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治愈了我的重病 江氏集团害得我居无定所


【明慧网2004年3月19日】我今年36岁,是河北邢台县林庄村民。自小体弱多病,二十几岁患上了风湿性关节炎,衣服都不能自己脱,一见风、一着凉就疼痛难忍,天气稍变,感冒不断,由此引起了鼻炎、扁桃体炎,更加剧了头疼、头晕,整夜都无法入睡,到白天困得无精打采,什么也干不了,脾气也越来越坏,看谁都不顺眼,打孩子、骂丈夫是常事,因此丈夫整日被我搞得很烦,经常喝闷酒。生活对我来说是那样的无奈,好几次都不想再活下去了,吃药、打针也不管用,家里经济条件也不好。

终于在1997年的一天,亲戚引我走上了修炼之路,我开始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要求做一个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遇事先想到别人,不断地修心炼功,奇迹出现了,身上的一切病症不翼而飞,从此家庭和睦,我真正体会到了健康的滋味,深感大法的神圣和自己的幸运,暗下决心,我要一修到底。

正当我以无限敬仰之心走在大法这条最正的路上时,99年7.20江氏集团对大法的残酷迫害开始了。我经过冷静、理智地思考之后,认定大法是正法,做好人没有错,修大法无罪。于是我坚定下来,继续修炼,并以自己的亲身体会和言行来证实大法是正法,告诉人们大法被迫害的真象和大法的美好,村民们都知道我炼功,不少人也想修炼,但又怕派出所骚扰,想学又不敢炼。

在2002年冬至前一天深夜12点,邢台市公安局刘朝良带一伙恶警从房顶闯入我家,强行把我劫持到邢台农行招待所,对我非法审讯了一天一夜,见我什么也不知道,就向家人勒索了300元钱,把我才放回家。

2003年大年初一的晚上,我和弟媳到大街上挂“法轮大法好”的条幅,被邢台市达活泉派出所的警察发现,他们抓走我弟媳,我幸运走脱,随后,邢台市桥西公安分局、南小汪派出所的恶警三番五次到家中抓人、骚扰,使得我有家不能回,从此居无定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