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女子劳教所折磨大法弟子事实


【明慧网2004年3月18日】我是重庆的大法弟子,2001年因讲真象,揭露邪恶被抓后,关进了重庆女子劳教所,我在那里因坚持炼功和不配合恶人而遭到迫害。重庆女子劳教所里的邪恶真的是罄竹难书。以下就是我所经历的一部分:

我刚被抓时,因坚持炼功和不配合邪恶之徒,被恶警用80斤重的的铁镣铐住双脚,又铐上双手,我就以绝食抗议这种迫害,10天后,所长叫人给我取下刑具。

不久我又因不配合邪恶的指使及迫害,被恶警铐骑马桩(就是用脚镣铐上双脚后,再把一只手从大腿下穿过,再把双手铐在一起,这样人只能弯着腰走路,走路时头一点一点的,故叫鸡啄米),大小便都只能由别人帮忙,我又开始绝食抗议他们的恶行。恶警利用坏人用尽欺骗、打骂、恐吓、强行灌食等手段都没使我放弃信仰。14天后,他们把我送进监狱医院,医生同情地说:“你的脸已经被它们打变形了,我是个爱打抱不平的,如果我炼了法轮功,我也会象你一样不屈服的。”

一个月后,他们又将我关进重庆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里,我因拒绝穿牢服、报数,恶警就关我半个月的小间,恶警要我们背劳教的23号令,我们不配合,不背,他们就罚大法弟子站军姿,从早上6点站一直到凌晨3点,其间他们用纸条夹在我们胳膊与身体之间,纸条松了还不行,两腿还得夹紧,“药教”(吸毒犯人)经常出其不意地猛踢我们的腿,如果没站稳,就要被打被他们骂。每天我们只有3小时睡觉时间,还不时被值班“药教”叫醒,白天罚站眼睛闭一下眨一下都要被打。

有一次恶警教劳教歌曲,我们3个同修拒绝学唱,就被拖到一间屋里打,一个年轻同修被恶人打了一上午,第二天又接着打,直到这个同修昏过去为止。为了逼我们转化,恶警把最仇恨大法的恶人提拔当了我们小组的组长,对不愿配合它迫害的“药教”进行威胁,它逼我们跪搪瓷碗底,我们不跪,又把我们吊在床上。恶人要我们念诬蔑大法的文章,我们没人念,它就对学员拳打脚踢,但没有办法他们只好自己念,念完后我们揭穿这些个谎言,有个“药教”听到我们讲真象后说:“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了,我对我所包夹的法轮功学员不再随便打骂了!”恶警知道后也把她撤换了。

集训时,一次,恶警要我们在烈日下连续绕操场跑50圈,我们中大部分是50、60的老人,还得站军姿,哪里吃得消,这期间每顿却只能吃到平时1/2到1/3的饭菜,剩的倒了也不给学员吃。

由于我不配合他们的迫害,拒绝写半年总结,被关进小间,那时正是七月热天,半个月他们不准我换衣服,后来因为我汗味太重,熏得他们受不了才准换衣服。小间里共六面钉有橡胶,散发着难闻的胶味,有的人呆上几个小时就感到呼吸困难,夏天毒气更大,我从头到脚都肿得特别大,活动都困难。

我今天把亲身经历写出来,目的是揭露那里曾经发生以及正在发生的大法弟子被迫害,并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一起来制止这场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