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使我起死回生的真实经历


【明慧网2004年3月21日】我是辽宁凌海市农民,我得法快三年了,这三年是我人生中一个最大的转折点,没有法轮大法就没有我今天的一切,是师父和大法给了新的生命,使得我这个那时等待着死亡来临的人,今天还健康的活在世上。

96年,那时我是一个病魔缠身的人,在医院里出来进去的已有大半年了,身患结核性胸膜炎,还有慢性肠胃炎,这个病已经治20余年也没有治好。

我有个姐姐她家住在大连,她是法轮大法弟子,在96年年末,我姐把一本《转法轮》和2盘炼功磁带让我姐夫带回来,说叫我看看,对我有好处。当时我姐又写了一封信,上面写着《转法轮》这本书是好书,对人的心性、道德方面都能通过修炼得到提高等等。可是当时我根本没往心里去,根本不相信一本书和心性、道德、祛病有关系。就把这本《转法轮》放在了一边。

没过几天我姐就回来了,下车就问我:“看没看《转法轮》。”我说:“那本《转法轮》我连翻都没翻,我不相信。”当时我姐没说什么,只是一笑。

可是在我姐回来的第三天早上我就来病了,满嘴都是血泡,赶快找车把我送进医院,经检查说是血小板减少造成浑身紫点子,需要住院,就这样又住进了医院,住了没几天发现越来越重,身体哪块儿碰破皮儿就出血不止。

有一天我姐又把这本《转法轮》拿到医院让我看,我当时不耐烦地说:“姐,你怎么这样式的,我没有那个心情看他。”我姐当时又是一笑,就把这本《转法轮》放在了我的床边。

就在我姐走后的那天晚上,我觉得呆着太没意思了,心里就象有什么事儿似的,突然想,看看书吧,接着就捧起这《转法轮》。刚翻开第1页看到老师写的“论语”时,就觉得我被一股什么力量深深地吸引住了,师父说:““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象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刚看到这里时,就觉得太好了,接着往下看吧,就这样结果从晚上八点一直看到第二天早上四点把这本《转法轮》全部看完了,而且是越看越精神,越看越不想撒手,当我看到老师在第4页写的:“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这是在各种修炼中都是这样看的。”当时我就想,怎么样去做一个人?做人只有修炼、返本归真。

没过几天我就出院了,可是在家刚呆一天又返回了医院,这一次非同小可,脑袋疼起来要命,经医院诊断是脑出血,脑后有几处出血点,就这样住了7天,这7天对于我来说那简直太痛苦了,脑袋一疼就得抽,疼得我把自己的头发一把一把地往下拽,在那当时恨不得把自己的脑壳砸烂,免去痛苦。

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就这一个星期身体瘦得象皮包骨,简直没有人样了。最后有一天抽完后眼仁儿都散了,医生对我家人说:“这个人不行了,再住下去也没有抢救价值。”我的亲友们又请来了附属医院的几名专家和教授会诊,一致认为我这个人没救了,家人接着在给我准备后事,我的爱人和亲友们都在偷偷地流泪。

我姐当时到我的近前,问我最后还有什么要求没有,我说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要一张老师的像和一个法轮章,他们答应了我,结果找了一天也没有找到。最后我说:“把那本《转法轮》给我。”这本《转法轮》始终没离开我的身边,就这样,我抱着这本《转法轮》,亲人用担架抬着我,在医院找了一辆救护车出院了。

到家之后,我家亲友及朋友来了不少人,在准备着我的后事。当我姐从我怀里拿出那本《转法轮》时,被我的表叔看到了,他也是法轮大法弟子,他就问我姐,“他身边怎么有这本《转法轮》呢?”我姐就把事情的原由说了一遍。当说到我要老师的像和法轮章没找到时,表叔一听忙把他胸前戴着的法轮章递给了我,我当时就象得到珍宝一样把他戴在了胸前。就在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清清楚楚一个披头散发的老太太伸出两只凶恶的手来抢我的法轮章,我一把就捂住了这个法轮章没让她抢去,当时就吓醒了。

第二天早上表叔他们把老师的像和师父的讲法磁带都带来了。就在他们走后的当天晚上,我开始听老师的讲法磁带,刚放半盘,我就开始往外呕吐,吐的全都是绿水和沫子。当时我们家人都受不了,就说:“别听了,人都到了这个程度,怎么还听这个。”

可是他们哪里知道,那是老师在给我净化呢!大家想一想,这是什么力量啊?只有李老师的佛法才能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当时脑袋就特别清亮,真是神奇。第三天晚上,我姐问我:“还想听老师讲法带吗?”我很坚定地说:“听!”这时我的家人都说:“别再听了,这么折腾人可受不了。”他们都用那样一种眼光在注视着我姐,流露出非常不满的情绪。我姐一看这情景说:“玉山,那就别听了。”可是我执意要听,就这样又继续给我放老师的讲法带,结果刚放上不到十分钟,又开始吐,吐的还是绿水和沫子,和昨天晚上一样。但奇怪的是,我刚刚吃的半瓶罐头却一点没吐出来,当时我悟到,老师再一次给我净化身体!

就在这当天晚上,在梦中忽然看到老师从像片上下来了,来到我的近前,说了一句“不怕”就走了。这时我醒了,当时就要抽,大伙们都起来了,我的岳母说:“赶紧找大夫去吧。”当时,我就说:“老师告诉我说:‘不怕’,你们不要找大夫了。”她们感到奇怪,都想我不行了,在说胡话呢,可她们哪里知道是老师在点化我。第四天早晨,我感觉脑袋特别清亮,觉得什么药对我都不起作用,我就自己把吊瓶针拔掉了,对我家人说:“我不打针,不吃药了,这些药对我不好使”,我的家人都感到吃惊,就连大夫都说:“你这个人都这样了,怎么说不打针就不打了呢?简直无法理解。”

不管他们怎么说,但我心里有底,结果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吃东西一天比一天能吃,没过几天我就能下地了。可是眼睛看什么东西都是朦朦的,看不见。当时觉得是不是眼睛坏了,转念一想不能,这时我姐就把师父写的《法轮大法义解》递给了我,我捧起师父写的《义解》,对着里面的像说:“老师,弟子想学法,可是看不见字怎么学法呀”!奇迹再次出现,由眼前朦朦的开始慢慢亮起来,最后一个字一个字就看清了。我对家人说:“我能看见了,我能看见了”!她们不相信,我马上给她们念了两段,她们真的相信了。

这正象师父说的那样:“因为修炼的人是最珍贵的,他想修炼,所以,发出的这一念是最珍贵的。”(《转法轮》)大法的威力在我的身上得到了证实。过去的我已经死了,那是一个充满业力的我,如今的我是新生的我,是法轮大法使我起死回生了。通过我这件神奇的事儿,我的父亲及我的家人都非常信服了,尤其我的父亲,逢人就说:“这功法太好了!他不是迷信,是科学。”外屯的人也都在说:“是啊,人到了这种程度,简直不可思议,这法轮功真有这么大的威力,我们也得学。”通过我这件事,我们屯里的村民也有不少人得法。就这样,在我们村组织了一个炼功点,我们大伙及我的家人从此都走上了修炼路。

我现在正在按照师父的要求往前走,往上修,时时刻刻把握好延续来的生命,扎扎实实地坚定实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