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唐县一家人因坚持信仰遭受迫害、亲属被株连


【明慧网2004年3月16日】我和妻子、女儿、母亲都修炼大法,因为我们坚持信仰,遭到勒索和关押。我的大女儿作为一名初二学生,被校方多次施压威胁。乡政府、派出所、县教育局不法人员还株连我的家人,我二女儿被迫辍学,妻子的哥哥和弟弟被威胁免职,两个侄儿受株连不让当兵……

1997年春,我有幸在北京得知法轮大法,从此以后我便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我在生活与工作中严格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为人正直,做事先考虑别人,兢兢业业的工作,受到单位领导和同事的广泛好评。

同年夏天我从北京回到家,向家人介绍大法,妻子、女儿、母亲相继得法走上修炼的行列。在大法的熔炼下,在自己的修炼中,每一个人都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好的变化。记得妻子得法前左眼面临失明,并且还伴有心脏病、胃病等,仅听了一遍师父的广州讲法录音带,她左眼恢复了正常,随着修炼各种疾病不翼而飞。女儿瘦弱无力,修炼后身体得到了康复,心灵得到了净化。我母亲坐骨神经痛久治不愈,修炼后奇迹般的好了。这一切神奇的变化使我们每个修炼人都感受到了师父的洪大慈悲与伟大,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然而1999年7月20日,突如其来的一场对师父、对大法、对大法修炼者的镇压、造谣、诽谤,使亿万大法修炼者受到了打压、迫害,我们一家人也不例外。

自7月20日以来,乡副书记聂建辉曾携同乡派出所所长张建好、副所长杨兰国等人多次到我家非法搜查,搜走我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籍。他们还多次到我家进行骚扰。在2001年5月31日晚十点多钟(由于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唐县公安局的一伙人闯入我家中,将我妻子田连英诱骗到县拘留所,并多次非法审问,强迫她写不修炼保证。由于她不放弃信仰,被非法拘留15天,勒索现金3000元左右,后又被送进县洗脑班进行强制洗脑。

与此同时,我在外地打工回家,不法人员将我骗到乡政府,说是谈话,后来却把我又送进了县洗脑班。在洗脑班里,不法之徒董永茂(洗脑班主任)、王平(副主任)以及其他成员,多次强迫我们学诬陷大法的书、看所谓“转化心得”,强迫写不修炼保证。我和妻子被勒索钱财2500多元,被关押30多天才放回家。

在我们被非法关押期间,我的大女儿陈凤上初中二年级,由于她信仰真、善、忍,乡政府、派出所、县教育局无数次的到校进行骚扰。校方积极配合他们,不管上课下课,把陈凤叫到办公室谈话,一谈就是半天,还强迫她放弃信仰。学校为了对我女儿施加压力,曾多次开会诬陷诽谤大法,毒害学生,还强迫我女儿年级的所有学生写揭批大法、不修炼等的书面保证。有一次不法之徒张建好及他的几个手下闯入学校,把正在上课的陈凤叫到校长办公室逼她写保证。我女儿不写,张建好凶神恶煞般的举起胳膊要打她。还有一次,唐县电视台的一名女记者和乡政府赵兴旺(主管迫害法轮功,后调走)等人来到我家,采用伪善及各种办法让我女儿写保证,都被她拒绝。他们一次次的逼我女儿,我女儿始终坚持信仰,不写保证。乡副书记赵兴旺就让我妻子拿5000元钱到乡政府做押金,(当时我外出打工)还得保证她不向同学讲真相、不外出等,否则退学。我妻子不同意,他们就又到家抓我妻子。我妻子被逼无奈,在亲戚家住了20来天,女儿被休学一个月。

邪恶的江氏集团不仅迫害修炼者,还牵连修炼者家属。年迈的父母天天为我们担惊受怕,二女儿因承受不住精神与物质上的压力被迫辍学;妻子的哥哥和弟弟是村干部,就因为我妻子修炼法轮功,乡政府领导多次威胁他们俩人说:“如果她再不停止修炼,就免你们的职。”妻子的两个侄儿受株连不让当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