去三河拘留所迫害。我对分局的人说:我炼功为什么株连他,你们要给他生活出路。田曙光说:你炼功就不让 他回来,一个月关你还少。我就给分局写抗议信,如不放我丈夫,我就继续上访去北京给你们曝光,他们一看,怕我再去罢了官职,毁了前途,一个月放了我丈夫。

2001年10月,我在地里干活,610头赵得旺与分局又抓我去三河转化洗脑班。我说一次又一次迫害、抓人。赵说:因为你顽固坚持炼,就得强制转化,说着四五个人拽拉弄上车。在车上按着我头不让说话,到三河我绝食抗议,他们看硬的不行,便编造了谎言骗我。由于自己学法少,听信了,做了不应该做的事。回家后在同修帮助下和通过学法,知道自己错了,在网上发表声明,跟上正法进程,发誓坚修大法紧随师。

我被多次迫害,我诚心劝告对大法有误解的人及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要清醒,自新弃恶从善,善待大法弟子,记住“真善忍”。

恶警:田曙光 电话3412873
610头赵得旺 电话3350336 手机13503268123 办公室电话3316015
610头张子华 宅电3315709 手机13603161897 办电3310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