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伴随着修炼法轮功的妻子走过的岁月

给昆明制药厂、昆明前进木器厂领导的一封信

【明慧网2004年3月20日】我是法轮功修炼者张菊芳的丈夫唐泽生。今天给你们各位领导写一封信,说一说我伴随着法轮功妻子走过的岁月,对于你们了解法轮功的真实际情况很有帮助。

我是一有神论者,出生在一个敬佛拜佛的世家。祖上曾经在清朝时期昆明县衙门里当过厨子。父亲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积德行善一生;母亲九十多岁了。至今仍是手捧佛珠念阿弥陀佛。由于家庭的熏陶,我虽然年过半百,历尽沧桑,仍然相信善恶有报的天理。

1996年,我工作的单位--昆明制药厂附近有一个法轮功炼功点,每天清晨都有几百人在炼功。不久,一位法轮功学员给我一本大法的书--《转法轮》。李洪志老师在《转法轮》这本书中明确告诉炼功人,必须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在厂保卫科工作,我觉得很难做到李洪志老师对炼功人的要求,只有等到退休再炼了。

很庆幸的是,我把《转法轮》这本书拿给妻子看。妻子出生于1951年,从小害过中耳炎,听力很差,身体也患有多种疾病。1969年下乡当了三年知青,1972年办病残证回到了昆明,1974年在昆明前进木器厂当了一名工人。她表面上逆来顺受,但心里总是忿忿不平,总觉得命运对自己不公。当她看到了《转法轮》这本书后,多年不得其解的问题一下子明白了许多,真善忍三个字打进了脑中,明白了做真正的好人,要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她觉得自己一生就在找这本大法的书--《转法轮》,心里升起了对师父、对大法的感激之情。

从那以后,妻子坚持学法炼功,很少间断过,渐渐身体上有了很大的转变,心态也平和多了,工作中也少了许多埋怨,领导安排的工作都能按要求做好。1994年妻子单位效益不好,车间优化减员,她被安排打扫厂区的卫生。1998年8月退休后到乡联服务部打工,做了一名招待员,每天给顾客送开水、打扫房间卫生。工作做得挺好,那里的领导和顾客都很满意。

就在我从妻子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好”的时候,1999年7.20中国政府中的当权者突然开始镇压法轮功,不准老百姓炼法轮功了。

记得,1999年,7月22日下午,妻子到市政府上访,目的是为了让政府了解他(她)们这群炼法轮功的人是善良的老百姓,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功法。不到半个小时,一下子来了许多警察将他(她)们带上大客车拉到西山区第一中学关押审讯后,又拉到盘龙区干校,折腾到晚上十二点多钟才让他(她)们回家。7月23日,中央电视台开始诬蔑、造谣、诽谤法轮功。

1999年10月28日上午十点多钟。五华分局的警察来抄家,把大法的书籍,炼功磁带等都拿走了,并把妻子抓到五华分局审讯到晚上八点钟,叫我的儿子将她带回家。第二天(10月29日)晚上九点多钟当地户籍警察、居委会人员来到家里,他们对我妻子说,不准你炼法轮功。妻子说,这么好的功法我就是要炼。他们说,你要炼到什么时候?妻子说,炼到死的那天,生命停止。他们听了很生气。刚要下楼,妻子单位的人(保卫科)上楼来,也听到了妻子的回答,什么都没说,他们就走了。到了晚上九点多钟,来了几个警察将妻子带到太和派出所扣留了48个小时,叫妻子单位保卫科科长保出来,又叫我和儿子担保不准妻子出门。10月30日下午两点钟左右,突然什么区长、所长等一群人来到家中,看到妻子在家什么也没说,就叫一个警察守着妻子一直到晚上12点以后,我的儿子回来了警察才走。10月31日起就叫居委会和妻子单位保卫科的人轮流看守了一个星期,经盘龙区的人审查盘问后才解除看守。

1999年12月22日下午两点多钟,妻子在一位朋友家被突然闯进来的警察带到派出所,折腾到深夜一点多钟后把她送到了盘龙区第一看守所,关押了五个月后又送到了云南省女子劳教所劳教两年。

我对盘龙分局的警察说,为什么不准炼法轮功?法轮功是讲真善忍的,教人做好人的,教导人民如何摆平自己的心态,这么好的东西,当今执政者凭什么理由不让世人来学法轮功?当权者尽找些歪理拿着老百姓整,胡乱定一些罪名将一些善良的百姓关押。我说,我妻子是到朋友家被你们抓起来的,扰乱谁的治安了?她是在朋友家,又不是在大街上,做了什么事情影响了社会治安?你们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将她抓起来,天理不容!盘龙分局的警察说,你不服可以到昆明市劳动教养委员会申诉。我找到了昆明市劳动教养委员会,问他们我的妻子被关押在什么地方。他们又告诉我如果不服可以申请复议。我说如果有讲理的地方,我的妻子就不会被你们无辜定罪关押,我到哪里去申诉?在场的人没有一个回答我。

妻子于2000年5月15日下午被送到云南省女子劳教所一大队,一进门就被一个姓张的警察穿着皮鞋踢了一脚。劳教所的警察来到家里,我对他们说,一个国家没有善良的百姓、美满的家庭、遵纪守法的公民、安居乐业的环境,这个国家将成什么样子。你们把我善良美好的家庭拆散,还要罪名强加在我们头上。我妻子是无辜的,是无罪的。我虽然没有炼法轮功,但是我本着真善忍为标准做一个善良的公民没有错。

2001年5月24日,云南省女子劳教所姓魏的副所长、姓杨的科长和妻子单位保卫科的人又将妻子送到洗脑班强制转化。我妻子信仰真善忍还要往哪里转?是不是要转化到假、恶、斗、腐败那里去?真是太邪恶了。

2001年7月28日,妻子给云南省女子劳教所姓杨的科长写了一封信,信中明确表示信仰真善忍没有错,修炼法轮功决不放弃!

2003年3月的一天上午,妻子在马村菜市场发法轮功真象资料,被当地公安戴上手铐拉回家中,将大法资料、录音带、录音机抄走并将妻子带到官渡分局,审不出什么东西来就将她送到昆明市第一看守所关押了一个半月。在这期间官渡分局的警察对我说,让我和他们合作。我说只要你们将我妻子放出来我一定和你们合作。我没学法轮功,只要我拿到法轮功的真象资料我会及时送给你们。一个小警察又对我说,这是你一生中的机会,如果发现法轮功的活动马上报告我们。我说,那不是叫我当汉奸特务吗?迫害大法是要下地狱的我决不能干!

2003年5月9日官渡分局的警察将妻子送到云南省女子劳教所,到了劳教所总部医院体检时发现她的体温达到37.5度,当时正是防非典期间劳教所不敢收,几个警察又将妻子送回了家。我在想,最近昆明市大街小巷都张贴着某高校内杀死四名大学生的嫌疑犯的通缉令,如果老百姓能多看到些真善忍的条幅,也许这种通缉令就会少多了,因为信仰真善忍的人是决不会去杀人的。

我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男人,我爱我的妻子,我更景仰她信仰真善忍而不屈不挠的精神。几年来,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我凭着我的良知为妻子遮挡着一些风雨,虽然是微不足道的,但是,我认为是十分可贵的。如果每一位中国人都有一份良知,都有一份正义感,都能说一句真话:你们不要迫害法轮功了,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那么我想“文革”的悲剧就不会重演了。

我也很幸运,今生有一位法轮功的妻子。在她的身上我看到了中国人民美好的未来,看到了中华民族美好的未来。在此,我要说一句,谁都不要迫害大法弟子了,这是人对神的犯罪!

让我们都来说一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李洪志老师好!大法弟子好!”

唐泽生
2004年3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