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3月15日】我只因为说了真话“法轮大法好”,就被非法判刑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以下是我在这所监狱被迫害的部分事实。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采用“五联保”迫害大法弟子,纵容、奖励刑事犯监视、毒打、酷刑折磨大法弟子。2004年1月23日大年初三的晚上6:00多钟,我被同室的刑事犯孙伟杰故意殴打致伤。当晚,我坐在同室潘华、乔英霞的铺床上,门外(拉铃)已经开始要点名。我一句话没说,孙伟杰却指着我骂我说话了,并恐吓我非让我上上铺。我当时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因要点名了)。恶徒孙伟杰怒气冲冲地过来把我拽到地上,大打出手,凶狠地用拳头打在我的脸上,致使我眼睛肿成核桃状,疼痛难忍睡不着觉,脸肿得吓人。

自2003年11月中旬以来,恶徒孙伟杰多次无故殴打我,现在我身上还有她打的伤。第一次是在晚上7:00多钟,几个恶人在车间把我抬到一监区大队长办公室,王博涛给我戴手铐,反锁门,孙伟杰、秦海燕参与殴打,拳打脚踢,韩英、刘淑霞在场。其间监狱干部刘岩进来没有制止。当时我的脸部、身上多处打伤并起包,手铐把我手背都弄出血了,在宿舍四楼大门被扣了一宿,致使手肿得像馒头。

第二次,大约2003年12月初左右的一天上午9:00多,在大队长办公室,崔大队长、夏大队长在场,五六个犯人,其中王博涛、孙伟杰用手铐铐我,背铐成背剑形式,当时我痛得眼泪、汗水满脸都是。她们不仅不放我,还讽刺我。如此的迫害长达二个多小时,手铐已经进到肉里,至今还有留下的印痕,手指麻木,不过血。恶徒们还踢我、打我。

记得同年元旦前一天在一监区宿舍,我当时12天没吃饭,还把我铐在段丽萍床头上一宿,孙伟杰用手指甲抓我脸,留下疤痕。秦海燕用手抓我头发往墙上撞。我当时说:“你们不要这样对待我,大法好,不打人,不骂人。”她们给我粘黄胶布,并有犯人刘凤梅看着我、踢我、骂我。有一次我们不带名签,王博涛、秦海燕、孙伟杰把我大腿掐一片青,现在仍留有疤痕。

还有一次我被铐到车间电工房里的地上一天,也是王博涛、孙伟杰给铐的手铐。我当时已8天没吃饭了。由于她们骂我、打我,我被逼吃不下饭。

有几次我被折磨得眼睛睁不开,她不让我闭眼,用手扒开,又打几拳或踢几脚或骂几句。她们说:“和我五联保影响她了”。这真是“害人保”啊。犯人成了“第二警察”。我从2003年11月中旬至今每天都活在精神极度恐怖中。恶人还公开叫嚣:要折磨死我,骂我更是无计其数。她们还在一监区车间用脚踢我、蹬我,当众耍戏我,拿我的善良开玩笑。就因为我信“法轮大法”,我才能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她竟敢边打边说:“你不能忍吗?”

刑事犯人孙伟杰因盗窃被判刑三年,2004年1月30日出监之前,给我写信表示,每次打人是大队长崔红梅指使的,而且还说往看不到的地方打。我被欺凌迫害至今,她们却极力伪装,谎言欺骗别人,下流残暴到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