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脱险记

【明慧网2004年3月24日】2004年2月17日晚9点多钟,我和一位功友出去发真象资料。出发前,我和同修之间有了一些争执,我看到她的缺点就直接指出,话中缺少了善,然后,发正念都不那么静,加上近半年来我对自己的修炼放松,半个月做一次功,几天学一次法,求安逸心起来了。结果发真象资料时心态不稳,有怕心在,在回家的路上,被蹲点的恶警发现。当时,我就想起师父讲的“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进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他们带我的时候,我不配合,他让我走,我偏不走,就站在那儿向他们洪法,他们拉我,我就是坐在地上跟他们讲真象,并发正念。开始时,想让他们定在那,可是,那时心态不稳,功能没有起作用,当正念起来时,他们四个都是二、三十岁的壮汉,拉我时都累得直喘粗气(我是体重110多斤的小姑娘)。后来,来了一个姓吴的恶警来拉我,我不配合,他上来给我两巴掌,我当时想起了师尊在《正念制止行恶》中的教诲,我让他痛,我不承受,结果,我真的一点都不痛。

他们把我和同修一起带进太和区北郊派出所,我是一直在发正念,到那儿以后,还没等他们说什么,我进屋就坐在那儿了,心想:你让我干什么,我偏不干。恶警说:“你好象来的客人一样了!”我坐那还是发正念,向他们讲真象。当他们问我叫什么、家住在哪,我就不吱声了,静静地发正念,就这样,重复了很长时间。后来,恶警觉得这样也问不出什么来,就变换了方式说:“你要是写个保证不炼了,我就把你送回家。”象哄小孩儿一样说:“你年岁不大,我可以当你的叔叔了。如果你要是写了,你以后想干什么,我给你钱,我支持你。你现在才多大呀,你学这个干什么,别学了。”我没出声,但是心有一点动:他说的这是真的吗?刚一动念,我马上又想:得从法上悟!这一念一起,立刻大脑中就肯定地说:不对,这完全是假善。正念起,邪恶看没有空子,就无可奈何,不再说那些了。问了一会儿,他们累了,就让我休息去。我悟到:我不能在这里待,我得走,这也是为他们这些生命好。在《正念制止行恶》经文中,师父说:“目前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和过去比已经少之又少了,而坏人与恶警还在对大法弟子行恶,这是人直接在对神犯罪……”他们得造多大的业啊!我就一直寻找机会走脱。

三个恶警吃完饭,也都累了,就各自在自己的床上歇着。一个已经睡着了,脸朝墙。我对其中一个靠门口那的恶警说:我要上厕所。那恶警说:“刚问完你去不去厕所,你不吱声。不准去!”我一直发正念。可是他说归说,还是带着我俩一起去,走到门口,他说:“你俩别去厕所了,那儿黑,在门口吧,反正也是黑天。”我们俩就在门口小解。期间,恶警老是在门口喊:“完了没有,快进来。”我想这时间太短,接着就又说:“我要大便。”那恶警说:“让她(指同修)去取纸。”恶警就跟着同修一起进屋里,这屋的走廊中间有一道铁网门隔着。我在门这边说:“那你们取去吧,我在这等着。”我声音不大,也不知道恶警听到没有,他没在意我。我先愣了一下,然后想:这个机会来了!就顺着刚来这里看过的路翻了好几道墙,来到大道上。正好有一辆出租车,我上车就走了。

2004年2月18日凌晨3点多钟,他们到我家没有叫人开门,而是越墙而入,非法私闯民宅,进屋就翻,什么也没翻到。第二天,我家没人,他们还是越墙进院,清天白日下,竟敢二次私闯民宅、抄家,抢走大法书和明慧周刊!现在,只有我弟弟在家,大门外有蹲坑的人,恶警有时还进屋打扰我弟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