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真的,真有神啊!”


【明慧网2004年3月20日】2000年12月底,因我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讲真话,被汉口恶警在车站劫持,第二天便被关进武汉市第一女子看守所。同监号有7个经济犯和5个大法弟子。

阴冷、潮湿的监号终日不见阳光,白灰水泥混合的地面凸凹不平,黑一块、白一块。每天大家被勒令坐炕沿、不准大声讲话。我们便默背师父的经文和《洪吟》。时间长了,无意间看地面竟看出了许多奇景:有唐僧骑马取经的形象、有孙悟空扛着金箍棒、穿着兽皮裙在空中飞行的姿态,连帽子都和电影中的一模一样、活灵活现。还有天女散花,花篮高举过头,散下的花朵在身后连成一片,还有许多小动物,张着大嘴、乐呵呵地都朝大门口奔跑的形象等等等等,越看越多。当时,我们只悟到是师尊点化我们,时刻不要忘记自己是个修炼的人。

几天下来,和监号其他几个人也熟悉起来,我们便给她们讲自己在修炼中的故事,讲自己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祛病健身的奇事,讲师尊对我们的教导和做人的道理等。其中A、B两个犯人开始跟我们一起学背师父的《洪吟》。她们怕记不住,就要求我们把师尊的诗写到她们唯一的一张纸(判决书)的背面,(笔是其他经济犯写上诉材料时才给用的),半个月下来,她们会背了十多首大法诗。

一天,突然搜查监号,进来几个女警把我们都关进了放风的地方。平时跟我们学背《洪吟》的A、B两人已吓得抖成一团,A脸色苍白地说:师父的诗在身上,没藏好,B也说没藏好,在行李包中。面对突如其来的事件,我们也不知怎么办,但心中都十分平静,不知道怕。这时一个老弟子暗示大家默念师尊的话“窒息邪恶”,我们沉静地在心中反复念着。警察在A的身上搜出了判决书,翻过来问她是什么?A似乎一下子聪明起来,随口说了一句“上诉理由”。

站在她两边的经济犯都是大专文化,一个是经理秘书,一个搞财会,顿时一楞,A是湖北农村来汉当保姆的,一年级文化,她什么时候写的“上诉理由”?她俩不约而同地去看那张纸,奇迹出现了:黑笔字,“上诉理由”下边还有1、2、3条,字迹歪歪扭扭地象她的字。警察“哦”了一声,把纸还给了她。B的写有东西的纸被翻落在地上,没被发现。

等警察一走,那两个大专文化的经济犯迫不及待地亲自动手,又从A身上掏出了那张纸,一看,上边又是我用蓝笔芯写的《洪吟》里的诗的字迹。这一下,她俩惊呆了、兴奋了,两个人拉着我的手连声说:“法姐,是真的,是真的,真有神啊!”(在那里,警察、犯人都叫我们法轮功,在监号里我年龄较大,她们叫我法姐。)

从那天开始,每天早上一睁眼,她们就和我们一样,在被子里背师父的“论语”和《洪吟》。有时间,她们就围着我们叫我们讲大法弟子的故事,学师父的经文,有几次被监控器那边的警察追问,牢头就打掩护说:“唠家常。”几个人都表示,出去后也学炼法轮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