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害 【明慧网】

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害

【明慧网2004年3月16日】我是吉林德惠市的一名法轮功学员,于2003年4月被非法劳教强行送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到劳教所后,被送到教育队进行洗脑,教育队的恶警逼迫我写“五书”,我不写。看我的态度很坚决,恶警们气急败坏地直接将我送到前楼的强制转化班洗脑。

到洗脑班后他们还是叫我写“五书”,我不写。恶警高春博就将我的双手铐在床上,将我的双臂吊起来。恶警吕天龙还用报纸将门上的小窗户糊住,怕别人看见(因为他们干的都是见不得人的事)。恶警高春博手里拿着两只高压电棍逼问我:“写不写?”我说:“不写!”他就用两只电棍对准我的额头猛烈的电击,满屋子都是高压火花的噼啪声。第一次电棍电击后,我挺过来了。他们没达到目的,就对我进行第二次电击,这次他对我脸上的各个部位进行电击,这一次时间和强度比第一次长而猛烈,而且还有皮肉的焦糊味。第二次电击我又挺过来了。接着他们对我又进行第三次电击,这次他们先电击我的脖子,而且又换到身体的其他部位,这一次我承受不住,被迫违心地写了“五书”。[注]

从转化班回到舍里后,由于脸部被电击后已经变形,没有一块好地方,脸和脖子上都是大泡。其他大法弟子看到我被摧残这样,于是教育队的大法弟子开始集体绝食。

当时劳教所正在办强制洗脑班,很多大法弟子被送去强制洗脑,每天都能听到痛苦的惨叫声和电棍的噼啪声,非常恐怖。在这种严酷的形势面前,大法弟子们没有退缩,采取了集体行动,决定用自己的生命去捍卫大法。邪恶被震慑了,胆寒了。于是解散了洗脑班,强制洗脑以失败而告终。

后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们有十几名大法弟子都写了严正声明,邪恶十分恐慌,他们就控制恶人严密监视大法弟子,不许盘腿(打坐姿势),不许说话,不许闭眼睛等,处处都在监视。

在这期间,我结识了一名叫李玉桐的大法弟子,是德惠市边岗乡的农民,他是在长春工地打工时发真象资料被非法绑架的。被绑架后,长春市内的几个劳教所拒绝接收,恶警就将他送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强行劳教。由于他自始至终抵制邪恶,始终被关在严管舍里。后来他绝食抵制迫害,恶警们就将他关进小号进行迫害,并进行强制灌食,每次都遭受很大的痛苦。后来他被分到三大队,由于不配合邪恶之徒,恶警就继续把他关小号进行折磨,每天将两臂用两只手铐铐在铁栏杆上不让动弹,而且还遭受强制灌食。由于长期灌食迫害,使他的食道和呼吸道造成极大的损伤,后来被折磨得已经不行了,才通知家人将他接回,几日后终因呼吸衰竭等被迫害致死。

大法学员杨立东现在已经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皮包骨头,可劳教所宁可草菅人命,就是不放人,置大法弟子的生死于不顾;大法学员宋立军,突然间全身瘫痪,而且不能说话,送到医院没查出病因,即使这样,劳教所也不放,而且强行勒索家人交看病的钱。

劳教所对坚定的大法弟子非法加期,现在劳教所还非法关押一些已经到期的坚定的大法弟子,他们正在遭受非人的迫害。在此,紧急呼吁海内外的大法弟子和各界正义之士及大法弟子的家属,密切关注此事,并伸出援助之手,积极进行营救,助磨难中的大法弟子早日闯出魔窟,早获自由!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部份责任人及电话:
郭俊鹏 所长办公室 0431─2511197
郑海令 管理科长 13331651669
王春世 卫生院长 13844002938
张明才 大队教导员 13596197371
冯伟 大队教导员 13844968179
刘希多 看守所干警 13596054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