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城市巨源镇张广利被迫害流离失所


【明慧网2004年3月26日】我是黑龙江省阿城市巨源镇前进村的大法弟子,名叫张广利。我于1997年11月份喜得大法,得法后身心受益。

我从小就体弱多病,10岁时得肺门结核,差一点就死了,以后每年都得打针吃药,特别是染上赌博、饮酒以后,整天饮酒熬夜,使我的身体极度衰弱。是法轮大法给了我崭新的人生,通过修法轮大法,我身体健康了,心情愉快了,许多不良嗜好不见了。特别是赌博、饮酒通通戒掉了,知道了人生的真正意义。

1999年7月22日以后,江氏邪恶政治流氓集团由于妒忌和私欲,利用手中的权力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集古今中外一切邪恶的手段迫害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7月22日,我们从省政府和平上访回来以后,巨源镇以镇委书记武国义、政法书记曹云、干群书记王晓光、派出所所长陶向荣、政委龚河为首的邪恶之徒对我们进行邪恶迫害。手段有暗哨、监控、跟踪、包保、限禁人身自由、株连、恐吓、欺骗、威胁利诱等。

2000年11月26日,我去北京信访办上访,被北京恶警关进前门派出所,因不报姓名被分流到大兴县看守所,其间被勒索100元钱。被犯人用自来水从头淋到脚,又打了两拳,在大兴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星期后,被黑龙江省驻京办事处联系当地政府和派出所送回,被恶人流氓打手打一顿耳光,强行‘转化’无效后送阿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半月后勒索人民币两千三百元作为风险金,才被放回家中。

2001年2月2日,巨源派出所所长陶向荣、民警闫威把我们骗至派出所,说看自焚伪案,两个小时就让回家。后来却让写保证书,被我拒绝。恶警便把我们送至阿城拘留所,非法关押53天后,接着我被送到阿城市洗脑班进行迫害。由于在洗脑班坚定修炼,不被洗脑,不写保证书,38天后我又被送入阿城市看守所继续迫害。

7月5日,我被非法判劳教一年,被送入万家劳教所集训队迫害20天后,送入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强行严管,升级迫害。

由于长林子劳教所环境非常恶劣和极度邪恶,致使大法弟子几乎人人都长满了疥疮。由于长期迫害,大法弟子的身体极度虚弱,我出现两次昏迷。为抗议非法关押,我们曾多次绝食。劳教所不但不公正解决,反而加重迫害,多次野蛮灌食,还采用送小号关押、坐铁椅子、非法加期等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劳教期满被劳教所勒索了180多元所谓的体检费用,不交不放人。回家后因为满身疥疮,身体非常虚弱,正常生活无法自理,更别说下田劳动了。就在这种情况下,当地政府及派出所和村干部多次对我进行非法骚扰,特别是所谓的敏感日期,使正常的生活劳动都不能正常进行。

2003年9月3日中午,我正在家里招待客人,这时镇政府610头子乔天奇、苏云波、恶警王志远等不法歹徒要把我强行绑架到双城党校洗脑班进行迫害。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的正念帮助下,我正念脱险,使邪恶之徒的迫害没有得逞,震慑了邪恶,我现在被迫流离失所。