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妈妈两次进京上访的遭遇


【明慧网2004年3月18日】我叫燕子,今年12岁,家住安徽省阜阳市。我是97年和妈妈一起修炼法轮大法的。自从我们修炼了大法以后,妈妈有病的身体健康了,暴躁的脾气不见了;家里出现矛盾后,我和妈妈都会按照“真善忍”的要求,看看是我们哪里做的不好——找我们自己的原因,这样真是退一步海阔天空,许多矛盾都化解啦。我们家庭气氛祥和了,家人关系和睦了。这都是大法给我的家庭带来的幸福和美好。

然而,就是这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提高人民的道德、健康人民的身体的好功法,居然在99年7.20被江氏一伙坏人宣布为非法,真是荒唐至极。我们决定向政府和国家领导人反映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用我们得法修炼受益的真实体会,告诉人们大法的真相,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

这样,依据国家宪法所赋予公民的:公民有向政府、国家领导人反映情况的权利,我和妈妈抱着善良的愿望,踏上了去北京上访的列车。到了北京我们发现,由于每天全国各地到北京上访的人民群众成千上万,国务院信访办公室已经把牌子摘了,拒绝接待为法轮功上访的群众,根本就找不到信访办了。大家汇集到天安门广场,直接找到值勤警察向他们说明法轮大法是利国利民的好功法。可是没想到就因为我们说了几句真话,警察就不分青红皂白把我们抓上警车,非法关押在天安门派出所。当时我震惊了,从小我就喜欢唱的一首歌:“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警察的形象在我幼小的心灵中是保护好人的,现在怎么随意抓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做好人的人呢?!当时我觉得,警察野蛮粗暴的行径,一下子把我心中一个非常美好的东西打碎了!那时我才9岁。

后来他们把我们送到安徽省驻北京办事处。在那里我看到警察打人、骂人,还收了我们的书抢走了我们的钱。几十个人被关在一个套房里,但却每人每天要收我们五十元钱。三天后我们被阜阳市公安局的人带回阜阳,公安局的不法人员强行把我妈妈关押在阜阳市看守所,我成了没有妈妈的孩子,只好住在外婆家。

妈妈一关就是两个多月,我长到这么大从来没有离开过妈妈。在这期间,我不知多少次喊着“妈妈”从梦中哭醒……真是感觉到那种生离死别的痛苦滋味。

妈妈从看守所出来后,为了证实大法、向人们讲清大法的真相,我和妈妈第二次去北京上访。谁知道这次恶警们更坏,把我们抓起来关在地下室,让我们睡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几天后阜阳市公安局把我们带回阜阳,又把妈妈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里。我几次到看守所看妈妈,他们不让见,我每次只好站在看守所围墙的外边,流着眼泪喊:“妈妈”……在那些痛苦的日子里,我因为太想妈妈又怕外婆伤心,每次只好在夜里,自己偷偷的在被窝里哭。后来我妈妈被阜阳市610、公安局的恶人绑架到合肥劳教所迫害,妈妈离我更远了。在离开妈妈的日子,我心里想起师父、想起大法时,心里就感到踏实和宽慰。

由于妈妈被关押在劳教所遭受迫害,我整天处在痛苦中。每天坐在教室里上课时或者做作业时,我的精神恍惚,无法集中精力,致使学习成绩下降。由于受到电视等宣传媒体谎言的毒害,有些不明真相的同学有时还会欺负我。但我从来不把这些放在心上,因为我是大法小弟子。

在今天的中国大陆,象我一样遭遇的孩子成千上万。虽然迫害还在继续,但我坚信:我师父教我和妈妈按“真善忍”修心向善做好人没有错!我相信善恶有报的天理!那些迫害大法、大法弟子的恶人终将被送上历史的审判台。现在我和妈妈都是坚修大法心不动,按照师父安排的光明之路,抓紧时间讲真相,揭露邪恶,救度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