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找到单位领导讲明真相

【明慧网2004年3月21日】经历近两年的非法劳教,我回到家中。当时我想到的就是:单位里还有许多人都被谣言毒害着,我应该去讲真相,救度他们。我并没有急于去做,首先在家反复学习了师父后期的讲法。把法学透后,心中更加明确了救度众生是每一个大法弟子义不容辞的重大责任及其重要性。

我应该主动找到单位领导证实大法,讲明真相,为大法弟子开创公正的修炼环境。而且恢复我的正常工作,对于救度更多人有着很重要的意义。我首先弄清总经理的简历和性格特点,把他做为头一个讲清真象的对象。开始我找到总经理的办公室,他业务还真忙。我先等着他处理别的事,我在一旁发正念。这天我去之前,特意穿了一件得体的西装。因为这个年轻的经理到过国外留学,他的思想受西方文明的影响很大,所以我在举止上多加注意,尽量体现出大法弟子的正气与风貌。他忙完别的事就主动与我搭话,我先说明来意,刚说几句,他先就封住自己的思想,表明说:“你不能把你的思想强加给我,我也不强行改变你”,并说“咱单位有个小刘,把一堆法轮功材料给我看,你们……”我说“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来就是看看你,跟领导说一下恢复工作的事。”然后我把话题转到国外的一些事上,他谈起国外,还很自豪。说到他的兴趣上,他就心理放开了一些。他还谈到前几年和我初次接触时对我的好感。找他办公的人太多,一会就上来一个打扰。我见场合不太适合深入讲真相,就先行告退了,决定再选时机。这次并没白来,首先在印象中赢得了他的好感。离开时,他把我的事交待给了副书记。

与副书记谈话时就难多了,此人正的因素极少,政治派头十足,并且听说我回来她差点昏过去。我决定还是得找一把经理,我找到了一个与总经理关系比较好的朋友与他讲真相,正常交谈中,恰到好处地使他明白了江氏一伙的邪恶,和我这两年自身的遭遇。他听后十分震惊,并愿意支持我去找总经理。通过朋友,打听到了总经理的家,我想在家谈才是最好的场合。这时,我的家人不主张我去,讲真相会给自己找来麻烦。我给他们讲了狱中警察和犯人在大法真相面前内心的觉醒。他们就不再拦着我了。我只简单地买了几样水果,家人就让我多花钱,我说是去救度他们,不是去走后门、送礼去了。

我到了他家,他和他爱人很热情,我通过自身的经历,讲了邪恶的迫害,话中也谈到了江氏集团搞的自焚栽赃案等,智慧地使他清楚的了解了事实。他说“‘没有进过监狱的人是一个不完整的人’这回你算完整了……”我的语气和大法弟子的风貌使他和他妻子都对大法产生了好感,在恢复工作上总经理在暗中给予我很大的帮助。

好事多磨,副书记使出怪招,让我又搞什么谈话、笔录和签字,企图用恢复工作来卡我。那天,她和政治处长对我来了一场政审似的谈话。看副书记脸上表情就知道来者不善,我比以往更加镇定,心中发出最强大的正念。由于副书记是610指挥下的打手,她也颇具迫害大法的经验,一句句话,声荏色厉,就象刀子一样向我袭来。但是见识过教养院的邪恶,对于战胜他们我心里也十分的有把握。

“你说怎么办吧!到劳教所改造你都不服管,抗拒改造,你太能耐了!”说着她拿出劳教所发来的传真。果然是610发来的,上面写着“追随×教,在劳改所抗拒改造,要监察监视,重点教育……”。副书记和政治部主任,一起发起攻势;我似听非听,一边找他们话里漏洞,一边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她又说:“你说你,怎么真?怎么善?怎么忍?今天你给我说说清楚?我对象因为你,那年都没评上先进!(她倒反咬一口,当初曾拿我做她垫脚石往上爬,仕途升迁。她爱人就是本地片警。)”她激动得声音有点走调,用力地拿手拍打着老板台。我内心镇定,一直慈悲地注视着他们,正念使我的智慧在超常地发挥:“我如果不是因为说真话,在派出所我就回家了。就是因为在坚持说这句真话,你们把我送进拘留所。因为坚持说真话,进了看守所。因为说真话,被送进了劳教所。我说真话是在犯罪吗?那么,我没犯罪,又为什么非要把我送到劳教所呢?难道我们这里有人说真话就是在犯罪!我如果不是善,我还能用今天这样的方式和你们谈话吗?看看你们是怎么对我的,您十分清楚(副书记爱人当初曾参与对我的迫害)。我对当初的迫害仍保持申诉权和起诉权,我今天善意的表达仍是想唤醒你们的良知。要说忍,我今天能活着回来就不容易了。在教养院,就有人被害死在里边的。我忍受了这么大的痛苦,要是常人,几回也死过去了。今天我要不忍我还能这么对待你吗?”我清晰严肃的话语,使在座的一个个都目瞪口呆,惊讶得象小孩在听大人的教诲,一个个直仰壳儿。

副书记楞了片刻,又抬高嗓门说:“你说你对得起谁,你说你在那不回来,你对得起你妈吗?对得起家人吗?对得起关心你的领导吗?”叫喊中她有些歇斯底里,几乎失去了理智,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拿出了熟练的文革时期搞政治人独有的官腔。我听出她的话中尽是造谣的邪恶媒体中的观点言论,但是比起劳教所,她也只是业余水平。经过这场邪恶考验,应付她还是不费力的。我柔中有刚地说:“是谁把我送进去的,你很清楚,如果不是被人害,我在家里自然是孝敬父母。把我送去劳教,还说我不在家孝敬父母,这是什么逻辑?你们领导就这样关心别人吗?”我话一出口,他们目瞪口呆,个个直勾勾地听着。

这时,那个想做谈话笔录的政治处处长,也没法写下去了。他看副书记抵挡不住我的浩然正气,就放下笔,前来助阵。他说:“你们法轮功在小区里边练功,那么多人,都影响了我和孩子们休闲、娱乐,你说说这算什么善?”我把目光转向他,善意地说:“小区的花园设施,每个人都有权利享用,我们炼功点的人,也都是小区的居民,我们每天只是在那炼一会功。这是公共场所,怎么能说我们的锻炼就影响了你?”他一下就没话说了。

副书记又接茬,这回政治斗争的腔调变得低了一些:“你说你,组织培养你,你对得起组织吗?你参加工作这些年,你为公司都作啥贡献了?你可好,这么劝你你还不听。”我说:“我不是不听,咱们党不是要讲实事求是吗?我讲的都是真话,如果不信,咱们用测谎仪试一试?至于说我为公司作了啥贡献,今天借这个机会,我也和在座的领导汇报汇报。我们处长给我们工作量是三个人的活,我一个人承担下来,没向公司多要一分钱;同时由于我认真负责,积极为公司创造效益,我的工作效益足够六、七个人开资;并且有别人给我送钱、送礼的,我都拒收了。那次有个人把钱藏到了我抽屉里,我都交给了我们陈处长(陈处长点点头)。我每年减少消耗的钱,陈处长说按比例给我奖励,一年500元,我没有要。你说我作没作贡献?”

她直楞楞地听完后,紧张地喝了一口水,又说:“你这么年轻,你就这样,你啥时是个头,你还等着将来给你平反吗?我看这辈子都够呛!你还想出名当英雄把党推翻吗?”她有点语无伦次,我的侃侃而谈使她有些慌乱。我仍不紧不慢,善意地注视她说:“书记您别生气,陈毅不是在诗中写道:‘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欲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历史在进行中,我们可能都看不清真相,这一切会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这回我活着回来,我也没想到,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人都有自己的信仰,江××为了迫害他人的信仰,甚至于不惜置人于死地。还说推翻党?这话你正说错了,说颠倒了,我就想做一个平凡的人,也不图名利。如果不是这场迫害,我还是普通而平凡的生活着。但是所有历史中的故事,都是正义战胜邪恶为最终结局。历史会正确书写这一切!”“那你就算将来几十年后平反了,你值得吗?”她的话锋有些回转:“就算将来你当个总经理,当个市长,这辈子不都过去了?”她用政治的眼光说。

“我得首先说我这个人没有官瘾,我遭这么大的罪一直在讲真话,为了啥?人类的天灾人祸不断增加,再发展下去是啥样?我就是要告诉您,将来就会知道我一片肺腑之言真的是为您好。您将来可能会受益。”她说:“我图啥,还有几年就回家了,我还不是为你好。”她说着,就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保证书”,让我签名。我一看上面都是诬陷大法的话,我说:“你还来这一套,劳教所那么邪恶的地方,我都没给它写一个字。另外,总经理说了‘只要好好上班,啥问题也没有’。”她对政治处处长说叫总经理去(因为她毕竟得听一把手的,她们素来有些不太和)。一会儿,政治处处长回来了,说:“总经理说了,别刺激他,把上边的内容修改到他能接受为止。”她这时怒在心中,又不能发作,嘴都有些颤抖,把上面内容划掉了两条,说:“这回行了吧!”我说:“不行,什么保证都不行。”她这回不干了,大喊着:“你去找总经理吧,这都给你改了,你还不行,还让领导求你吗?你真行啊!”我说:“咱单位那些干部,贪污犯罪的、嫖娼、路上撞车肇事的,他们不都在职在位吗?我做好人反倒要我保证,他们能保证不干坏事吗?”她又打发人把保证书拿到了总经理那里,一会儿,那人回来说:“经理说把带‘法轮功’的字都去掉,让书记您和他商量,直到他能接受。”她不情愿地又勾了几句,强忍怒气说:“这两条行了吧!一、不许上访串联;二、不再与任何人联系。”我看了看说:“任何保证我都不同意,别说这个,在释放前他们做笔录时,问我对法轮功有什么看法,我都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任何要求都是对信仰自由的践踏,我是不能接受的。”

副书记利用我前两天不在单位,她已经在暗中以为了总经理政绩为名,谋划好了写保证的决定。我再次找到总经理,他说:“没办法,你就写‘保证好好参加工作’就行了。……你在单位好好工作就行了。”

后来不长一段时间,市里要办洗脑班。朋友听到消息后暗中告诉我,要我留点心,第二天可能要找我。我想不能等他们来找我,我先找他。我打电话找到总经理,讲了洗脑班的实质是:摧残精神,非法拘留;不服从的,就借口劳教。总经理说:“这事本不想告诉你,我说你已经出门了。你正常上班吧!有我呢。”区610仍不死心,把电话打到了街道居委会。在这之前,我已经和居委主任讲了真相,居委主任说:“他们电话都打了好几个,最后都打到我家去了,我都告诉他们,这人挺好的,还帮我干过活,人家上班了,单位管,我不负责这些。”610又让居委主任通知另一个大法弟子去洗脑班,居委主任说:“她丈夫有病住院了,她去护理,不能参加学习班。”

后来,这个副书记一年多后癌症复发死了;总经理提升做局级干部;居委会主任不再积极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