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大法弟子谈近期打电话讲真象的感受


【明慧网2004年3月17日】“讲真象不只是嘴上的功夫,不只是在单纯地说教,关键是要达到心与心的交流。当我们把由浅入深的道理带着纯正、祥和、慈悲的能量打到对方心里去的时候,当对方真正感觉我们是在为他好的时候,就能启迪他的善念,就能引导他做出正确地选择,因为只有心法才能约束人的行为。”——本文作者
* * * * *

一、拨通三十一遍电话以后

给河北某地公安局长打电话时,开始一打通他就挂机,我想只要对方不关机,我就要一直打下去,并记下了拨通电话的次数,我坚信每拨通一次电话对他都是一次震撼,并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在这个过程中我感受到邪恶对我的干扰也越来越大,头晕脑胀,昏昏欲睡,最后甚至拨电话时都在很吃力地寻找每一个按钮,拿着话筒闭着眼睛就要睡过去。

我干脆放下电话,发了十分钟正念后,又重新拨号,他终于接电话了,没等他讲话我先开口了:“堂堂公安局长连个电话都不敢接吗?你害怕吗?”他哈哈大笑:“我怕啥,你不就是个法轮功吗?”;“向你透露个消息,有人把你举报了”;“哈哈,哪儿举报都行,你能咋着?”;“不只是经济问题、生活作风问题,还有你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情况,都被举报到国际上去了,如果你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将把你干的所有见不得人的事情向你的亲人、朋友、同事、邻居广泛散发,让他们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在迫害法轮功”。

这一下他老实多了:“我也是个小卒子,也得执行命令,你给胡锦涛打电话呀。”我跟他讲:“谁参与迫害法轮功,我们就会给谁讲真相,做为一位公安局长不能保一方平安,却专门跟修‘真善忍’的好人过不去,能算是为人民服务的‘公仆’吗?……”我接着讲了文革期间死心踏地执行命令者的下场、江氏集团被海外法轮功学员起诉,以及其追随者将面临的下场都讲给他,他也一直在听并且不停地表示:“啊,知道了,知道了”。

最后我讲:“你知道我给你打了多少遍电话吗?这是第三十一遍电话,就算你的好朋友也不一定能做到这个份上吧?我真的是为你好才不停地给你打电话,希望你为自己选择一个好的未来,当然你想走哪条路还是你自己说了算。”,听到这儿他似乎被触动了,他停顿了一会讲:“唉,谢谢你,好了,好了,知道了。”

放下电话后我在向内找,感觉效果并不是很理想,好象只是在说教、震慑他,我应该以纯正慈悲的心态与他交谈,用他能接受的语言引导他去思考,启迪他的善念。当意识到这些并进一步清除争斗心时,后来打电话的效果就好多了。

二、明白了真象的警察和他们的亲人:

一次给一位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家打电话,他的妻子一接电话就非常生气地讲了一通,说天天接这样的骚扰电话等等,说完“啪”地一声挂断了电话。我接着重新拨通了她的电话,语气和缓地讲:“对不起,请您不要生气,我真的不想打扰您,但又不知什么时间给您打电话合适,如果您很忙,那么我只向您反映一个问题:请转告您的先生,在处理法轮功的问题上希望他灵活处理,如果现在整人整得太狠的话,待法轮功平反时对他自己也是不利的,……”我接着把文革的教训、江氏被起诉等讲给她听。在讲的过程中我的语气象跟朋友谈心一样,她反而也不再生气了,听我讲完后,她又提出了一些中国官方媒体的谎言宣传,表示对法轮功的不理解。我简单地向她介绍:“做为一个法轮功学员,无论在家庭还是在单位里都要首先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模范;法轮功的书中明确要求修炼者绝对不能杀生,也不能自杀,否则的话就不能修炼了。”我讲完后,她的态度立即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要是象你讲的那样,那法轮功确实好,只是有的时候确实也难,不执行命令也不行,不过你要我们灵活掌握政策这能做到……”之后她讲要上班去了,并要求我以后再给她打电话。

在给某派出所打电话时我问:“您好!请问×××先生在吗?”对方讲“不在”,我又点了几个人的名字,对方似有戒备地讲:“嗯,不在,你是哪儿?你找他有什么事?”我还是象跟她谈心交流一样地讲:“我是长途,在国际互联网上看到了他们的名字,想向他们反映一下,希望以后在处理法轮功的事情上灵活一点……”,这样讲对方容易接受,也愿意交谈。她讲了对法轮功的种种不好的印象,我跟她简单介绍了做为一个法轮功学员的基本要求和正确的表现,她马上疑惑地问:“法轮功真的有那么好吗?”,我讲了为什么江氏政府没收所有法轮功的资料,为什么不让老百姓知道真象等等,跟她谈了半个多小时,结束后她仍然希望我以后再给她打电话,也不再说我打骚扰电话了。

我只是简单地介绍了做为法轮功学员的基本要求,没想到上述两位的态度很快好转,并且他们明白的一面非常渴望同化大法。我悟到,不论对方处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是什么样的态度,在讲真象中只要我们正念很强,只要我们抱着劝善救人的纯正心态去讲的时候,往往会收到意想不到的理想效果,如师父讲:“讲真象中你们讲出的话中、打出的能量,起着震慑与消除邪恶的作用,你们是世上生命留去的关键。你的话如果很纯正,真的一下就打到世人的思想最深处去了,一下就能叫世人明白。”(《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

讲真象中我一次次体会到“纯正”二字的深刻内涵,在语气、善心和道理等方面真的体现出我们非常纯正的时候,对方往往好象一下子就明白了真象。

当我又一次给大庆一名恶警家属打电话时,她激动地跟我讲:“谢谢您,我知道您是为我们好,我向他们领导反映过了,我们再也不想干这个事了。”,当我给一位“610”主任打电话时,他最后反而问我:“那我以后该怎么做?”,我再次给他讲明白时,他表示:“好,好,谢谢!”;当我给某劳教所教导员打电话时,他听了很长时间,并接受了我的意见,一直听到他的手机没有电了为止。

三、要慈悲、智慧地对待各种态度的人

有一次我给北京团河家属区打电话时,对方问:“我们又不认识,你感觉给我打这个电话合适吗?”,我说:“不好意思,如果您不想听的话,那就算是我打这个电话给您拜年吧。”,对方笑了:“都过了正月十五了还拜什么年?”,我也幽默地讲:“我们家乡的风俗是,六月份以前拜年就算是早年,六月份以后说声‘新年好’,对方也能会心地一笑,因为时间并不重要,关键是送给朋友一份祝福。”,就这样在谈笑中,我给对方讲明白了真象。

还有一次,当我把该讲的都讲完了时,对方竟然冒出一句:“你讲了这么多不累吗?”,我回答:“如果您能明白了真象,如果您能体会到我真的是为您好,那么我再累也心甘情愿。”,对方深思了半天感慨地讲:“唉!好吧。”

给不同的人讲真象要灵活切入话题,要抱着慈悲的心态,理智、智慧地回答对方提出的问题,同时适当加一点幽默不但可消除对方的戒备心理,也便于创造一种适于交谈的宽松氛围。

有一次我给某派出所打电话,没讲几句对方就开始骂,骂完后就和他们的同事哄笑着挂断了电话,我再打过去他还是不停地骂,既然他不给我讲话的机会,我也不跟他争,只是在默默地发正念,等他骂完后反而问我:“你讲呀?怎么不讲了?”我问了一句:“请问您是警察吗?中国的人民警察都是您这样的素质吗?”,他很愧疚地挂断了电话。

等我再打过去时,情况变了。我讲:“您好,请让刚才骂人的那位警官先生接电话好吗?”对方态度明显变好了:“他出去了(尽管他在撒谎),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我讲:“记得我在中国的时候,到处都能看见‘人民警察为人民’、‘有困难请找人民警察’的大牌子,我心里对咱们祖国的人民警察一直有一种很好的印象,可是我今天也没有什么困难需要警察先生帮忙,我只是想向警察先生反映点问题竟然招来了阵阵骂声,所以我怀疑刚才接电话的那位是不是一位真正的警察。”

对方连忙解释:“骂人是不对的,您想反映什么问题呀?”

我就开始讲:“你们在执行任务的时候难免会遇到一些有关法轮功的问题,希望你们妥善处理这方面问题……”等我把该讲的都讲完了,对方说:“你等一下,我换一个人接电话”,第二位接电话时一声不吭地在听,我都讲完了时,他还不放电话,好象还想再听下去,我又讲了一会,问他:“您都听明白了吗?”他讲:“嗯,嗯,”,从他的叹息声中,我感觉到他已经被深深地打动了,他非常渴望了解真象。

他接着又让第三位听电话,这就是那位骂我的警察,我笑着跟他讲:“法轮功学员都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刚才您骂我的时候我也没有生气,因为我没有向您讲明白真象,当您明白了我要向您讲的是什么、当您明白了我真的是为您好的时候,我相信您也不会再骂我了,对吗?”对方非常惭愧:“唉,我们也没有办法,还有老婆孩子,还得养家糊口,不执行命令也不行。”

等我详细讲了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将给自己和家人带来不幸时,他接受了我的意见。

四、讲真象中要注意的问题

讲真象时要以慈悲、宽容的心态对待世人,因为我们讲真象的最终目的是要救度被邪恶蒙蔽的、“为法而来”的众生,师父讲:“不管他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你们都要慈悲地对待,你们都不能够与常人争高低、用常人心来看待众生。”(《在2003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特别是对那些态度不好的人,由于没有把真象讲到位反而就认为对方不可救要了,甚至一遇到对方态度不好就冷不丁送给一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样会使对方产生逆反心理,不但达不到讲清真象的理想效果,同时以后的同修再给他们打电话时,会相应增加了难度。

我经常听到这样的反馈,等我给对方(往往是参与迫害的人)讲清真象后,对方讲:“我愿意跟你交谈,不象有的人,一讲就要我全家遭报,还讲‘善’呢”;还有的人讲:“你讲这个我能接受,有的人开口就要我们遭报应……”。实际上当我们把真象讲到位的时候,当对方明白了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将会给自己和家人带来不幸时,他已经明白了善恶有报的道理了。如果单纯只讲一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对方不理解,还以为你是咒骂他。如果直接跟他们讲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在不了解真象的情况下很难接受。他们的认识是:我们在执行命令,凭什么要听你的教训?

因此,讲真象不只是嘴上的功夫,不只是在单纯地说教,关键是要达到心与心的交流。当我们把由浅入深的道理带着纯正、祥和、慈悲的能量打到对方心里去的时候,当对方真正感觉我们是在为他好的时候,就能启迪他的善念,就能引导他做出正确地选择,因为只有心法才能约束人的行为。

如果我们真的遇到不可救要的邪恶生命时,可以放弃他,因为他自己不要未来,那谁也没有办法。“度不了的人也是会有,度不了的人就不用再管,也不用跟谁去犟,也不用去堵他的嘴,因为真正度不了的就会有办法。”(《在大纽约地区法会上的讲法和解法》)

以上是个人的点滴体悟,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