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城市邵景荣因进京上访被劫持进马三家


【明慧网2004年3月18日】在臭名昭著沈阳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关押着一位凤城籍的女性,她就是我们兰旗镇甲云村的邵景荣。

提起邵景荣,甲云村村民都知道,她的丈夫是水利站副站长,长子是大学生,家庭条件挺好。但因她坚修法轮功,去北京上访被抓,后被非法劳教三年。

那么邵景荣到底是怎样的人呢?

邵景荣过去脾气火暴,点火就着,谁要惹着她,碰到她一点,她是连吵带骂,不依不饶。邵景荣有一双年迈的公婆,均已八十多岁,尤其是婆婆已摊在炕上多年,生活不能自理,对于侍候婆婆,她牢骚满腹。邵景荣过去的身体很差,患有心脏病、脑神经衰弱,还有严重的气管炎。脾气暴躁加之疾病缠身和侍候老人的烦恼,常使她痛苦不堪!

当然,这些都是98年以前的事了。98年秋邵景荣喜得大法。以邵景荣那倔犟的性格,很难随便相信什么。她修大法后身体迅速地健康起来了。多年的心脏病、脑神经衰弱和气管炎神奇般得好转、消失。大法书中通俗易懂的语言和博大精深的法理,令邵不得不从心里信服。她时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从那时起,周围的人渐渐的发现她变了。以前所有恶习都不见了,不但如此,她还主动到与多年不讲话的梁家赔礼道歉,主动承担责任。她的善意也感动了梁家,多年的仇恨化解了……

邵景荣学了大法不但身体健康了,而且脾气变得温和善良,除了做到贤妻良母之外,照顾公婆更加无微不至。由于婆婆生活不能自理,她就给婆婆洗脸、洗头、梳头、洗脚;衣服从里到外,洗的干干净净;被褥房间收拾得整整齐齐。老人手脚不能活动,她就给老人活动手脚,给老人捶背挠痒,接屎接尿,没有半点怨言和牢骚。夏天只要天气热,她就把婆婆用车推到水边给其洗澡,有几次婆婆大便干燥,便不出来很痛苦,她竟用手指把大便扣出来。知情人都说她真行,对婆婆真是没说的。本村一位村民曾这样说:“老邵从前那脾气才不叫人呢!学了法轮功真是变了个人,你看对婆婆多好!能把老邵变成这样的好人,我看法轮功就是好!”

然而,99年7月20日,江XX将个人意志凌驾于法律之上,悍然发动了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全面镇压。镇压的借口却是精心编造的谎言和肆无忌惮的栽赃、陷害。电视媒体在撒谎,别有用心的恶人在推波助澜,不明真相的广大民众在被谎言毒害……邵景荣的心在流泪。不仅如此,邪恶之徒还不让她炼功、学法了。

2000年春天,兰旗镇派出所长魏阁等人来到邵家。因她不在,魏阁等人竟非法抄家,将邵景荣的大法书,炼功带、师父法像、打坐用的坐垫及身份证强行抄走。时隔不久,魏阁等人又来到邵家,强迫她写不炼功、不上访的保证书,并威胁不写就抓人。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如果表面说不炼了,而在家偷着炼,那不是大法弟子的所为!如果说炼,面临的是骚扰、威胁、送洗脑班强制转化、拘留、教养甚至判刑。

邵景荣作了深深的思考,而后她再也无法沉默下去了。她要尽一个中国公民的义务向政府说一声“法轮大法好!迫害大法是错的!”在2001年秋,她来到了北京上访,却被非法抓捕。宪法赋予公民上访的权利完全被江XX给剥夺了。

后来邵景荣被凤城警察接回,关进了看守所。在凤城市非法组织“610”授意下,公安局将她劳教三年。

邵景荣现在被关押在邪恶的马三家子集中营。这里把许多大法弟子迫害得致残、致死。也逼疯许多大法弟子,把女大法弟子拔光衣服扔进男监牢,邪恶至极,令人发指。据传邵景荣坚修大法,拒绝转化,曾被关进“小号”,遭受非人折磨。

亲爱的凤城人民,当你看到这些,不知你有何感想?邵景荣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就为了做好人、祛病健身,就被抓、被关押,骨肉分离,受尽折磨!她和所有大法弟子一样,没有任何政治目的,没有任何政治诉求,只想做好人实现自己的信仰。有人说邵景荣“瞎折腾’,说法是不负责的。没有江××造谣、诬蔑大法,没有迫害大法弟子,谁会到北京上访?对于“反党、反政府”的说法更是错误的,信仰自由是中国法律规定的。而通过栽赃、陷害和造谣的方式迫害大法,不许炼功祛病,做好人才是违法的。

邵景荣的上访正是维护着自己的权利,同时也是对国家负责,对人民负责。大法和大法弟子从不参与政治,法轮功师父曾明确告诫我们:“一个修炼者,除干好本职工作外,不会对政治、政权感兴趣,否则绝不是我的弟子。”(《修炼不是政治》)

我们今天将邵景荣的真实情况写出来,希望同胞对大法与大法弟子多多了解,别再随波逐流、推波助澜!为自己、为家庭为未来负责。了解大法真相,远离欺世谎言,善待大法与大法弟子就会拥有美好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