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讲真话遭到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3月26日】学法轮功之前,我百病缠身,家庭不和睦、丈夫有病,生活困苦,觉得无生活希望。

97年得法后,我身体的多种疾病不翼而飞,从而精神愉快,身心健康,也明白了人生的意义,也懂得了做好人的道理,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为他人着想。

在日常生活中,我善待老人,照顾丈夫,关心儿女,照看好孙儿,操持家务,忙里忙外,身体无疲劳之感,也劳而无怨,全家也其乐融融。婆母经常对邻居讲,“法轮功把我儿媳变成了一个这样好的人。是大法救了我,救了我的家庭。”

99年7.20,邪恶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大法,我进京上访,在天津被扣押,恶警把我们关押在一间大屋子里。三天后,被当地公安局带回,关押在一个农村镇中学里,没有自由,吃饭也不能保证,晚上躺在水泥地上或教室的课桌上过夜。期间,恶徒逼迫我们登记、照相、写保证,恶警对不写保证的任意打骂,恐吓、不让睡觉,更无半点人身自由。

99年12月29日,我又进京上访,刚下火车,就被绑架,被关押在潍坊驻京办事处。恶警让我们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有的学员被三人铐在一起,身子根本无法活动。还有的学员被毒打。我们被强行搜身,身上带的钱都被它们抢去。

在驻京办事处呆了几个小时,却每人被敲诈100元钱的食宿费,中午却不给饭吃,连口水也没给喝。被带回时,每人又被勒索600-700元的飞机票钱,恶警还敲诈家人1000元,把我送进了看守所。

2000年1月9日,我们几个大法弟子在看守所炼功,遭到以看守所所长林××为首的恶警的毒打,有的被抓着头发往墙上碰;有的被拖倒在地,恶警用皮鞋踏我们的头,用胶皮棍子狠打,所长林××抓着我的头发把我拖到走廊里,用警棍狠命的打我的腿、臀部,全被打得呈紫黑色,又用手铐、脚铐呈大字形把我固定在木板床上(称为死人床),并扬言:“我叫你拉在裤子里、尿在裤子里。”过后,听说林××肚子疼得很厉害,脸都变了色。不过,从那以后,我们天天炼功,他们再也没有过问。

2000年1月30日,我从看守所出来后,又被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和居委会强行关进一个招待所里洗脑,。它们每天对我谩骂、讽刺、挖苦,我没有任何自由。但我绝不屈从邪恶,他们没招了,就在一星期后把我放了。

回家后,电话被监控,出门被盯梢、跟踪。长时间的迫害、恐吓,使我老伴一听说派出所有人来,就吓得腿哆嗦。严重扰乱了我家的正常生活。

2001年4月19日,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居委会胁迫我去所谓的转化班,我不屈服,告诉它们“我们做好人没有错,你们把我转到哪里去。”派出所的恶警恶狠狠地说“你是好人也没有用,上边不让炼,你就不能炼。今天走也得走,不走,抬也要把你抬走。”我心想,无论如何不能被他们带走。最终,他们没能得逞,灰溜溜地走了。

2002年正月初二,我去贴条幅,被恶警发现,被劫持到附近的一个派出所,恶警用电棍电我,把我的脸、脖子电得糊一块、青一块,大小便失禁,极度痛苦。当天又把我送进了看守所。我开始绝食抗议对我的无理迫害。为了让我屈服,这些邪恶之徒就给我灌浓盐水。其中一个年龄大的恶警说:“给她多加盐。”一边灌一边还污言秽语。灌食后,我身体出现了严重异常,全身抽动,这些歹徒怕我死在看守所里担责任,就在正月十二把我放了。

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摧残的是一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却制造谎言,欺骗了无数世人,泯灭了人的良知。在看守所里,其中就有一个狱警说:“上边不让炼,就不要炼了。我们也知道你们都是好人,可是没办法,执行上边的命令呗。你看,我们刚上岗的工资就是每月1600元,江泽民还要给我们长工资呢,谁不愿意要钱呢?你说,江泽民的话我们能不听吗?”因此,江泽民就是道德败坏的罪魁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