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肠癌晚期、肝硬化晚期、肾坏死等九种重病全部消失


【明慧网2004年3月18日】我在2002年5月21日,遭绑架关进拘留所,被邪恶之徒迫害成重病,瘦得皮包骨,人都脱相了。在我奄奄一息的情况下,拘留所才通知家属。在人背人抬的情况下,恶警手里还拿着手铐看管我,随家属一起去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是直肠癌晚期、肝硬化晚期、肾坏死、糖尿病、胆囊炎等九种重病,公主岭市的医院治不了,于是转到省城医院。大夫都摇头,无法治疗,只能维持。大夫对我儿子说:“你们得有精神准备。”在这种情况下,邪恶之徒还判我三年劳教,骗我的家属在劳教单和其它材料上代替我签字,在此,我声明:家属代签的所有材料作废。

亲属们都到医院来看我,看到之后都哭了。有亲属说:“两天都过不去了准备后事吧。”大家来医院看我,都感觉是最后看一眼,我对家属说:“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有大法,我没有事的,你们放心吧”。我象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内心非常平静,总是笑呵呵的。我找大夫出院,大夫不理解。大夫说:“你连老命都不要了。”大夫不同意我出院,出院手续没有办,我就回家了。当时我是抬进医院的,回家以后没吃药,也没打针,没几天能起床了。

开始能坐5分钟,我就坐5分钟看书,从来不躺着看法。然后,10分钟、20分钟、最后我能坐椅子上看一个小时,炼功开始站不稳,前仰后合,能炼一下我就炼一下,特别是炼“法轮周天法”蹲不下、蹲下了又起不来,但我还是坚持炼。开始上厕所得有两个人扶着,前面有人拉着,后面得有人抱着,我才能大便,我有一点能动就自己做,因为我是大法弟子,什么都难不倒我。大法在我身上显出了神奇:10天以后我就能自理了,叠被子、洗脸、吃饭、上厕所,我家属、邻居都感到神奇。我刚回家时,有一个朋友,还有一个家属劝我吃“安利”,他们说;“安利是补品,吃了对身体大有好处。”我就对他们说;“我有师父的,炼功就行了,不用吃补品,什么都不用。”

回来一个月以后,我妻子要求我去医院检查,为了让妻子放心,我答应了她的要求,检查还是肝硬化晚期。回到家,我安慰妻子:“你别听大夫的。原先抬我进的医院,我现在能走到医院,这不是大法的神奇吗?”过半个月以后身体恢复差不多了,我要出去证实大法,讲清真象。我回到家乡,全村人一看到我象正常人一样,简直不敢相信,都感到大法神奇。我就给他们讲真象,从这个村,走到那个村,把带的真象材料和影碟连发带送。我步行,碰到放牛、放羊、走路人,种地的人等就讲大法的神奇。原先不理解的人现在都明白了“法轮大法好”。有的主动找我问真象,有的要书看,有的说:“以后也要炼法轮功”。

四个月以后,我去医院给大夫、护士讲真象,当我走到给我主治医生的办公室,站在他面前,他感到非常惊讶,用一种惊奇的眼光看着我说:难道你的病是我们误诊了吗?我说:“那么多种病都能误诊吗?省城医院也误诊?那医院就别开了,你没有误诊。我出院后一片药没吃、一针没打,我就好了,我告诉你我是炼法轮功炼好的。”他们感到非常神奇,我给他们讲真象:“电视里讲的都是假的,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嫁祸于法轮功、蒙蔽群众,使群众仇恨法轮功。”我还告诉他们,炼法轮功对人身体是非常有好处的,谁炼谁受益,你不要相信那些谎言,你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走时大夫一直送我到楼梯口。

我在拘留所的时候,四个人分班看着两宿,看着不行就要往火葬场抬。我就对同修说:“我可能不行了,够呛了。”说完这句话当时我就感到不对劲,我这不是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了吗,我马上想起师父的一段讲法:“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那么在这部法里,我已经把使人能够修炼提高上来的一切因素都贯穿在里面了。只要你去学,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只要你去修,只要你能够在法上去认识法,那就无所不能。”(《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讲法》)我放下生死,可不是求死,师父怎么安排,我怎么走。我向内找自己,怕不怕死,心动没动,是不是真信师父信大法。我心里非常平静,非常舒服,安安静静睡一夜。

同修们哪,特别被邪恶迫害得生命垂危的同修们,咱们一思一念都能在法上,都能心正做好的时候,师父真的什么都能为咱们做。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吧!

谢谢师父!大法太神奇了!

个人认识有限,如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