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剑脱鞘直飞头上 诽谤小品演员遭报

【明慧网2004年3月23日】
  • 宝剑脱鞘直飞头上 诽谤小品演员遭报

  • 米易县监视大法弟子的村民突遭报半身瘫痪

  • 家中失火使涂抹真相标语者醒悟

  • 河北省徐水县迫害大法者遭报数例

  • 河北易县政治教师诽谤大法遭报

  • 赤城县石灰窑村诋毁大法者遭报实例

  • “什么都不信”的治保主任终于有所醒悟

  • 宝剑脱鞘直飞头上 诽谤小品演员遭报

    2002年元旦前夕,湖北省麻城市各单位组织文艺演出,其中有一个诽谤大法的小品。节目集体彩排时,我作为法轮功学员,劝告引进和组织这个诽谤大法节目的有关人员及干部不要这样做,但他们不听。

    我在回家的路上经过单位小区诊所时,看见刚才演诽谤大法小品的女演员坐在里面。原来,他们彩排完后,一个舞剑节目彩排时,一个演员的宝剑从剑鞘中脱落飞出来,直直插到该女子头上。该女子既不是坐在前排,也不是挨在附近,一个大厅那么多人,宝剑不偏不倚地插到了她。结果她的头上缝了好几针,满脸缠上绷带。

    诽谤佛法是造业极大的事,希望当事人和旁观者不要把这当成“偶然”,用自己的未来和生命来开玩笑。大法修炼者不断的慈悲劝善,就是让人们明白因果报应,不要在无知中毁了自己。


    米易县监视大法弟子的村民突遭报半身瘫痪

    四川米易县草场乡帮瓢村彭宗福,男,49岁,99年7月20日后,他收缴本村大法学员的大法书籍,撕烧大法书及资料和不干胶真象传单,监视、举报大法弟子。2004年1月28日下午,彭宗福在本村七社架电线时,在电线杆上突然失去知觉,不会说话。经在一起的人从电线杆上放下来,瘫倒在地,虽经抢救保住一命,但已变成生不如死的半边瘫痪。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使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到震惊。


    家中失火使涂抹真相标语者醒悟

    吉林省农安县高家店镇于家围子村丁世明,涂抹破坏大法真相标语,家里的四间大瓦房都被烧光了,老百姓都说:“这是遭报应了!”从此丁世明再也不干迫害大法的事了。有一天,村长应和所谓上级的指示去涂抹真相标语,老百姓都说:“丁世明干这事都遭报了,你不怕吗?人家炼法轮功的那些人都是好人!”


    河北省徐水县迫害大法者遭报数例

    1.河北省徐水县拘留所所长史进苍和办事员史浩,是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凶手,史进苍于2003年死亡;史浩也于2001年遭恶报,得了尿血症,被开除公职回家。

    2.河北省徐水县610办公室的方全,在徐水八四洗脑班虐待大法弟子。后方全为了升官又窜到保定市法制教育中心(原保定市小白楼洗脑班),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当场遭恶报,腿脚不能走路,起了个大包,其儿子也得了血液病,妻子也住了院。

    3.河北省徐水县瀑河洗脑班的打人凶手陈建桥于2001年手腕长了一个包,经检查不能治疗,此恶人现已被开除公职。


    河北易县政治教师诽谤大法遭报

    河北省易县西山北中学政治老师王宝芹(女)经常上课诽谤大法,大法弟子找她讲真象她也不听。2月20日,王宝芹早上骑自行车去上课时,被一辆公共汽车把腿撞折了。


    赤城县石灰窑村诋毁大法者遭报实例

    河北赤城县样田乡石灰窑村原村干部张殿瑞,在2001年经常提着油桶涂刷大法弟子写在电杆上的真相标语。结果家中两头牛先后从坡上掉下摔死,他本人也在一天晚上掉到桥下把头摔破。

    村民陈桂梅自从98年本村有人炼法轮功以来,她就反对大法,骂大法学员。其丈夫在一天赶毛驴车时,车辕子撞了肚子,住医院花了很多钱。陈桂梅本人也在2003年得了冠心病,由于家庭困难,连看病的钱也没有。

    王美荣在捡到大法弟子送的真相传单后,在街上跟人说又有人给他送手纸了。没几天,王美荣得了脑血栓。

    2001年多名大法弟子被押在赤城县看守所,有两名犯人把骂大法的话编成歌词让一犯人唱,结果两犯人身上都起了很多湿疹,吃药、擦药都不管事。后来大法弟子给他们讲真象,他们不再让犯人唱骂大法的歌了,身上的湿疹才好。


    “什么都不信”的治保主任终于有所醒悟

    大孤山矿区里的退休工人从志新(9委治保主任),专为街道恶人服务,做了一些对大法和大法弟子不利的事,充当迫害帮凶。

    2003年秋季里的一天,从志新在光天化日之下骂大法师父。大法弟子劝告说:不要骂,对本人和家人不好,会遭报的。他说:“我是共产党员什么也不信,什么也不怕。”第二天,他儿媳妇到农村送报纸被恶狗咬伤。没过几天,他大女儿忽然昏倒在地,送医院抢救,花掉一万元左右。

    这些接连不断的报应使从志新现在有所醒悟,思想有所转变。

    * * * * *

    迫害法轮功和大法弟子是造业极大的事。常人平时有灾有难,都是自己欠下的业力需要偿还所致。如果再加上迫害法轮功所造的天大罪业,即便伤及性命也很难一次还清,通常下了地狱还得继续受罪,直到还清为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23/706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