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内瓦各国请愿法轮功学员特写


【明慧网2004年3月18日】3月15日,来自欧洲、亚洲、澳洲和美洲的二十几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集聚在日内瓦为停止迫害法轮功而呼吁。来自澳大利亚的李女士、丹麦的麦克和俄罗斯圣彼得堡的基尼斯(Denis)为了共同的心愿而从世界的不同地方来到了日内瓦。

澳大利亚老年学员跨越大洋为女儿呼吁

悉尼李女士谈到她的48岁的女儿颜海玉时说:“我女儿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两次,被警察关押三年半,被折磨得都差不多死了。她曾被吊起来打24小时,没吃没喝。现在流离失所。”

李女士本人于2000年8月来到澳大利亚。虽然是位七十多岁的老年妇女,她也曾在中国亲身经历迫害。回顾在中国的日子时,她说:“我从九六年开始炼功,炼了身体就很好,所以我一直炼下去。从99年7.20,江泽民就镇压我们法轮功,把法轮功的学员都抓起来,真是抓起来,那是一片恐怖啊。那我们去天安门炼功,我们也想和平请愿。我在北京被关了三天,他们(警察)折磨我,问我们为什么去炼功,逼我们表态以后不炼了。我们当然不答应。我女儿也被抓了。开始关在同一个派出所,后来转移了……她去年8月份放出来,申请过护照,被拒绝了。中国政府不给她护照,因为她炼法轮功……她现在离开家了。要是她再被抓起来,她会死掉。”

在澳大利亚,为了营救她的女儿以及其他法轮功学员,她每天都在中国驻悉尼大使馆前静坐请愿,风雨无阻。还参加所有的讲清真象的活动。她说:“2001年,我参加从悉尼到堪培拉的步行,为了我女儿和其他的法轮功弟子。我要告诉世人,炼功有一个好身体没有错。我腿都跑软了,跑不动了。”

“刚开始的时候我本来不想来日内瓦,我儿子告诉我,日内瓦有人权会议。我想起我女儿和其他的法轮功学员,就决定要来。想让更多人知道,这场镇压还没有结束。”

俄罗斯学员克服经济困难,为法轮功学员的人权呼吁

基尼斯(Denis)来自俄罗斯圣彼得堡(St. Petersburg),是一家电脑公司的职员,两个孩子的父亲。2000年他的母亲得到了《转法轮》,并把法轮功介绍给了他,从此他和他的母亲一直在一起修炼。他的妻子一开始比较小心谨慎,但她渐渐地看到了他的正面的变化,所以她也开始修炼了,这次他的妻子和他的儿子一起来到了日内瓦。

俄罗斯人的月平均收入只有二三百美金,几乎每次到外国参加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的活动,他们都得借钱,而且经常为了省钱,俄罗斯学员得乘坐几天几夜的长途车。比如2002年4月一些俄罗斯学员坐了两天三夜的长途车到德国柏林参加对江××的抗议。和大多数的法轮功学员一样,他们住在最便宜的由防空洞改成的旅店里,在超市买食品。

基尼斯说:“我们来到日内瓦当然都是我们自己出的钱。一开始我准备让我的妻子自己来,我在家带孩子,这样经济负担不至于太重,但考虑到这件事情非常重要,所以我们就都来了。”

基尼斯说:“我来到了日内瓦,这个行动本身就说明了我是反对针对法轮功的迫害的,我反对中国(江氏)政府在全世界散布的关于法轮功的谣言,在俄罗斯江氏也试图散布这样的谣言。散布这些谣言的人就是为了逃脱他们迫害法轮功所犯下的罪责。”

“我来到这里是为了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期间呼吁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呼吁中国政府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让全世界的人们了解迫害法轮功的真象,让人们知道这场迫害是针对真善忍来的,这是在破坏人性最好的东西。这场迫害中传播的对法轮功的诬陷造谣也在毒害着那些直接参与迫害的人,也在毒害着那些对这场迫害麻木不仁的人们。”

丹麦学员呼吁惩办江罗刘周

丹麦的麦克炼法轮功四年多了。今年是他第四次来到日内瓦在联合国人权会议期间请愿。麦克说:“我们传达的信息是,呼吁停止已经进行了近五年的对法轮功的镇压,每一天,每一个小时在中国都有人在被酷刑折磨,甚至被迫害致死,只是因为他们炼习这个和平的功法,”

“我希望通过这个活动传达给大家几个信息,首先,我们向中国政府呼吁停止镇压法轮功。其次,我们希望能够把对镇压负有责任的人送上法庭,伸张正义,这些人是江××,罗干和另外几名参与迫害的高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