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燕郊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3月23日】得法前我有胃病及多种慢性病。胃病很严重,什么水果都不能吃,胃镜做了四次。98年,我修法轮大法后,身体好了,什么都能吃,身心受益。明白了常人不明白的理,知道为什么活着。这都是慈悲的师父给我的。可邪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制造谎言,无端诽谤我师父和大法。我心里难过,师父和大法是冤枉的,所以我就想为师尊说公道话。

2000年6月25日,我去天安门证实法轮大法好,我没带横幅,看见别的同修打的横幅,我就去参加。恶警和法轮功学员们夺横幅,拿手机使劲打大法弟子的手,大法弟子们也不松手。恶警们把大法弟子们连拖带打弄到汽车上,把我们拉到天安门派出所。25号上午又从天安门把大法弟子拉到一个大树林子里。

6月26日下午,他们把我和另四、五个大法弟子转移到北京前门派出所,关了我一夜。17号下午到三河驻京办事处。6月27日下午,燕郊公安分局杨希忠把我接回到燕郊公安分局。下午7—8点钟,杨希忠问我干什么去了?我说证实法去了。他又说:你修成了吗?我说现在没修好,以后就好了。他骂了一句非常难听的话,说着就打了我十几个耳光,打得我嘴里流血。杨希忠叫我到水管把血洗净,又把我叫到院子里,让我跪在石子上3个多小时,并且用电棍又电了我3个多小时。我两手腕、两大腿内侧全都被电得黑紫。他又灌了我两瓶水(一个大雪碧,一个小瓶)。我不喝,他就叫两个打手踢我。我跪得膝盖受不了,我一起来,两帮凶就踢我。杨希中一边用电棍电我,还说:反正你们家就你一个人在家,把你扔在潮白河算了。又说把你扔到102过道上轧死算了。另一个边电边逼着问:谁叫你去北京的?我说自己想去。为什么25号去?我说:是星期天,就去了。

杨希中正电我时,我单位吕俊德到公安局把杨希中叫出去,吕对杨说我和法轮功学员“串联”(串门交流心得体会),又问我:你们都说什么?我说:怎么修心。他们威胁说不许串门了。6月28日下午2点多放我回家。单位党办主任说:要罚2千元,是保释金,单位交的。所以我老伴把2千元交了。6月29日上午吕俊德再叫交一万元,我老伴气愤的说:把你家属打成这样,你愿意吗?吕说:不交钱就送三河。6月29日我就走了。李、吕二人又找到上一级纪委书记,威胁我老伴要拿一万元,我老伴不答应他们的无理要求,一万元至今未交。到现在恶人还在纠缠,他们还扣了我几个月的退休费。

2001年4月26日下午2点多钟,吕俊德带着燕郊公安局的人来砸门,我不开门,他们把防盗门纱窗砸坏了。我打电话给单位工会主席要求两点:第一点,吕俊德给我赔礼道歉。第二,吕俊德得给我把门修好。他为什么带人到我家里来骚扰?同时法轮功学员也找到了党委书记评理。工会主席和党办主任到我家看了门后,找人把纱窗修好了。

四年来,我本人受迫害,家人从精神上也受到迫害。保卫科长吕俊德、党办主任李刚一到“敏感日”就打电话叫我老伴回来。我曾经找到李刚说:你告诉吕俊德,有事你们就找我,别找金际明。在2000年4月24日,公安局到家里来抓我。同修发现后,打电话告诉我。他们没抓着我。吕俊德下午打电话给我老伴,叫他回来。我老伴在北京工地上班,晚上到家没看见我,他就到处找也找不着,能不着急吗?邪恶之徒真是用心太坏。江××一伙人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轮大法学员,真是作恶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