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国家邮报”著文详细披露中共在加拿大迫害法轮功的活动


【明慧网2004年3月22日】2004年3月20日,加拿大著名大报“国家邮报”发表该报记者约翰 特利-爱瓦特(John Turley-Ewart)的署名文章。在这篇题为“[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延伸到了加拿大”的文章中,记者以大量事实披露中共黑手在加拿大国土上迫害法轮功的行径,并对加国政府对中国外交使节在加的[反法轮功]活动无动于衷、不采取具体行动抵制这些活动表示不满。

文章说,自中国前国家主席江××于1999年取缔法轮功后,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发动了一场被美国国会形容为“由各级政府官员和警察执行的,并渗透到了中国社会各阶层”的顽固的[迫害]运动。

文章说,法轮功不仅在中国受到迫害,在加拿大同样受到[中共]宣传运动的攻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几年前已就此事警告过加拿大政府。这场运动由中国的外交和领事官员执行,靠几家加拿大中文媒体的帮助。这些媒体拥有约一百万华裔加拿大人读者。

文章举例说,在2001年911事件后不到一周,加拿大华语报纸星岛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激进宗教鼓吹毁灭世界”的煽动性文章,鹦鹉学舌北京将法轮功等同于美国德州维科的大卫丁宗教组织的说法。自2001年11月至2002年2月,魁北克的“华侨时报”发表了一系列文章说法轮功是“×教”和“国家的敌人”。该报在魁北克法庭命令禁止其发表此类文章后仍我行我素。

2002年8月,加拿大广播标准委员会发现温哥华的一家中文电视台Talentvision转播北京官方媒体制作的反法轮功节目,这违反了加拿大广播者协会的四项规定以及新闻工作者职业道德。

文章又举了一个最近的一个例子,安大略法庭裁决中国驻多伦多领事潘新春在其致多伦多星报的一信中诽谤加拿大法轮功学员乔尔-契普卡(Joel Chipkar)。潘在信中说契普卡是“罪恶的×教”成员,意在“煽动仇恨”。

文章说,加拿大犹太人协会主席凯斯-兰迪(Keith Landy)认为,如果潘信中的法轮功被换成犹太人,那在犹太人社区内会引起一片哗然。

记者认为,一向是过分敏感,并在政治方向上过分谨慎的多伦多星报发表潘的信表明,我们对中国政府肆无忌惮攻击加拿大法轮功修炼者的行径根本不了解,同时也表明了我们的政府对中共在加拿大散布仇恨无动于衷。

记者在文章中就自己的认识对法轮功作了一些背景介绍。他说,法轮功是由来自中国东北的李洪志先生于1992年传出的。当时,法轮功看起来不过是众多气功个人修炼功法中的一门,中共领导层从70年代开始对这一类气功持鼓励态度。法轮功以气功的形式出现但开辟了一个新领域。

法轮功不久传遍了中国各地,有千百万人修炼法轮功。当时,很多人对中国社会缺乏诚信和腐败深感绝望。当中国媒体发表批评李先生教导的文章时,他鼓励法轮功学员用和平请愿方式维护法轮功。

文章说,中国在90年代从一个封闭的共产党政权转型为注重经济发展的政体,当时的中共党魁江××已面临了统治危机。江无视军内和党内的抗议,下令禁止法轮功并通缉李先生。当时在军队和党内很多人认为法轮功对社会秩序或政府权力统治根本没有任何威胁。

记者引用了蒙特利尔大学的中国史教授大卫-昂比(David Ownby)先生的一些观点,认为法轮功学员的请愿激怒了北京的官僚们,李先生无意与中共妥协使事态变得更糟。1999年的4.25事件更引起权力层的恐慌。

昂比教授本人不是法轮功学员。他认为,尽管法轮功学员的一些信仰有点不为人理解,但是他们没有任何“×教”的倾向。李先生敦促他的弟子与社会共处,而不要与世隔绝。他本人和弟子们都不相信乌托邦。法轮功学员们从未被要求向李先生捐钱,李先生也不干涉学员们的个人生活。事实上,昂比教授认为李先生教导中的道德基点很可能使法轮功学员成为“更负责的公民”。

记者认为,中国政府却不希望加拿大人对修炼法轮功的同胞、或对成千上万因修炼法轮功而被关押在中国劳教所及在被捕后死于警察监禁期的中国人持同样的想法。

这位记者用几年前与中国驻加拿大大使梅平见面为例说,当时梅来到国家邮报为中共歌功颂德,诋毁法轮功。梅平还留下一书,意在表明法轮功是如何导致人自杀、谋杀和发疯的。这些指控毫无根据,而且其它国家政府从未对本国信奉李先生教导的公民有类似的说法。

文章用许多实例证明中国的外交官员们还花费大量时间游说加拿大的政治家们歧视法轮功。他们威胁说,如不照办,将有损加中贸易关系。

2003年3月,中国驻加临时大使楚光友[音]致信自由党议员、现马丁总理内阁成员吉姆-彼得森(Jim Peterson)。他在信中警告说,中国已经就“双边关系中法轮功问题的敏感性知会了加拿大政府。希望阁下及贵国政府理解我们的立场,对法轮功损害双边关系的企图保持警惕。”楚随信附了一套反法轮功的宣传资料,这套东西现已是中方反法轮功的标准材料。

文章指出,中国不光向联邦政府官员施压,无数类似的信件还寄给了加拿大各地省级政治家、市议员和市长。

多伦多市议会曾亲身经历过这样的压力。市议员麦克尔-沃可(Michael Walker)最近在议会提议设立一个法轮功日并提出一个决议,要求中国停止迫害法轮功。但在中国的威胁下,其他市议员没有像他这样态度坚决。中方威胁说,如果这个决议得以通过,这“将对我们今后的有益交流与合作产生非常负面的影响。”市议员马慕里提(Giorgio Mammoliti)以对外贸易为由拦下了决议,看来是想让该决议搁置在议程中。

但是,新大陆省的圣-约翰市(St. John's, Nfld.)市长安迪-魏尔斯(Andy Wells)于2001年8月就梅平大使攻击法轮功的信却作了这样的答复:“你们对这一无辜团体的迫害表明了你们政府的道德和伦理的破产。”

文章还披露,在加拿大华人社区,法轮功学员经常被回避,而那些同中国政府做生意的人被警告不要雇佣修炼法轮功的加拿大人。

有一个提交安大略省人权委员会的案子就是因这个矛盾而起。文章介绍说,自1988年起,安迪-石(Andie Shih)一直是加拿大中草药商会的董事。石在一份递交给人权委员会的声明中说,两年前董事会的一位同僚要求他不要出席一个欢迎中国代表团的晚宴,因为他修炼法轮功。当石拒绝这一要求时,他被要求退出董事会。他说,因为他修炼法轮功,最终被董事会除名。

在另一例向安大略人权委员会提交的投诉中,凯西-刘(Cathy Liu)说她在前雇主,邦德国际学院(Bond International College)遭到了类似的待遇。刘说学校不能接受她用业余时间在中国驻多伦多领事馆前和平请愿,因领事馆是学校的要客。刘的案子经调解,校方提出如果她不将事情抖露出去,学校将给她钱并向她赔礼道歉。她没有答应。

记者直言说,加拿大政府对制止中国在加拿大传播仇恨鲜有决心。曾在多伦多星报上诽谤加拿大公民的潘现在正在向加拿大政府施加压力要求推翻原判。

记者在文章中发问,潘为什么还在加拿大?为什么其他中国外交人员和领事官员仍被允许散布攻击加拿大人的宣传?

记者在最后说,2003年2月,当时的加拿大人权委员会的主席欧文-考特勒(Irwin Cotler)形容在中国对法轮功的镇压是“用恐吓、骚扰、逮捕、拘留、强行审讯、酷刑折磨、殴打和监禁等手段”对付信奉中国古老价值的无辜百姓。

考特勒现是加拿大司法部长,而在他的“后院”,法轮功正在遭受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