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3月2日】我是锦州大法弟子,九五年得法坚持“真善忍”不断地修正自己,逐渐的在做好人,做更好的人,身心受益非浅,是师父,是大法给了我一个全新的生命。

然而就在这时,一场由江××个人发动对法轮功迫害的浩劫开始了,多少个家庭妻离子散,多少的孩子失去了父母。每一位大法弟子都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生死考验。1999年10月8日,我踏上了进京上访之路,后被当地公安分局接回,劫持在拘留所。一次我被提审到锦华派出所,所长是王惠(现以调离)狠狠地踢了我一脚,而且骂骂咧咧的。拘留到期时,指导员王建伟(现已调离)对我单位保我的领导说:“她爱人上次在拘留所欠600元伙食费,这钱不交人不能放。”它们这分明是在勒索钱财,把600元钱装进了自己的腰包。从此以后,我便下岗了,当时赶上年底单位分大米、豆油等东西,一样都没有给我,理由是我被拘留;同时我爱人也下岗了,在当时的大陆到处都充满了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

2000年5月中旬,火车站封锁严重,车站到处都是警察,由于我们的身份证被没收,所以我们一行5人,只好徒步进京上访,路上我们脚上都起满了大水泡,大血泡(其中有位80岁的老弟子)。

回到锦州后,锦华派出所立马派人到我家进行骚扰,要求我去一趟派出所,当时我严厉地指责罗英涛、赵文,说:“我犯了什么法,非得听你的调遣,你让我跟你们走,就跟你们走?”当时我父母吓坏了,说:“怎么这么跟人家说话。”

我说:“犯人怕他们,我不怕。”为了不吓着老人,我去了派出所,而且我当时还带着法轮章。一进屋一帮恶警说,“你也太胆肥了,啥时候,你还带这玩儿意,给她抢下来。”结果谁也没能抢下来,又找来了我单位政法委的人,让我写保证,不进京,不上访,我拒绝了,并向他们讲真象,后来他们把我放了。

2000年6月,我们搬家了,搬了家之后,锦华派出所也没放过我们,经常到我的旧家盯哨、蹲坑,几次放出风来骗我说要还给我曾押在它们那的1000元钱和身份证,其目的是想把我骗到洗脑班去。我识破了他们的阴谋,没上当。看抓不着我,气急败坏的罗英涛将我在锦华的户口不经过本人同意,私自强行迁出。

2000年10月,一位大法弟子做真象被抓,由于承受不住,说出了传单是我爱人给的,当时锦州市610头子李协江亲自带人到家抓我们,由于我打工,单位加班没回来。我爱人及时走脱,并告诉了我,从此我们有家不能回,流离失所。我打工单位老板心肠好,帮助了我,给我生活提供了很多方便,我非常感激他。几个月后,我们租房子住,租房住期间,我发传单,腿摔骨折了,我的正念很强,相信师父,相信大法,20天全好了,继续做真象。

2002年8月18日,由于坏人举报,我夫妻二人被白股派出所劫持,当时所长杨光带着一帮人不容分说进屋就翻,收走了我的随身听和VCD等物品,我们去了派出所后,他们又重回我家继续翻,把我家翻得底朝上。尽管这样,做真象用的2万多元钱,在他们眼皮底下都休想翻去,警察审问我们的光盘,传单,做真象的工具哪来的,说出来就放了我们,我们一字不提,拒不回答。后又问还炼不炼,我说炼!就这样把我们送入锦州第二看守所,我们用正念绝食先后闯出。回来后才知道我父母被它们勒索了2千元钱,从此我们夫妻二人又失去了工作。

以上是我被迫害的过程,几年来大陆大法弟子每天都在承受着精神与肉体上的双重煎熬和摧残。我写出自己的经历,不仅仅是为了揭露邪恶,也想让更多的世人看到这场迫害的邪恶本质,不再受谎言宣传的蒙蔽,让更多善良的人们真正地了解法轮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