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女子监狱意图掩盖大法弟子刘梅被迫害情况


【明慧网2004年3月23日】2004年3月15日,沈阳女子监狱迫害刘梅的暴行被明慧网曝光。在日前刘梅家属询问刘梅身体状况的过程中,沈阳女子监狱狱警、队长意图掩盖事实,称刘梅“肺里没有阴影了,好了”;但又不准家属接见,称“还没确诊”。

辽宁东港大法弟子刘梅自2002年4月被东港市公安局绑架时被摔成严重的脑震荡,曾经高烧不退,后又被诊断出肺结核,但仍一直被非法关押。2004年3月初,辽宁省东港市大法弟子刘梅的家属被沈阳大北监狱通知去接见刘梅,说刘梅的病非常严重。3月10日中午,刘梅的母亲赶到沈阳女子监狱,老残队的队长张某安排家属接见。刘梅是被犯人用车子推进推出接见室的,嘴上还戴着一个大口罩。刘梅的妈妈看到刘梅已经骨瘦如柴,身体极度虚弱,说话很吃力,在同母亲通电话时,头都抬不起来,脑袋趴在电话机旁边同母亲通的话。刘梅的母亲询问刘梅的身体情况,遭到那名张队长的野蛮阻止。刘梅不顾个人的安危,拼着力气告诉母亲:“妈,我快死了!”接见就此终止。老残队张姓队长对刘梅家属宣称:“不转化就别想出去!死了,就抬人!”

2004年3月15日,明慧网将沈阳女子监狱迫害刘梅的以上事实曝光后,沈阳女子监狱做出如下反馈:

3月15日,刘梅的母亲打电话给沈阳女子监狱老残队询问刘梅的病情和身体情况,老残队的张姓队长接的电话,电话中回答:“刘梅的病(指肺结核)已经好了。刚检查过,肺里没有阴影了,已经出院回队里了。”刘梅的母亲说:“我不相信,刘梅的病那么重,身体都到那种程度了,怎么三、四天功夫就好了呢?怎么可能好的这么快?”张回答:“我不会说假话,给刘梅检查时,12个队长都在场。如果她不好,我能让她回队吗?再传染我怎么办?”

3月17日下午5点钟,刘梅的叔叔给老残队打电话,再次询问刘梅的情况。接电话的人自称“沈队长”。刘梅叔叔问:“刘梅现在怎么样了?”沈队长回答:“刘梅的病已经好了,肺里没有阴影了,她已经出院了。”

3月18人上午10点,刘梅的母亲再给老残队打电话,接电话的人没报姓名,只说:“张队长不在。”刘梅的母亲说:“我想知道她的身体情况。”对方立刻回答:“刘梅的病好了,肺里没有阴影了,她已经出院了。”刘梅的母亲说:“我不相信刘梅会好得这么快,眼见为实,如果她病好了,我想亲眼见到她。”对方立即回答:“不行,一个月只能接见一次。”刘梅的母亲追着说:“特殊情况就不能特殊对待吗?”对方回答:“那你等一下,我请示管教科长再说。”两、三分钟后,对方电话中回答:“科长说不行,刘梅的病还没确诊,还要继续复查。因为我们这里不能做透视,得到外边(指监狱外边)去做检查,等结果出来了再说。”

以上的对话,使我们不得不问这样几个问题:一、既然沈阳女子监狱自己不能做透视检查,那么,“肺里没有阴影了”这个结论从哪来的呢?如果是在监狱外边可信的医院里检查得出的结论,那么,从3月15日到18日仅不到三天的时间,还要等待复查结果、确诊,又怎么理解呢?12个队长在场验证的检查结果,为什么两、三天就又推翻了呢?二、从3月10日至15日,仅4天的时间,沈阳女子监狱就能将一个垂危的肺结核病人治到“肺里没有阴影”,达到出院的程度,那么,从2003年2月到2004年3月10日,一年多的时间,刘梅被关在“医院”里而且越来越重,这又作何解释呢?

答案应该是很清楚的。这使我们又想起3月10日刘梅的家属接见刘梅前发生在监狱接见登记处的事:老残队的队长张某逼着刘梅的家属给刘梅存钱。刘梅的家属说:“等接见完刘梅以后,看看刘梅的身体情况再说吧。”张蛮横地说:“不行,监狱3月1日有新规定:必须先存钱再接见。”刘梅的家属看拗不过,又怕其不让见刘梅,就顺从了张。钱刚存上,还没有走出登记处,刘梅的家属又问张:“如果今天我们不给刘梅存钱,你们就不让我们接见刘梅了吗?”狱警张某立即改口说:“不存钱,也可以接见。”这就是沈阳女子监狱警察职业道德的表现。这就是江泽民培养的打手。

从3月10日到3月18日,刘梅的家属从老残队的管教、队长嘴里听到的都是谎言。从他们的谎言中,我们不禁更加担心刘梅的安危。透过他们的谎言,我们更能看到在沈阳女子监狱被关押的大法弟子目前正在遭受怎样的迫害,处境多么危险!沈阳女子监狱以前就有“死不见尸”的做法:医院被曝光了,就将大法弟子转移到车间的一个秘密地方,对大法弟子家属就说是“病好了,出院了”。以后人被迫害死,就说是“自杀”,更何况3月10日那名张姓队长公开叫嚣:“死了,就抬人!”

我们再次呼吁国际人权组织继续关注沈阳女子监狱,也希望正义、善良的人们能向刘梅及在沈阳女子监狱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伸出援助之手,帮助制止沈阳女子监狱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