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正念闯出看守所


【明慧网2004年3月20日】我曾在邪恶的迫害下违心地做了错事。然而,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在师父一次次的点化与呵护下,我最终坚定正念,堂堂正正闯出看守所。

我于97年9月22日喜得大法。99年7月20日以后大法遭到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的栽赃陷害,为澄清事实,我曾三次进京上访。

第一次进京上访,我被非法劳教15天后放回家。第二次进京,我打完横幅顺利回家。回家后镇政府人员带着邪悟者天天到我家做我的转化工作。他们来了之后,我就跟他们讲真象。他们没达到让我放弃修炼的邪恶目的,于是威胁我的家属,说:她再不转化就送马三家劳教。我的家人对我施加压力。我当时怕心出来了,怕被劳教,在法理上又认识不清。我就叫我家人上街道去打听一下到底能不能送我去劳教,结果街道上的曲美华和一名姓李的到我家把《转法轮》收走。从此以后,我浑身的病业全部返上来。我悟到:自己把书交上去太错了,因此我决定再次进京上访。

第三次进京上访是为了弥补损失。我走到丰润时,因无身份证被抓,后送到金州区看守所,又转到大连教养院。在这期间邪恶之徒不让我睡觉,10多个邪悟者一齐打我的头,把我打晕,强迫我转化,整天围着我说些邪悟的话。由于自己念头不正,被强迫写了“三书”,因为师父慈悲点化,我知道自己错了,于是声明:我要坚修大法到底。邪恶之徒又迫害我,不让我睡觉,再强迫我转化,他们把我调楼上进行迫害。这时我的病业又返上来,结果念又不正了,心想:怎么病业又返上来了?是不是师父不要我了?加上怕心又出来了,心想:既然师父不要了,我回家算了。又写了不炼功的“保证”。转念又想:大法这么好,如果不学了,我们全家这不全完了吗?慈悲的师父又点化我:师父没丢下我不管。不行,我还要修炼。当时邪悟者整天包夹我,我找了张纸,避开邪悟者的监视,写了不放弃修炼的严正声明交给了大队长。第三天大队长放我回家了,我又汇入了正法洪流。

2002年4月24日上午10点左右,登沙河派出所所长王健领着四个警察闯入我家,当时我正在学法,他们进门就把我的大法书抢走。当时我不让拿书,他们就叫我穿衣服跟他们走,我不配合,他们四个警察把我抬到警车。当时我只穿内衣内裤还光着脚,就被拉到派出所。他们问我书是哪来的,我不配合,我只讲真象,他们再也不问了。后来他们把我锁在铁椅子上,我中午就立掌发正念,下午我被拉到金州看守所。到那之后我什么都不配合他们,就绝食抗议。我发现那时教养院已绑架了30多个大法弟子,他们全部在那绝食。26日,那些同修都被送到马三家进行迫害。只剩下我们三个大法弟子,我们继续绝食。第三天恶管教刘红叫两个男犯人拖我去灌食,我不配合,我求师父加持:拖不动我。果然,我躺在床上,他们就是拖不动。管教刘红拿手铐把我两手背在后面铐上,手铐铐在肉里,把手腕子都铐肿了。他们拖我去灌食,我不张嘴,他们就用铁钳子钳我的牙,当时牙钳得咯咯响,他们说牙掉了,我求师父加持:不能掉。结果把我牙都钳活动了,但没掉。他们强迫灌食,灌食时管子来回插,管拔出来都带着血。灌食带有大量浓盐,灌完后嘴渴得受不了。又过三天,管教叫犯人拿来铁架子把两手、两脚都铐在一起,直不起腰,但我仍然绝食,他们就强迫灌食,也不能睡觉,一切都是同修照顾。又过了三天,管教刘红就来问我:你有什么病,说了就放你回家。当时我想;我绝不配合你,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我就不回答她的话。她就钥匙板打我的手,手都被打紫了。我发正念铲除它背后的邪恶。这样,11天犯人把我从铁架子上放下来,同修鼓励我说:这一关您又过去了。

又过了几天,邪恶之徒又叫我穿带有看守所字样的马夹,我不穿,给我穿上我就脱下来。我坚决不配合。管教刘红又拿手铐将我的手背在后面铐上。由于我胳膊短,铐上以后非常痛,一夜不能躺,不能睡,同修轮流来照顾我。我整夜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第二天早上,邪恶之徒还是不放我,当时我已窒息。这时管教刘红来了,管教看我真的不行了,也害怕担责任,才给我打开。当时我哆嗦成一团,气一口一口往外出,刘红叫来狱医给我检查身体,发现我血压升高170,迫害得又吐血,又便血,便脓,狱医又拿来药给我吃,我说:谢谢你,我有师父管我,你不用管。他就把药拿走了,这样我又过了一关。

我还是坚持绝食。有一天管教叫同修出去照相,没叫我去,同修照完回来说:邪恶要进屋给我照相,管教刘红说:算了吧,那个老顽固去了也不能照。就这样他们没给我照相。

他们看我还是绝食,就用情来打动我,把我儿子的朋友叫来,让我吃饭,说:你老头子在家里都病了,住院了。我说不要紧,有师父管。他说:师父还管他吗?我说:对,都管。”管教刘红说:你再绝食给你送去教养。我想,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

又过了几天,他们又叫我穿马夹,我又不穿,他们给我穿上,我就脱下来,管教刘红又拿来了手铐又把我手背在后面铐上,我又遭了一夜罪。第二天,他们还是不放,我实在很痛,我就叫,号长又叫狱医拿钥匙把我手铐打开,又铐在前面。铐了几天后,管教把我叫出去说:再过几天就放你了,你就别绝食了,给人大夫找麻烦。当时我想,都要放我了,我怎么不绝食,我更应绝食,绝食到底,到此时我已绝食44天。直到6月6日下午他们叫我收拾东西,放我回家,临走时他们才给我手铐打开。

这样我又回到了修炼中,每天都按照师父的三件事做。我知道我在劳教所做了对不起师父的事,写了“三书”,给大法造成了损失,我要加倍弥补,完成我的历史使命,完成我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