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农妇遭迫害 被勒索上万元


【明慧网2004年3月20日】我是河北蠡县一名农村妇女,1999年1月有幸得大法。修炼前胃病缠身,一受凉就痛得死去活来;心脏病经常发作,到处求医不见好转,到地里干活都带着急救药,我们村有个得病的人告诉我,他是炼法轮功炼好了,也能到地里干活了,他说我明天给你拿来《转法轮》这本书你看看吧,书没看一半我的各种病全好了。走路发飘,脾气也改好了,也不骂人打孩子了,下地干活干一天都不觉得累,简直象换了一个人,全家人都为我高兴。

不久,在7月20日江××集团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了,电视台、报纸都充满了对法轮大法诽谤、造谣、污蔑,下边的不法官员为保住自己的乌纱帽,积极追随江、罗犯罪集团,疯狂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抄家、抓人、入狱等,搞得民不安宁。我村的全体炼功人被强迫到大队办所谓的“转化班”洗脑,不按照它们说的办就被劳教、罚款。

1999年底,小陈乡恶徒谷庆英、张根、小陈乡派出所几个人强行从家里把我带走,没出任何证件,连推带拉把我推上车,劫持到小陈乡派出所。晚上恶徒谷庆英、张根威胁、恐吓让我写“悔过书”,我当时对他们说:“炼法轮大法的都是好人,我没有犯罪,你们非法抓人,随便审问,犯法的是你们。”

2000年大年三十晚上乡里人就找理由让我丈夫的工作和家产作抵押才把我放回家。

2000年5月我和几位本村同修去外村讲真相,被清苑县温仁乡的恶警抓到温仁派出所,遭到了温仁派出所非人的折磨,拳打脚踢,用电棍电、扇耳光,当场一个恶警打了崔翠玉100个耳光,眼睛当时就看不见了,脸肿得象柳斗(过去浇地用的工具),还往死里打。真是邪恶至极。

温仁乡恶警打我时打折了几根棍子,当时被打晕过去了。一个胖恶警连打带说:“往死里打,打死算车祸、算自杀,没人会知道是我们干的,中央今天才下达了密令,谁不照指示办就降职。”

温仁乡恶警为保住自己的乌纱帽助纣为虐,追随江、罗犯罪集团,不顾大法弟子的安危,当天强行把我们三个人送到清苑县拘留所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审讯逼供。

我们开始对恶警抗议、绝食。到了第四天,清苑县恶警怕我们死在那里,通知小陈乡谷庆英把人带回小陈乡派出所继续折磨。谷庆英身为国家干部却不知道法律是什么?谷庆英亲自打我们几个人,一边骂一边打,这哪象个工作人员?简直是个活土匪。

回到小陈乡我们继续绝食,因打得我们站立不住,恶徒谷庆英怕我们死在小陈乡,暂时放我们回家。没过三天,谷庆英、张根等人见家人没去小陈乡交罚款,就强行从家里把我们三人带到小陈乡派出所继续折磨我们几个人。电扇不让用,门窗紧关,门反锁着,不让去厕所,不让吃饭,不让睡觉,打骂经常事。威胁家人工作,刁难家人每天三次送水送饭,逼迫骂大法、骂师父、写保证书等。

我在小陈乡关押了大约2个半月,在师父的呵护下用正念闯出魔窟,离开自己的家流离失所。恶人每时都探听我的消息,电话被监控,连我的手机给谁打过,都被城关镇派出所恶警赵军盯梢、查问。不管白天黑夜,政府不法人员随便闯入我的家,也不出任何手续到处乱翻,恶徒谷庆英、张根派人到亲属家恐吓、勒索,真是株连九族。

2003年阴历11月29日上午,蠡县政保股科长陈贵星闯入我家,也没出任何手续,强行抓我到县公安局,送我到保定劳教所,恐吓我丈夫让我们拿出30,000元就算解教。当时我丈夫没答应他们的无理要求。陈贵星恼怒地说:“像她这样的人,必须送劳教。”

在公安局,恶警迫害了我一夜,也不让睡觉,在没有暖气的屋里冻了一夜。到第二天把我送到保定劳教所,陈贵星给劳教所的工作人员说了半天,保定劳教所就是不收我。陈贵星也不甘心,就又把我送到法医医院做全身检查,结果各科都不合格,这时保定劳教所不收,陈贵星也不放人。在法医医院检查费、吃饭费等花费2100元,回县后又被勒索了解教费10000元整。加上在2001年我的家人给公安局副局长韦占良送礼2000多元。我家人共计被勒索钱财14100元

陈贵星电话:0312-6218112(办)0312-6213508(宅)手机:13703365496
韦占良0312-6211181手机:13803123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