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三河市恶警四年前对大法弟子的绑架折磨


【明慧网2004年3月23日】每一个人都有想拥有健康的愿望,每一个人都有选择让自己健康方法的权利。法轮功因为祛病健身效果奇特,吸引了上亿的修炼者。然而江氏因猜疑与妒忌,一手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与残酷迫害,连大家在一起炼炼功都会招来飞来横祸。

2000年4月的一天早晨,三河市北城科尔药业公司门前,有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在炼功,快炼完了,来了一辆警车停在马路边,学员们继续炼,几分钟后又来了一辆警车,车上下来了五、六个手执电棒的警察,他们下车就抓打学员,学员不上车他们就连踢带踹还用电棒电,学员赵淑英说了一句:“我们没有错,你们为什么抓人。”警察就拿电棒在她脸上电,留下了伤疤(后来家人问警察为什么电人,他们却不承认)。警察把白伶霞打倒在警车门前,用电棒电她的手和脸,她喊:“我们没有犯法,你们凭什么抓人。”他们不听任何申辩,就是执行所长赵永康、指导员闫建树的命令抓人来了。孟庆云的母亲70多岁了,北京人,住闺女家,早晨出来锻炼身体来此炼功,恶警把她扑倒在地后拽上警车,76岁的离修老干部、老党员、老红军、李荣辉老大妈被他们连拖带拉弄上车,加上李才晓和王淼夫妇共十一人全抓走了。

到北城派出所,他们给学员们带上手铐,胁迫学员跪下,将王淼单独审讯,他们逐个盘问谁是组织者,他们哪里知道,法轮功没有组织,都是个人行为,想学就学,不想学就走,一切都是自愿。过了一会儿,警察把赵淑英、李才晓先后也带到隔壁去了。

一位姓石和一位姓白的两位恶警对王淼进行非法折磨,他们用半截铁锹把立在地上,让王淼的肚子顶着铁锹把的一头,手按在地上,脚尖着地身体的重量在这根棍子上,一会儿连人带棍就倒了,然后再支,如此反复,后又让王淼蹲马步,手前平举,用电棍电手,王淼无声地忍受着,头上黄豆般的汗珠直往下流,身体颤抖起来。(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应该时刻抵制恶人的命令和指使。当时大法弟子对恶人体罚的无声忍受,可能也是加重迫害的因素。)

白××又要用什么“土刑”,石××说:“不行,按说连这都是违法的。”王淼在也支撑不住了,摔倒在地,石××把他拽起来拉到窗户边,用电棒电他的腹部和小便处。赵淑英喊了一句:“你们怎么这样打人”。白××拿起皮带朝赵淑英后背狠狠地抽了一下。经过这一番抓人的折腾,再看到警察对王淼所用的丑恶行径,再加上这一皮带,赵淑英精神和肉体受到很大伤害,喘不上气来了,憋得很难受,警察这才停止对王淼的用刑,所长赵永康解开赵淑英的手铐,让她坐在椅子上,他们怕出生命危险担责任,找到医生,医生也没办法,赵淑英提出炼功,他们只好许她就地打坐。

过道里76岁的李荣辉老太太给铐在自行车上,赵永康狠狠地打她大嘴巴,把老太太打得头昏眼花,眼冒金星,脸都打肿了。

副所长艾广亮强行带走王淼妻子孔丽英去他们家抄家,翻箱倒柜,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骂着,还动手扇小孔的脸,抢走了他们的私人财物——法轮功书籍和炼功磁带,他们还不甘心,把孔丽英的弟弟(不炼功)的家也翻了个底朝天。

消息传出后,其他法轮功学员与部分挨打学员家属找到当时的政法委书记李宗义反应情况,要求放人,(因那天是双修日,学员只好找到他家)李宗义很不耐烦的说:“今天休息不办公”。学员们告诉他说:“都要出人命了,人命关天我们才找到你家来的。”他叫学员们上信访办等着。最后李宗义被迫命令手下当天放人,但还是把王淼夫妇俩和那位东北的老太太送到看守所继续迫害。最后王淼夫妇被他们的原籍邢台公安局接走。

三河的父老乡亲,我们写出的这件事在三河市学员所遭受的迫害事例中仅是冰山一角,有的学员在家无故被抓走,问警察何故。却说:“炼法轮功就要抓,怎么整都没错”是谁把维护正义、良知、道德、法律为天职的警察变成了土匪一般,公然执法犯法。

我们写出这些是希望被蒙蔽的人们想一想,清醒过来,法轮功学员只是维护自己信仰自由的权利,因为法轮功好,我们都是法轮大法的亲身受益者。也希望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好好想想,切莫无知地给人当棍子,残害无辜,害人害己,因为人干了什么都得自己偿还,善恶必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